首页 | 组织机构 | 特别推荐 | 王鼎钧研究 | 文峰视点 | 小说选粹 | 散文广场 | 诗歌星座 | 时代风采 | 民间文学 | 兰陵春秋 | 古韵今声 | 小荷尖尖 | 信息之窗

 

 
  文章分类
特别推荐
文峰视点
信息之窗
小说选粹
散文广场
诗歌星座
兰陵文学
民间文学
时代风采
兰陵春秋
王鼎钧研究
小荷尖尖
古韵今生
艺术舞台
  联系方式
0539-5263980
13505392721 13869964706 13954985176
王凌晓 笛子 范海蕾
cswx666@126.com
  留言反馈
 
  详细内容
 

与鬼火相遇/重庆市万州区.王东梅

发布人:兰陵作家网  来源:兰陵作家网  浏览次数:82次  添加时间:2017-4-21 16:55:31
 

从前有一个14岁的小兵,穿着拖过膝盖的破军服,从兵宫里逃了出来。

小兵趁天黑匆匆赶路。他走过一个乱坟岗子时,听见不远的地方,什么东西在沙哑地吃吃笑。小兵又看见黑暗中有一股绿荧荧的火向他飘来。小兵的心怦怦直跳,腿也开始发抖了。但他毕竟是当过兵的,就壮了壮胆子大喝一声:“谁?”

“原来是一个小兵!”绿火凑近了他,现出人不人、鬼不鬼的奇怪形状,“你问我是谁么?我是小鬼儿,就是被你们这些当兵的打死的人——从他们骨头里跑出来的—一老百姓管我叫鬼火。”

“原来你就是鬼火?”小兵颤抖着说。

“怕了么?”小鬼儿得意得扭歪了脸,“你一定打死过不少人吧?”

“我是马夫,从来没打死过人。”

“真是这样吗?让我看看你这个小马夫!”小鬼儿嘶嘶叫着,贴近小兵的脸。小兵吓得汗毛都竖了起来,后退两步,扭身就跑。他听见身后怪声怪气的声音:“总有一天,你还会碰上我的!”

小兵在家中躲了三天,就跑到临近的城市里,在一个火柴厂当小学徒。他的师傅又和气又面善,工人都叫他老观音。

这天已经下班,有人用推车送来一只大木箱。老板要小兵把箱子搬进化验室。箱子挺沉挺沉,小兵把箱子搬进屋里,一屁股坐在凳上喘气。他忽然想:箱子挺沉的,都是些什么呢?

小兵越想越好奇,身不由己走近箱子,撬开箱盖。呀,原来是一个亮晶晶的棕色瓶子。他取出一只瓶子摆在桌上,轻轻打开瓶盖。猛的,从瓶里跳出一个怪物米,浑身冒着白烟。

“谁?”小兵惊呆了。

“我么,是磷。”那家伙诡秘地眨着眼说。

小兵明白了,原来这是做火柴用的一种东西。他听老观音师傅说过,坟地里的鬼火,也是含有磷的。

“你和那坟地里的鬼火,是一家子么?”

“噢,他是磷的氢化物,我是磷的单质。我们磷的家族,都是有本事的……”

“单质也好,氢化物也好,都不过是一种化学物质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小鬼儿。”

“我也是鬼儿呢,你不怕?我能叫桌子、厂房着火,连你这个小兵一块儿化为灰烬。”

这个小鬼说着,“噗”的一声,桌子上燃起一团烈火,冒着浓烟。

“着火啦!来人救火啊!”小兵喊着,去扑打那火团。

老观音师傅跑来,取了一只大烧杯,冲过烟雾,扣到猛烈燃烧的火团上。火灭了。小兵就见烧杯里,在白色的烟雾中,那个小鬼儿挣扎着,咆哮着。

“哈哈,你的本事哪里去了?”小兵问。

“你们隔绝了空气,不让我燃烧,可我还是磷,是白磷。”小鬼儿一面微微地冒着白烟,一面叫道,“只要有一点点空气钻进来,我还要烧的!”

“看你以后怎么烧!”老观音拿来一只盛水的瓶子,手疾眼快,就把那块白磷扔进瓶子里了。

老观音说:“白磷软得用刀子都切得动,可一遇空气,就能自燃,破坏性很大。我们把他沉在水底,他就老实听话啦。”

“听话?等着瞧吧!”小鬼儿不服气似的嘟囔道。老观音不再理他,拉着小兵吃饭去了。

小兵刚刚吃完饭,忽然肚子痛了起来。

老观音赶紧把他背到医院!医生说,这是磷中毒。

“嗨,又是磷,那个小鬼儿!”小兵呻吟着。

凌晨的时候,小兵脱险了,老观音又把他背回工厂。

“想不到,你还活着!”躺在瓶底的小鬼儿,又扭扭脸,从瓶里向外窥看着。

“作怪的是你吗?”小兵气愤地用拳头擂着桌子问。

“是我。我身上很小很小一点粉尘,蹦进你的饭碗,钻进你的肚子,就要你的命!”

“可我还是活了。”

“当心吧,总有一天,我还会找到你的!”

小兵把自己的忧虑向老观音说了。老观音听罢笑了起来:

“我们是人,难道还怕他么?”

第二天,老观音拿来烧瓶、酒精喷灯和温度计。

“喂,小鬼儿,”老观音朝瓶子里的白磷说道,“今天看看是你厉害,还是我们人厉害!”

小鬼儿狡黠地笑了笑:“那我们就比试比试吧,你敢放我出去吗?”

“当然敢了。”老观音说。他打开瓶盖,用镊子夹住白磷。白磷一遇空气,马上冒烟,但被老观音立刻塞进了烧瓶。

老观音扭过脸对小兵说:“把酒精灯点着。”

灯点着了,老观音把烧瓶盖紧盖子,架在烧瓶架上。喷灯的火焰围着烧瓶,小鬼儿被烧得吡牙裂嘴。

老观音朝插在烧瓶塞子里的温度计看了一眼,那根银线正向上爬,最后,指在260℃上。

“撤火!”老观音命令。

小兵拿开酒精灯,再看烧瓶,小鬼儿变了,他身上的颜色变红了。

“唉,”小鬼儿最后叹息了一声,“到底是人有力量!”

再也听不见他的声音了。

“他会永远老实么?”小兵担心地问。

“白磷加热到260℃,就变成红磷了,”老观音说,“红磷是无毒的,也不自燃。可是不能再加热,再加热到很高的温度,他能变成蒸气,冷凝后又会变成白磷的!”

老观音告诉小兵:红磷和白磷,都是磷,叫“同素异性体”。磷的家族就是这样多变的,他们还有两个兄弟,叫黑磷和紫磷呢!

40年过去了,又是一个漆黑的夜。丛林的小路上,走着一个瘸腿的老人,村里人管他叫老兵。

老兵一瘸一拐走着,听见身后有人叫他:“这不是当年的小兵么?”

老人回过头。一团绿荧荧的火跟随他飘来。他心没有跳,腿也没有抖,站定了问:

“谁?又是鬼火么?”

“不,”绿火现出影影绰绰的人的形状,“今天,就是小孩子也不迷信了,都把我叫磷火。”

“你,磷火,怎么认识我呢?”老兵好生奇怪。

“作为元素,生命是相当长久的,”磷火说道,“几十年前的事,完全记得住。”

“你记住些什么呢?”

“40年前,你14岁的时候,从兵营里逃出来,在坟地里碰见的就是我!”

“哦!”老兵惊骇了,“你就这样飘荡了40年么?”

“哪里,”磷火笑笑说,“我们磷在自然界中不断与其它元素化合和分解,有自己曲折有趣的一生。”

“我倒想听听你的曲折的一生。”老兵说。

“那一次,我是化成磷的氢化物,从一个被打死的兵的尸骨里跑出来。这气体,在空气中能够燃烧。”

“后来呢?”老兵急不可耐地问。

“后来,我加入了大自然的循环,又来到土壤中呀,那大地里长的是多么可怜的庄稼呀——浅浅的根子,叶子都发紫了,到了该结果的时候也不结果。”

“是干旱了么?”    ‘

“不,”磷火说道,“是庄稼缺了磷。植物细胞的生长不能没有磷,根的发育、开花和结果都需要我们磷。我从土壤来到一颗黄豆粒中,被你们—一人,收获下来。这粒黄豆被一个怀孕的母亲吃了下去。我和钙相好,组成了磷酸钙,成了这新生婴儿骨胳的主要成分。一个成人身体里,差不多有1公斤磷呢!”

“那今天,你又是从那个婴儿骨胳中跑出来的喽?”

“哪里,我的一生还要复杂得多,”磷火耐心地讲下去,“骨头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它要进行新陈代谢,在这个过程中,我又从尿中排出体外。最后被一匹马吃到肚子里,成了马的骨胳的一部分。”、

“这匹老马死了,饲养它的老伙计把它埋在这片丛林中,我呢,又化成了磷的氢化物,从它的骨头里跑了出来,想不到又碰上了您!”

“真是难逢啊!”老兵心情越来越好。磷火跟着他,忽上忽下地跳着走。老兵回过头来问:“当初你是很嚣张的,如今怎么老实了呢?”

“我走遍了天涯海角,见识了许许多多事情”,磷火的态度更庄重了,“唯有人是可敬服的,是大自然的真正的主人。人是伟大的!”

磷火说完,低下头向老兵膜拜,慢慢隐去了。

丛林走完了,老兵踏上大路。月亮慢慢从天空落下,大地一片银白。老兵向前走着,身影越来越长,越来越大。

 

------------------------------------------------------------------------------------------------------------
版权所有 © 2010-2011 兰陵作家网 地址:山东省兰陵县行政办公中心15楼 邮编:277700 网址:www.cszjw.org
鲁ICP备 第201005111709号 合作单位:苍山正华电脑科技有限公司 砂带厂 小太阳砂带 砂布丝轮 砂带 临沂旅行社 临沂旅游租车 复合门 烤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