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组织机构 | 特别推荐 | 王鼎钧研究 | 文峰视点 | 小说选粹 | 散文广场 | 诗歌星座 | 时代风采 | 民间文学 | 兰陵春秋 | 古韵今声 | 小荷尖尖 | 信息之窗

 

 
  文章分类
特别推荐
文峰视点
信息之窗
小说选粹
散文广场
诗歌星座
兰陵文学
民间文学
时代风采
兰陵春秋
王鼎钧研究
小荷尖尖
古韵今生
艺术舞台
  联系方式
0539-5263980
13505392721 13869964706 13954985176
王凌晓 笛子 范海蕾
cswx666@126.com
  留言反馈
 
  详细内容
 

宝灵/重庆.草央

发布人:兰陵作家网  来源:兰陵作家网  浏览次数:105次  添加时间:2017-4-17 16:31:49
 
  我和宝灵是好朋友。好到什么程度?除了老公不可借给她,其它无论什么东西都是可以共有的:我的就是她的,她的也就是我的。
  宝灵全名陈宝灵,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中最漂亮的一个。大而水灵的眼睛,黑而卷曲的头发,嫩而白皙的皮肤,使她从小就像是我们那帮小伙伴中的白雪公主。所有小伙伴的家长都对她疼爱有加,比如,只要宝灵在,我们的爸爸妈妈一定把最好吃的东西给她。为此,有几个小伙伴都和宝灵掰了交。有一次,宝灵和丽梅一起到丽梅家玩,丽梅的妈妈刚好在给丽梅做一套时髦的连衣裙。做好后,让丽梅一试,有点小,丽梅妈就让宝灵也试了一下,结果不大不小,正合适,丽梅妈就说:“宝灵真是一个衣服架子,穿上这件连衣裙比我家丽梅穿着好看多了,这件连衣裙就给你穿了!”宝灵虽再三推辞,但在丽梅妈的坚持下,还是收下了那件在当时非常时髦且漂亮的连衣裙。为此,丽梅再也不理宝灵了。虽然后来她妈妈又给她做了一件更漂亮的,她还是认为找一个像宝灵这样漂亮的女朋友终究不是一件好事。我问她究竟那里不好,当时人小鬼大的丽梅也说不清楚,她只是学着许多电视剧里大人的口吻说:“慢慢你就会明白的。”
  我没有管那么多,在小伙伴们纷纷不理宝灵之后(先是丽梅,接下来是加优、晓苑、新淅),我依然和她出双入对。就算上了大学后,虽不在同一个城市,但每次放暑假时,我都会取道去看她。
  宝灵长大后越发的水灵了,堪称是她们学校的校花。当然,在她周围也少不了成群结队的追求者了。她虽然只在一所普通的大专就读,但追求她的人却不乏有当地名校高材生,甚至硕士、博士。唉,没办法!谁让宝灵那么漂亮,又那么爱出风头呢!听说她在当地电视台举办的一次歌唱擂台赛中获得了第一名,当即便成了那座不大不小的城市的名人。
  而我的生活比起宝灵来,要平淡得多。凭借着自己高考时的优异成绩来到北京的一所大学就读,虽不是很出名的大学,但我也十分满足,因为我们那个小县城考到北京的人毕竟不是很多。
  毕业后,我在中关村的一家电脑公司找到了一份销售电脑的工作,由于出色的工作业绩、勤恳的工作态度,不到一年就被经理提升为销售部主管。那段时间正是我春风得意的时候,爱情也在这个时候悄然降临了。我们公司主管业务的副总经理西磊对我展开了猛烈的爱情攻势。他是清华大学的MBA,人也长得英俊潇洒,听说他以前也是处处招蜂引蝶的风流白马王子,因此开始时我很谨慎,没有给他任何可乘之机。我把这件事讲给宝灵听,她轻描淡写地说:“人生能有几次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何况面对那么一位英俊潇洒的白马王子,你能不动心吗?管他以后会不会变心呢,先享受几年再说……”但丽梅却对宝灵的话嗤之以鼻,当我把宝灵的话转述给丽梅时,她声音有点激动地说:“别听宝灵的妖言惑众!我觉得西磊不适合你,你应当找一个稳重、老实、相貌不是很出众的老公,像西磊那样的人是不可靠的。”
  我虽然一直没有觉得自己是一只丑小鸭,但当凤凰的欲望还是有的。当西磊拥着我漫步在华灯初上的北京街头时,我真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在西磊美丽的爱情攻势下,我早就把丽梅的忠告抛到了脑后。一年后,我和西磊组建了一个小家庭,并在北京的北郊买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
  也就是在我和西磊举行婚礼的时候,宝灵和她的那个吉林大学的博士生老公的两年婚姻生活走到了尽头。她在电话里向我哭诉她的老公如何“虐待”她,不叫她买这,不叫她吃那,离婚了房子也不给她半间,只给了她几万元的存款就把她撵了出来。听得出来,宝灵的婚姻不幸多半是由她造成的,从小就娇生惯养的她根本就适应不了居家过日子的生活。但这些话我又不好意思直接说,怕伤了她的自尊心,就只好一个劲地安慰她。这时,宝灵在电话那头说:“我想离开这个伤心之地,你是我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了,你可得收留我,否则我就真没活路了。”我一想也是,她周围的朋友还真不多,可能也就只有我这一个真正知心的朋友了。就对她说:“你过来吧!我们刚好搬进了新家,三室一厅的,本打算将西磊的母亲接来,可她老人家却说要过几年再过来,那你过来就住我家吧!”
  几天后,我在北京站见到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宝灵,虽然她依然是漂亮的,但在我的心中总觉得她缺了点什么似的。
  当天晚上,宝灵就住在我和西磊的卧室的隔壁。上床后,西磊悄悄地对我说:“你的这个同学可是不善啊!很有一套勾引男人的本事。”我无所谓地说:“是吗?那样就好了,省得我为她操心找男朋友的事了。”西磊说:“你呀!就知道为别人着想,小心她害你。”我回道:“她害我?不可能!我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了解她,她不会的,睡觉吧!”说完,我关了灯。
  一个月后公司派我去广州出差。对了,忘记说了,结婚后我就跳槽到北京CBD地区的一家电子商务公司,职位是销售总监。而宝灵则在我的央求下,被西磊安排到他们公司当前台接待。临行前我嘱咐西磊要照顾好宝灵,不能趁我不在家就欺负外人。西磊说:“不会的,你就放心地去吧!”他又问,你这次出差要多久啊?我说大概七天多,如果进展顺利,七天应该能回来。我在首都机场挥别了西磊,到了广州又马上打电话给宝灵,问她是否到家了,因为我去机场时,西磊说宝灵被总经理拉去陪客户去了。宝灵说到了,你就放心吧!这边有西磊呢!听得出她喝了许多酒。
  广州这边的业务进展的很顺利,五天时间已经全部搞定。我订好了当晚的机票,想告诉西磊,但转念一想,还是别告诉他了,给他一个惊喜。晚上十一点多,当我拎着大包小包(给宝灵和西磊买的礼物),悄悄打开房门时,没想到客厅里一片漆黑,没有人。正当我要长出一口气,踢掉鞋子时,忽然我们的卧室里传来了呻吟声,我很是好奇,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透过虚掩的门,我看见了两个赤裸裸的纠缠在一起的身体,再仔细一看,男的是西磊,女的居然是宝灵。一霎那间,我的头脑里一片空白,瘫坐在地板上,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泪水不争气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一遍遍地问着自己。我的痛苦挣扎并没有影响了卧室里正在云雨的男女。我咬了咬牙,从地板上站了起来,拎起我带回来的东西,穿上鞋子,开门走了出来。
  盛夏北京的夜晚,一片燥热与不安,正如我的心情一样。我漫无目的地走着,走着……真想就这样一直走到死算了。但是,这是不可能的,明天的太阳照样会升起来的,我还得继续面对这漫长的人生。这时,我才真正明白了小时候丽梅说的那句话:你慢慢会明白的。是的,我明白了,可一切都太晚了,是我最好的朋友抢走了我的爱人,连最不能借给她的东西,都被她拿走了,我还剩下什么呢?我已经一无所有了。
  只记得那个夏天过得特别漫长,后来我把离婚协议书拿给西磊时,他还表现得一脸茫然。我说你不用装了,你们的事我早就知道了,你以为我搬到公司宿舍住真是因为工作忙吗?不是的,我看到了你们的一切。他一下子怔住了,接下来就是泪流满面地跪下来求我,说他是一时糊涂。我强忍住泪水,对他说:“你不用求我了,去求她吧,求她好好和你过日子吧!我已经把我惟一不能借给她的东西给了她,我不会收回来的,因为它在我心中已经没有价值了,你好自为之吧!如果你不同意离婚,我就到法院起诉!”那天,我把所有的狠心话都说尽了,也把我这一生的眼泪流干了。最后,在法院的调解下我和西磊协议离婚了。我想这也许是我的报应吧!谁让我总是没心没肺的,在我和西磊闹得风风雨雨的过程中,宝灵一直没有出现,也许她是没有脸见我吧!也许她正在背后窃笑我傻呢!算了吧!不去想她了,谁让我交友不慎呢?
  那之后在我的请求下,我被公司派到了驻广州的分公司工作了一年。一年之后,我又回到了北京,回到了这片留着我的梦想,以及我的喜怒哀乐的地方。听以前的同事说,在我离开北京之后,西磊和陈宝灵就结婚了,可是没到半年,陈宝灵又傍上了一个美国人,后来就随着那个美国人到美国去了。这之后,西磊就一直萎靡不振,工作上也一连地出错,后来被迫辞职,也不知现在到哪里去了!我想,这也许就是他的报应吧!
  一天晚上,睡不着觉,就约了几个同事到附近的舞厅蹦迪。狂舞了半个小时,有点口干舌燥,就独自一个人坐到了边上的座位上喝饮料。这时,一位穿着粉红色真丝半透明低胸露背装、浓妆艳抹的女子坐到了我的对面,我正在怀疑她是否是同性恋时,她开口了,原来是陈宝灵。她说:“回去看看西磊吧!他还是爱你的,他根本就不爱我。自从你走了以后,他就一直酗酒,我劝他也不听……”我轻蔑地说:“陈宝灵,用不着你来劝我。你说西磊他爱我,那他为什么还背着我和你干出那样的事?那他为什么还和你结婚?”我声嘶力竭地嚷道,不争气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她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道:“这都怨我,你恨我吧!是我勾引他的,是我那晚把他灌醉了,后来我又谎称我怀了他的孩子。你是知道的,西磊那么喜欢小孩,可你又对他说过这两年没有要孩子的打算,等个五六年再说,你说这话时,西磊的眼神是多么的失落,你没有发现,我却发现了。所以我就利用了你俩之间的这个弱点,成功地把西磊骗到了手!你说我卑鄙也好,骂我也好,但我要对你说,我看到西磊的第一眼就爱上了他。我对他的感情是真的,我为了他可以牺牲一切,甚至我的友谊。”她一边说一边转动着手中的酒杯,“萧然,其实我骨子里就是一个不择手段的歹毒女人,只是你太善良,一直没看透我罢了!丽梅她们就比你聪明多了!”
  是啊!我是傻,是善良得有点傻了。我听完她的话,头脑里一片空白,拿杯子的手一直在抖,不停地抖。当时我有种冲动,真想上去给眼前这个女人两个响亮的耳光,但我克制住了。我咬紧嘴唇,稳了稳情绪,颤声问道:“那后来你为什么又傍上一个美国佬,甩了西磊?”她说:“无论你信不信,我都要告诉你,我对西磊的感情是真的,不是我甩他,是他不要我了。因为他爱的还是你。他和我结婚后,整天酗酒,喝醉了就拿我撒气,在梦中老是叫你的名字,这样的日子我实在过不下去了,就把我没怀孕的真相告诉了他。没想到他立即提出去法院离婚。我当时正在气头上,说离就离,谁怕谁!我早就交了一个美国男朋友,咱们前脚离,我后脚就跟他办手续,接着就跟他去美国。其实,我哪有什么美国男朋友。”她低头用纸手帕擦了擦眼泪,继续道,“我和西磊离婚后,我就把人生看透了。不,这么说也不准确,其实我早就把人生看透,早就在游戏人生了。西磊是我遇到的一个例外,我还以为他能改变我的生活呢!没想到我错了,彻底地错了!离开了西磊,其实我哪也没去,就在附近的这家酒吧当了三陪女!”说着她呷了一口酒,脸上露出了冷笑,“三陪女!我还瞒着我父母说在北京当上了女经理,他们还真信以为真了。其实,我跟你说,我虽然看透了人生,看透了男人,但三陪女这行真不是他妈人干的,如果遇到哪个老板不高兴,他就能用钱砸死你!唉,不容易呀!但是我现在已经五毒俱全,想回头也不可能了!说不定哪天就……现在我惟一的希望就是你和西磊能够复合,就算我求你了,你去找西磊吧!”说着她扑通一声跪在了我的面前。我懵了,真的没料到事情会有这样戏剧性的变化,我忙伸手去拉她,这时宝灵又笑了,她自己站了起来,完全变了一副神色:“萧然,我知道你还爱西磊,你会原谅他的,你会去找他的,对吧!这我也就放心了!也不枉费我流了那么多的眼泪了。好了,那边张老板还在等着我,他可是一个很有钱的大老板,我可不能丢了这桩大买卖哟!我先过去了。”说完,我目送她的背影向另一个角落走去,那边果然坐着一个四十出头、长相富态的中年人。
  宝灵的话对我触动很大,但我没有马上去找西磊,因为我得花时间反思一下我和西磊那不到一年的婚姻生活。是啊!我承认自己太要强了,缺少了点女人的温柔。我口里说关心西磊,但在实际生活中却常常为了工作而牺牲和他单独在一起的时间。我还违拗他和他妈妈的意愿,打算30岁之前不要小孩。和我比起来,宝灵住到我们家之后,就显得乖巧多了,每天我们下班后,她都会端上一桌香喷喷的饭菜,其实我早就应该有警觉啊!一向懒散的宝灵怎么肯亲自下厨房学习厨艺呢?可当时我还以为她是因为住在我家心里不安呢!没想到她是有预谋的。
  一天晚上,我洗漱完后,正打算上床休息,看见下班后买来的晚报还放在沙发上没看一眼,就拎了起来,走到了卧室。我翻了几页,觉得没什么吸引眼球的新鲜事或大事,正准备放到旁边睡觉,顺手一带,一幅悲惨的画面映入了我的眼帘,画面上是一个打扮入时的女子坠楼的场景,那女人面朝下,旁边还有一摊鲜血,周围围观的人很多。我觉得那件粉红色的真丝半透明露背装很是眼熟,但一时却想不起在哪见过。一看新闻标题是:“三陪女刺杀百万富翁,临终举报舞厅是卖淫点。”内容里没提那个女子的名字,但却提到了那个舞厅的名字,正是我上次和宝灵见面的那家舞厅,那天晚上宝灵穿的不正是粉红色的真丝半透明低胸露背装吗?我马上一震,睡意全没了,心想那不会是宝灵吧?我打电话约了一个同事,然后打车来到了那家舞厅,果然上面贴了封条。向周围的人打听,但都说不知道。我急得直跺脚,同事提醒我可以向那家晚报了解情况,也许报道那条新闻的记者能知道那个坠楼的女子叫什么。我同意她的看法,我俩又来到那家报社,但人家说太晚了,你们明天再来吧!记者都下班回家了。问他们要那个记者的电话,他们不给,只是告诉我那个记者姓刘,让我们第二天再来找他。
  第二天下午,我终于见到了那名姓刘的记者,他果然知道,他说那名坠楼的女子叫陈宝灵,好像是东北人。果然是宝灵,果然是她!由于警方立案侦察,她的尸体还保存在医院的太平间里,我去看望了她,她的遗容有点惨,半边脸都模糊了,而且还血迹斑斑的。再次看到她的一瞬,我的心彷佛都停止了,我对她的恨一下子就消失了,剩下的就只有同情了。没想到,像宝灵这样一个漂亮得令人嫉妒的女人竟然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第二天,我就去找西磊了,但当我按响防盗门上熟悉的门铃时,来开门的竟是一个陌生的男人。我向他打听西磊的下落,他说,这所房子以前的户主的确叫西磊,但在半年前他就从西磊那买了这房子。至于西磊,听说他要到另一个城市去发展。另一座城市?哪座城市?问遍了他以前的同事、朋友,竟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家人也突然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找不到了。其实说家人,也就只有他的母亲,也许是和他一起走的。 
  时光流逝,转眼一年过去了,宝灵的一周年祭到了,可我还是没有西磊的消息。我有时想,也许西磊是不属于我的,他本来就是属于宝灵的,要不为什么宝灵走了,他也跟着消失了呢?
------------------------------------------------------------------------------------------------------------
版权所有 © 2010-2011 兰陵作家网 地址:山东省兰陵县行政办公中心15楼 邮编:277700 网址:www.cszjw.org
鲁ICP备 第201005111709号 合作单位:苍山正华电脑科技有限公司 砂带厂 小太阳砂带 砂布丝轮 砂带 临沂旅行社 临沂旅游租车 复合门 烤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