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组织机构 | 特别推荐 | 王鼎钧研究 | 文峰视点 | 小说选粹 | 散文广场 | 诗歌星座 | 时代风采 | 民间文学 | 兰陵春秋 | 古韵今声 | 小荷尖尖 | 信息之窗

 

 
  文章分类
特别推荐
文峰视点
信息之窗
小说选粹
散文广场
诗歌星座
兰陵文学
民间文学
时代风采
兰陵春秋
王鼎钧研究
小荷尖尖
古韵今生
艺术舞台
  联系方式
0539-5263980
13505392721 13869964706 13954985176
王凌晓 笛子 范海蕾
cswx666@126.com
  留言反馈
 
  详细内容
 

母爱的高度/河北省宣化县.程中学

发布人:兰陵作家网  来源:兰陵作家网  浏览次数:71次  添加时间:2017-4-21 16:53:39
 

  那时候还小,父亲进城做起了泥水匠,家里没有安装电灯,也没有电视。每逢十里八村有红白喜事儿,都会放映电影。只要邻村一有放电影的消息传来,村里的孩子们都会欢呼雀跃、奔走相告,然后美滋滋地回家帮助大人早早做晚饭。吃过饭,端着一条细长的凳子,拿着手电筒或者用煤油与竹筒做成的火把,一家子就这样出发了。由于母亲放心不下家里的猪、鸭、鸡、鹅,总怕强盗趁家里没人偷了去,从不带我出去看电影。看着我充满期盼又渴望的眼神,母亲总是无声地叹息。
  有次外婆来家里小住,正好有个五里外的村庄放映电影,这次,母亲早早准备好路上照亮用的火把,还为我炒了一小碗黄豆,装了满满两个口袋,走在看电影必经的路上,一甩一甩的,鼓鼓囊囊的满是幸福。
  看一次电影不易,我和母亲伙同村里的人,走着走着,天就黑了。还没走进放映电影的院坝,只见四面八方已是人声鼎沸,暗夜里的火把,就像一条条游龙,从四面八方涌来,闪着红亮的光。远处的院坝上,一块银幕被长长的竹竿撑展于空中,迎着微风在黑夜中招展。院坝上闹哄哄的,有孩子的嘻闹声和哭声,有大人的笑闹和打骂声,有人在卖自家种的甘蔗,那柴刀刮甘蔗皮的声音刺激着我的牙直痒痒。还有叫卖炒瓜子的,听声音,一定是经常在学校门口卖炒货的那个婆婆,这么远,怎么她也来了?我不由地加快了脚步。
  电影确实不是那么容易看到的。我们一进入放映电影的院坝,村里人就和母亲失散了。到处都是人,耳朵里充斥着各种声音。母亲想找一个空档把凳子稳住,又生怕把我搞丢了,紧紧地抓住我。这样,我们娘俩就混在人堆里,母亲手里的凳子显得特别碍事, 一会顶着别人的腰,一会又戳住别人的某个部位,少不得被人骂几句,被推几下。母亲一个踉跄,险些把别人扑倒。黑夜中,我看不清母亲的脸,只感觉到周围全是屁股,从这个屁股上擦过去,又从另外一个屁股上弹回来,鼻孔里充斥的全是些奇怪难闻的味道,令我泛起阵阵恶心。
  好不容易被母亲带到一个相对宽阔一点的空地上,周围还是人,母亲只有踮起脚尖才能看到电影。母亲想挪个地方找个不用踮起脚尖就能看到电影的地方,但母亲刚一挪动身子,那个空隙立马就被别人占住了。再往前靠靠,前面的人都商量好似的,紧紧地挤在一处,严丝合缝,连一丝儿风也别想透进去。母亲叹口气,只好放弃。就地摆放好长凳,压了压,挺稳当,把我抱上凳子站着看。但我只能看到别人的后背,试着踮起脚尖,也只能看到别人的后脑勺。
  电影开始放映了。院坝里突然安静了下来。我昂着脖子踮着脚尖,什么也看不到,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忽而,人群里响起一片掌声和“哦,八一”“哦,好、好”的欢呼声,撩拨地我更加心慌意乱、六神无主,仿佛那银幕上有巨大的吸引力,我恨不得飞身而往,却苦于自己并没有长翅膀。长大后,我才明白,原来人们当时所欢迎的“八一”,是热衷于那个年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电影制片厂”的电影,只要在银幕上一看这个字眼,便知道了这是个枪战片,最好是打日本鬼子,那便更过瘾了。
  正当站在长凳上急得团团乱转却无计可施的时候,我发现牢牢扶住我的母亲也在踮着脚尖左顾右盼。母亲个子本来就不高,在乌泱泱的人堆里,越发矮小。我看着母亲的时候,母亲也看到了我,我看到母亲的眼睛亮晶晶的。
  显然,母亲看出了我的困惑,她就像看到了一匹本来已经逃出了牢笼却依然无处可逃的小兽。母亲没有丝毫的犹豫,用力将我一挺,一声不吭地就把我扛到了肩上,然后又调动全身的力气,将我平稳地骑在她自己的脖子上。骑在母亲肩上的我,一下子有了新的高度,所有人的脑袋都在我的眼下,我一下子有了全新而开阔的视野,所有的人都比我矮了一截。就连电影屏幕也离我近了不少,上面枪炮声声,惊险重重,精彩的画面一下子就把我吸引了过去。
  众人欢呼,我也跟着欢呼;众人鼓掌,我也跟着鼓掌。母亲就被这样的欢呼声和掌声、口哨声淹没了,静静地,如木头桩子一样保持着身体的平衡,努力支撑着我。她淹没于一片黑暗与嘈杂声中,四肢慢慢由酸痛转为麻木,而我却只顾着自己高兴,全然不知母亲的艰辛,片子换了一个又一个,虽然看不太懂却依然津津有味,兴高采烈。一阵风吹来,我感觉到被我骑在身下的母亲轻飘飘的,还有点摇晃,但始终没有倒下来,也没有半点喊累叫苦的意思。
  去年七月,老家唱大戏。那天,母亲一大早打来电话,让我们回去看戏。其实,我知道,那是母亲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我们。那晚,在城里被娇惯坏了的幼子,硬要骑在我的肩上看唱戏的红男绿女们在戏台上进进出出,嘴里也学着戏台上的人舞刀弄棍“咿呀”有声。兴奋处,一个劲儿地拍打着我的脑袋,痴迷地忘乎所以。起初,我是一动不动地站立着,时间久了,就有点站不住了,身体开始晃悠起来。我就咬着牙坚持着。我的前后左右都围满了人,本来流通的空气似乎在我这里凝固了,有种气闷、憋屈的感觉。我实在坚持不住了,想驮着孩子钻出去,却连个转身的空隙与机会都没有。汗不住地往下流,我的世界里一片黑暗,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脑子里空空的,整个人似乎都没了重量,仿佛我已身处一片孤岛上,寂寞无助地就这样站立了好几百年。忽地,我又想起了母亲。当年的母亲也是这样将我托举于她的双肩之上让我看电影的,也是这样苦不堪言又心甘情愿默默忍受着的吧?
  今年冬天,一场大雪的降临,使整个村庄都淹没于一片纯白的世界中。有一天,寒风呼啸,我路过集贸市场的时候,在一个堆满雪的角落里,看到一只狗一动也不动地屹于一角,神情安静而肃穆。它的半个身子已被雪埋住,身下,有小狗“吱吱吱”的叫声。哦,这是一只母狗,还是流浪狗,它在为它的小狗崽遮挡风雪呢!我的心里不由被一种温暖的情愫所包围,被这只狗用心良苦的母爱所感动,不由对这只母狗与它的小狗们心生怜悯。于是,我想到了附近正好有个废弃的破庙,可以把它们挪过去,再为他们找些破衣烂袄的,给它们一些残羹剩饭,使它们足以度过这个寒冷的冬天。我试着呼唤那条母狗,那狗却无动于衷。我又找了根棍子试着拔拉那狗,狗还是一动也不动,再拔拉,还是不动!我稍稍用力推了一下,那狗坚硬如铁。我只好走近它,原来,它早就死了。临死,还保持着一副保护自己幼崽的架式,那姿态,任你怎么拔弄,也改变不过来。
  只一瞬,泪水就模糊了我的眼,母爱伟大,坚毅如山。想到当年母亲为了使我能看上电影,一动不动地将我托举于她的肩头,以她那瘦小的身躯为我支撑起一个远高于她的世界,让我在黑暗中看到了光明,使我幼小的心灵里感受到了一次在当时看来大于一切的高度,使我舒坦,幸福,自信而快乐。母亲就这样,牺牲了她自己的乐趣,负载着她并不能长久支撑的重量坚持到底,将她对我的爱无声无息地传递于我。她挺举我的姿态如一尊雕塑一般伟岸坚定,令我记忆犹新。那幅画面,也一直被我珍藏进了脑海里,使此刻的我明白不管是人还是动物,只要当了母亲,这份母爱,便全心全意、无怨无悔,哪怕奉献出自己的生命。同时,这份爱,也是一切情感与美德都无法企及的高度,是生命与爱得以延续之根本。

  作者简介:程中学,女,泸州市作家协会会员,80后。打工者,从南漂到北,爱好写作,坚持学习,力求进步。作品包括散文、小说、现代诗、古体诗,散见于各报刊,人生格言:只要努力,一切皆有可能。

   

------------------------------------------------------------------------------------------------------------
版权所有 © 2010-2011 兰陵作家网 地址:山东省兰陵县行政办公中心15楼 邮编:277700 网址:www.cszjw.org
鲁ICP备 第201005111709号 合作单位:苍山正华电脑科技有限公司 砂带厂 小太阳砂带 砂布丝轮 砂带 临沂旅行社 临沂旅游租车 复合门 烤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