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组织机构 | 特别推荐 | 王鼎钧研究 | 文峰视点 | 小说选粹 | 散文广场 | 诗歌星座 | 时代风采 | 民间文学 | 兰陵春秋 | 古韵今声 | 小荷尖尖 | 信息之窗

 

 
  文章分类
特别推荐
文峰视点
信息之窗
小说选粹
散文广场
诗歌星座
兰陵文学
民间文学
时代风采
兰陵春秋
王鼎钧研究
小荷尖尖
古韵今生
艺术舞台
  联系方式
0539-5263980
13505392721 13869964706 13954985176
王凌晓 笛子 范海蕾
cswx666@126.com
  留言反馈
 
  详细内容
 

王鼎钧的兰陵情结/王凌晓

发布人:兰陵作家网  来源:兰陵作家网  浏览次数:612次  添加时间:2014-5-8 17:18:48
 

——浅谈著名世界华文作家王鼎钧作品中的家国情怀

有人这样说过,一个人无论到了哪里或在异域存活创造的奇迹越大,他的“乡愁”情怀就越深,他的名字与故乡的名字就联系地越发密切从山东兰陵走出去的著名世界华文作家王鼎钧与“兰陵”二字的渊源亦是如此。不久前,在“苍山县更名为兰陵县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大陆一位地名专家说,贵县兰陵应感谢荀子、李白两位重要历史人物,是他们使兰陵这个名字留存并叫响起来。也就是说,兰陵因历史名人和深厚的文化积淀而著称于世。当然,我更赞赏著名文艺评论家刘红林的精辟论述,她说,兰陵笑笑生写过《金瓶梅》《金瓶梅》魅力无穷, 因此也引不起我深究的欲望。李白的《客中行》绝句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我喜欢,背过,我想只要不是专门研究李白的学者,不可能有兴趣将他笔下写过地方一一了解清楚。还真的是王鼎钧的散文集《一方阳光》,让我关注古兰陵。刘红林先生还把兰陵和王鼎钧文学创作连在一起作了一些深入浅出的探析,引起了海内外不少专家学者的高度赞赏。其实,我以为,除了王鼎钧散文集《一方阳光》外,在王鼎钧文学作品中,最能体现作者家国情怀的要数他的四部回忆录《昨天的云》这部在海内外发行量较大的宏篇巨著,《昨天的云》体现了鼎公对故土最真挚的眷念。可以说,在这里是作者以文学的形式,带着浓浓的乡情把兰陵展示在全中国广大的读者和全球众多华人面前的。自此,兰陵这一文化品牌才得已在世界东西方民族之林闪亮夺目,闻名遐迩。

一、王鼎钧作品中的家国情怀

我作为王鼎钧先生故乡的乡亲,为家乡兰陵走出去的这样一位著名华文作家而自豪;我作为先生家乡的一名文学后辈,对先生的文学精神更是无比敬仰。生于1925 年的王鼎钧,自少小离家求学,参加抗日救国,1949年到台湾后,一直从事编辑写作工作。1979 年(时年54 岁)应邀到美国编写中文教材,1980 年正式定居纽约,退休后,从事专业创作。在近九十载时光中,从大陆的老家山东兰陵,到台湾,再到美国。战乱、辗转、流浪、漂泊,多少年他乡作故乡,而故乡却在空间的距离上越来越远。对他来说,故乡越来越远,而对故乡的感情却如家乡的兰陵美酒,越来越香,越来越深,越来越浓。少小离家,半生去国,身体的距离渐行渐远,而他的心灵却不曾离开故乡半步;他的精神依然没有离开故乡兰陵。

   我没有亲耳聆听过王鼎钧先生的教诲只在网上有书函来往,但我知道,无论是居住台湾还是居住美国,他的心里时时刻刻都把兰陵、中国装在心里。他曾在《我能说的只有感谢》一文中写道:

    回想我在兰陵第五小学读书的时候,大老师荆石先生怎样修改我的作文,告诫我戒除当时流行的新文学腔调,奠定我朴素的风格。还有一位长辈田兵先生,他批评我的作文没有朝气,后来我痛改前非。我回想当年读叶绍钧、夏丏尊合著的《文心》,受到启发。我想起从北新书局的活页文选,对沈从文、谢冰心、郁达夫、巴金、鲁迅有初步的认识。我回想母亲怎样教我读圣经,父亲怎样对我讲解荀子的劝学篇,插柳口的疯爷怎样教我读唐诗。那时候,兰陵有位潘子皋先生,他是一个中医,他的太太朱老师在兰陵小学教书, 他告诉我文学是没有用的。

   苍山县(现更名为兰陵县),从前的卞庄(今为县城驻地),有我姨父姨母的家,我小时候在卞庄住过几天。姨父是个乡绅,古典文学的修养很好,姨母是基督徒,有口才,能上台布道,表哥表姐都是文艺青年,这个家庭也给了我很大的影响…… 我和表哥在卞庄的大街上散步, 他说读檀经的时候要烧檀香,来来往往多少乡亲擦肩而过。姨父的书房里有很多书法家的碑帖,他说:“自从出了个王右军,书法家就难做了。”当然,这些都不存在了……

   屈指算来,王鼎钧离开山东兰陵已经70余载,年少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清新可见。 他对家乡的风土人情、历史掌故及种地劳作都记忆清晰而确切。不难让人发现在他的创作过程里充满了许许多多的兰陵映像,当我们读过了才感到那些俗人凡事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被忽略和毫不经意,可他却能微小中发现有价值的素材,使他对乡情的描写不断走进人情人性的核心,折射出微妙甚至令人震撼的生命和生存的真缔。当年的荆石先生,田兵前辈对他日后写作产生的影响,至今感到终身受益;荀子的《劝学》、父母亲和朱老师的教诲,至今还没有忘怀。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故乡的情,都无时不流入在他的笔端:

   姨父的深宅大院,院子里种了很多竹子,表姐和她的同学坐在竹影里读冰心那座山应该还在,我还记得大致的轮廓,早晨的山和晚上的山颜色不一样。卞庄也是我灵感的源泉。

    王鼎钧先生这些字里行间充满着乡情的文字,如果没有对故乡的大爱是流不出来的。 惜家爱国是中华民族大众的美德,王鼎钧作品中的家国情节表现地极为强烈。 

《中国在我墙上》一文中写道

    你用了三页信纸谈祖国山川,我花了一个上午的工夫读中国全图,中国在我眼底, 中国在我墙上。山东仍然像骆驼头,湖北仍然像青蛙,甘肃仍然像哑铃,海南岛仍然像鸟蛋。外蒙古这沉沉下垂的庞然大胃,把内蒙这条横结肠压弯了,把宁夏挤成一个梨核。…… 

我深信所有的炎黄子孙中国地图并不陌生,可多少人出这样的绝妙境界来,能体味到如此贴切而精道。可见王鼎钧先生在这张图上用心别有,用情深刘红林先生说,鼎公是在几十年隔绝的日子里,在没有可能还乡或者不敢还乡的岁月中,王鼎钧就是用这种读图的方法实现精神的和心灵的回归故土。因此,著名华文作家王性初亦认为,对鼎公来说,故乡是现实的,故乡又是精神的,乡愁不仅是对故乡绵绵不断的思念,还是天下游子与故乡终生不渝的维系。对鼎公而言故乡是一个永恒的精神家园,无论走到天涯海角,只要想起故乡,心里就踏实,奋斗就有力量。故乡是一种无言的关怀,无论面对怎样的困难,即使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只要想起故乡,就会感到一种鼓舞和温暖,就会产生信心和勇气。 他的许多作品中都传达出作者浓烈的家国情怀。作者如决堤之水一般不可遏制的思乡之情, 异乡游子对家乡的怀念也是对故国的怀念,渗透了悠悠乡情,充满了对故国的浓浓挚爱。我想,真可言是:大爱无疆怀故土,酷恋有限念乡情。

 二、王鼎钧作品中兰陵

    纵观王鼎钧先生的作品,我觉得无论从一个读者还是文艺评论家的角度都会认为,在王鼎钧文学作品中,最能体现作者家国情怀的要数王鼎钧四部回忆录《昨天的云》这部宏篇巨著,《昨天的云》是鼎公对故土最真挚、最深情眷念的一种体现他在远隔重洋的书桌前,用笔执着地探向吾乡,将兰陵的地理风貌、历史掌故、风俗民情、文化积淀如数家珍,娓娓道来, 远胜过历史学家刻板的陈述。于是,读者也跟着他走近了兰陵,了解到兰陵的美丽富饶,历史悠久、名人辈出、文化灿烂,堪称中华文明的重要发源地之一。那么,王鼎钧先生为什么对故乡兰陵如此以往情深呢?

兰陵,中国古代名邑。据传由楚大夫屈原命名。“兰”为圣王之香,陵为高地,有“圣地”寓意。兰陵在夏、商、西周时代为鄫国所属;春秋时代, 鄫国弱小,无力阻止淮夷人北犯,依附于鲁国,称次室邑;后楚越争霸,鲁国衰微, 楚占有次室设立兰陵县,荀子任兰陵令后,把这一方热土治理地有条不紊,可谓政通人和,百废俱兴后来,兰陵被人们誉为千年古县,华夏酒都和法理之源,礼仪之邦,求学圣地。这里民风淳朴,自古以来就是圣贤辈出的地方。我以为,王鼎钧先生似乎为有幸生在这块土地上而自豪,所以,他在创作过程中带着鲜明的厚爱和自豪感,以致用浓濹重彩之笔,描绘着故乡的河川涓流,细数前辈乡贤,凸显着民俗风情,展示着兰陵风骨这是一种怎样的感情,也就不言而喻。他曾在第一部回忆录《昨天的云》中不止一次地提及兰陵,深情地为兰陵而歌唱:

兰陵是临沂西南边境的一个大镇(古县),兰陵北望,那些海拔一千多公里的主峰都沉到地平线下,外围次要的山峰也只是地平线上稀薄透明的一抹。兰陵四周都是肥美的平原,东面到海,西面到河南,南面到淮河。清明踏青,或者农闲的日子探望亲戚,一路上眺望这么好的土壤,是一大享受。尤其是春末夏初麦熟的季节,原野放射着神奇的光芒,裕在那光芒的人,自以为看见了人间的奇花异卉。唉,必须田里有庄稼,必须有成熟的庄稼,那大地才是锦绣大地。……

王鼎钧不惜笔墨地对兰陵作了介绍,比如说兰陵附近仅有的一座山,名叫横山。我读小学的时候,全校师生集体远足,目的地就是横山。……兰陵出过很多名人。现在,兰陵人有一大意外收获,那就是《金瓶梅》的作者“兰陵笑笑生”。

地灵方能人杰。王鼎钧在托出兰陵这块锦绣大地的同时,接着把这里的先贤后圣展示在人们的面前。他对长眠于兰陵的我国古代思想家、教育家荀子敬仰之至,自然也就格外倾情,先后两次任兰陵令19 年,晚年辞官定居兰陵,著书讲学,逝后葬于兰陵。荀子是古代思想史上的一座高峰,他具有朴素的唯物主义世界观,荀子的贡献是划时代的。荀子对儒家思想有所发展,提倡性恶论,强调人性中丑恶的一面必须加强修为才能克服,对重整儒家典籍有相当的贡献。所以,王鼎钧在《昨天的云》中写道:

《荀子》是一部重要的经典。兰陵为晚年的荀卿提供了著述的环境,是这个小镇对中国文化的最大贡献。兰陵也沾了这位大儒的光,在战国之世就光耀史册,垂名千古。……兰陵人很爱荀卿,否则荀卿不会把自己的著述自己的子孙都交给兰陵

其实对王鼎钧而言,除了敬仰荀子还有汉代二疏、经学家匡衡、民国时临沂县长范筑先、新文学慧星王思玷等给他的印象更为深刻,对他都有很大影响。

王鼎钧精心描述了范筑先到兰陵体察民情和告别乡亲的情景,让人过目之后非常动心动情。范先生是一位著名民族英雄、抗日烈士、爱国将领。任临沂县县长的时候,一是不要钱,二是不怕死”;真正是一位奉行清廉公正、施爱民的现代典范。因而,王鼎钧赞美他的高尚人品说:岳飞曾强调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怕死。范筑先先生一身兼具这两个条件,超过岳武穆所悬的标准幸哉,兰陵人能在这样的好官治理之下为民,也是风水有灵,三生有幸。当然,王鼎钧还强调,汉代二疏更是他少年时代的偶像,兰陵王家家训和父母在他世界观形成中的作用也非常重要

兰陵这块土地孕育了这样一个生命,他汲取了这里先贤后圣的思想文化滋养。所以,他的作品中的“心结”必定活灵活现。王鼎钧先生在2011年11月2日“第二届王鼎钧文学创作国际学术研讨会”召开之际,给家乡父老乡亲的信中写道:

我1942 年离开故乡,从来没回去过,现在不单是近乡情怯, 更是近乡辞穷,我只能说:感谢!感谢天地君亲师,感谢唐宋元明清,感谢金木水火土, 感谢今天在座的专家、学者、文坛先进,感谢苍山(今为兰陵)的长官、父老、诸姑、兄弟、姊妹, 我对桑梓没有任何贡献,你们给我的、远远超过我应该得到的,我心中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也远远超过我能够说出来的。

王鼎钧先生的这段文字所言不仅仅是感谢,而道出的是一片浓浓乡情。他说自己“对桑梓没有任何贡献”,其实,仅仅是在他那面高高擎起的文学旗帜下,所凸显的兰陵风骨,传承的兰陵文化,弘扬的兰陵精神;尤其是他作品中的兰陵情结,就是他对桑梓的最大回报,就值得兰陵人长久地自豪和骄傲!

 三王鼎钧对故乡兰陵人文和文学关照

王鼎钧先生是被海内外文学界普遍尊崇的成就卓著的世界华文作家。许多专家、学者几乎产生了一种共识:王鼎钧一生的创作实践活动实现了他自己“做人类作家,为人类而写作”的理想愿望。王鼎钧将回忆录写成一部以个人视角观照下的宏大历史,笔触遍及20 世纪中国近半个地区,这里有个人史、族群史也有家国史,在文学和历史学上都有着极大的价值和意义。王鼎钧四部回忆录,不仅是他一个人最重要的文学结晶,也是中华民族的一笔精神财富。这样厚重与美善的作品,当然与他经历七个国家、看五种文化、三种制度的人生阅历有关,却也不能否认兰陵文化在其中的“奠基”作用。我觉得如此品评理所当然,恰如其分。

兰陵文化是以荀子思想为精髓,集齐鲁文化与楚淮文化长期交融碰撞形成的个性鲜明的地域文化,它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既然如此深入到王鼎钧的血液和骨髓成为他感观其他文化的思想底也就必然体现在他的文学精神层面。因此,王鼎钧对故乡兰陵人文和文学关照也就特别用心。他在接受兰陵籍大陆学者张冠梓采访时说过:         

我曾经在兰陵度过了我的高中时代,但并不明白“兰陵”得名的由来。后来得知,兰陵地名应是春秋时期的楚国大夫屈原所拟,屈原既是楚国政坛上满怀理想主义抱负的政治家,又是充满浪漫主义气息的爱国诗人,以“兰陵”命名新县治名称,体现了屈原的特点和气息。兰,应是山中的一种草本植物,名虽为草,实乃中国之瑰宝。从字面上看,“兰”字如一幅美丽图画:门前绿草如茵,门内有请柬的柬字。孔子寓“兰为王者香”,兰象征着君子的高尚之德。陵,本意高平曰陵,另有攀登、超越之意,引申为乐土。“兰陵”寓意“王道乐土”,充满对美好生活的憧憬。

众周所知,上世纪80年代,两岸破冰交融,开启了台海大陆文化交流的新纪元。这一时期,王鼎钧曾挥笔疾书,给兰陵的家人和在大陆的亲友同窗写了数百封家书,抒发一个游子的思乡之情,寄托心中对兰陵的眷恋。当然,在这样一个历史时期里,王鼎钧在自己创作的同时,他所更多关注的是大陆尤其是故乡文学创作的状况。他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说

我是1978年来美国,赶上伤痕文学兴起。那时候杂志反应最快,我订了很多杂志,除了《人民文学》,《收获》,还有各地的刊物及《长江文艺》。在纽约可能是我第一个注意《红高粱》,因为写的是我山东老家的事,是我把《红高粱》复印了寄到台湾去,告诉他们注意这个作家。后来像贾平凹、陈忠实、阿城、刘索拉这些人的作品我都看。

再是,著名美籍华文作家宣树铮先生发表在美国《世界日报.世界周刊》一文写道:鼎公一直惦念着家乡,尤其是家乡文坛,早在1980、1990 年代鼎公就四处打听,我希望知道苍山有没有文艺青年。如今苍山文坛上已成长起一个不容小觑的作家群体,办起了一本叫人不敢相信是一个县办的杂志《苍山文学》。鼎公甚感欣慰。我想,此时此刻,他心里多么期待兰陵这个地方有《红高粱》式的作品问世。

记得那是2009年5月初时,王鼎钧先生收到苍山县作协主办的《苍山文学》之后,他很快就作了回复:“弟老早就打听苍山有那些作家,未得讯息。今苍山(现为兰陵)既有作家协会,可想见文风之盛,……亦可想见水准之高,所得《苍山文学》一册,可就成了我窥探宫室之美的钥匙孔了。荒田兄转述尊意,要为苍山文艺写稿,惟桑与梓,自当从命。”不久,先生就通过电邮欣然赐稿,题为《王鼎钧答问集锦》。 我如获至宝地把它编发在下一期《苍山文学》的头题。我理解这一“大作”是王先生的“文学观”,更是他送给家乡文学后辈的一份大礼!在“王鼎钧答问集锦”中有这么一段话意味深长,他说,有心人一直呼叫文学,“文学是人类进步的阶石,”请给我们一把很好用的梯子;“文学家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请给我们又善又美的样品屋。我们为文学忧虑, 并非仅仅为了文学。他还告诉我们,文学之于我也是一种宗教,有心人一直关怀文学的出路,对我来说,文学本身就是出路,如果文学是井,我坐在里头观天;文学如果是茧,我蹲在里头化蛾;文学如果是夕阳,我就是晚霞;文学如果行到水穷处,我就坐看云起时。……面对王鼎钧先生的这些“金口玉言”,让人觉得先前在《文学概论》、《文学原理》中看不到的东西,突然在眼前闪亮。他是在告诉我们,什么是有生命的文学?文学的真正意义在那?文学的未来之辉煌何为!

这些年来,王鼎钧虽然已近90岁高龄,还依然通过网络与家乡的文学青年交流,十分关注家乡文学后生的成长;他非常希望兰陵文学的辉煌有一代代人去传承发扬。他的心里仍然惦记着故乡兰陵的文化大发展,文学大繁荣。所以,他在《我能说的只有感谢》的信中,面对海内外诸多专家学者和各级领导及兰陵的文学后辈,结合自己的创作经历发出了一番情真意切的感怀和期望:

今天面对用我的名字举办的学术研讨会,我会想到我的创作时代过去了,即使我的确很好,那也是个已知数,文学永远需要未知数,文学的辞典里没有知足,文学的世界里没有恤老怜贫,文学需要一代一代继续创造。我们兰陵、苍山、临沂都是文风鼎盛,人才辈出。各位先进、各位权威来检查一个已知数,分析一个已知数, 是为那些未知数作预备。很惭愧,我不能为家乡的文艺青年做什么,我相信各位父老、各位长官,都会匀出一些精神、时间来培植他们,容我用施洗约翰的一句话;“那后之来者比我大,我就是替他提鞋也不配”。

   读着它,我的确感到:从美国到中国大陆,从北美纽约到山东兰陵,既遥远又近在寸尺。作为王鼎钧故乡的父老乡亲深刻感受到了一种家国情怀的博大和兰陵情结的厚度;作为先生家乡的文学后辈既有了动力也有了压力,更会有张力。

   

 

参考书目及资料:

1 刘红林:《从散文集【一方阳光】看王鼎钧与兰陵》见王凌晓编《散文鼎公》中国华侨出版社

2 王鼎钧: 《我能说的只有感谢见王凌晓编《散文鼎公》中国华侨出版社

王鼎钧:《一方阳光》见徐学编《一方阳光》,江苏文艺出版社

4 王性初:《北南东西说二君》见王凌晓编《散文鼎公》中国华侨出版社

5 王鼎钧:《昨天的云》见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6 杨传珍:《王鼎钧的信仰世界》载《时代文学》2011年第5期

7 黄万华:《文学史上的王鼎钧》《中国和海外20 世纪汉语文学史论》,百花文艺出版社2004 

8 王鼎钧 张冠梓天地有文学,杂然赋流形——著名散文家王鼎钧访谈录 见《南方文坛》2013年第3期

9 李怀宇:《 王鼎钧:做作家,就要能过简朴生活》见南方都市报2008年10月22日人物专访

10 王鼎钧:《王鼎钧答问集锦》载《苍山文学》2009年第一期

11 赵秀媛:《游子心中永远的美与痛》见王凌晓编《散文鼎公》中国华侨出版社

------------------------------------------------------------------------------------------------------------
版权所有 © 2010-2011 兰陵作家网 地址:山东省兰陵县行政办公中心15楼 邮编:277700 网址:www.cszjw.org
鲁ICP备 第201005111709号 合作单位:苍山正华电脑科技有限公司 砂带厂 小太阳砂带 砂布丝轮 砂带 临沂旅行社 临沂旅游租车 复合门 烤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