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组织机构 | 特别推荐 | 王鼎钧研究 | 文峰视点 | 小说选粹 | 散文广场 | 诗歌星座 | 时代风采 | 民间文学 | 兰陵春秋 | 古韵今声 | 小荷尖尖 | 信息之窗

 

 
  文章分类
特别推荐
文峰视点
信息之窗
小说选粹
散文广场
诗歌星座
兰陵文学
民间文学
时代风采
兰陵春秋
王鼎钧研究
小荷尖尖
古韵今生
艺术舞台
  联系方式
0539-5263980
13505392721 13869964706 13954985176
王凌晓 笛子 范海蕾
cswx666@126.com
  留言反馈
 
  详细内容
 

尚岩张氏双御葬的传说/殷 涛 搜集整理

发布人:苍山作家网  来源:苍山作家网  浏览次数:1098次  添加时间:2014-5-4 16:26:17
 

从苍山县尚岩镇内的文峰山顶向西南张望,隐约可见郭村村东,西泇河之右畔占地一百五十八亩的金鼎御葬茔。该茔始建于明朝嘉靖二年系永乐皇帝钦赐。

张氏金鼎御葬茔坐北朝南,北依号称鲁南小泰山的文峰山山脉,西泇河之水象一条彩色的飘带,从西北抱犊崮山中逶迤而来,带着沂蒙大山中的灵气,绕过茔区的背后向东南方向飘然而去……

明时的张氏金鼎御葬茔的旧貌虽然没有保存到今天,但据有关文字记载和张氏后人的口述,那时的金鼎御葬不仅占地面积大,而且茔内松柏参天;茔墙为花棂砖砌,十分引人注目。更让乡人羡慕和敬重之是,茔区前门二层飞檐门楼中镶嵌的那块御赐的“张氏祖茔”四个溜金大字的横匾,远望,气势雄伟壮观,近看威严森森。当你步入茔门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统高大的龟驮石碑,书刻该茔是明嘉靖帝特赐给“奉直大夫,南京户部,湖广清吏司员外郎张宏”的。

茔内大墓前排陈列着身穿蟒袍玉带,双手执笏对立的石舍人,并排罗列成对的石马、石牛、石羊等,于神道两旁,相视摆放或立或卧,个个雕刻精细,形象逼真,栩栩如生,给人一种呼之欲动的感觉。茔墙内松柏成林,四季常青,更显现映衬出了茔区的肃穆及庄严……

弹指间金鼎御葬茔经过了500余年风雨沧桑的变化,使这座当时极度辉煌的墓地失去了往日的壮观及威严。地表建筑随着时间的流失全部荡然无存消失的一干二净;如林的石碑在文革中有的被当场砸碎,坚硬完整砸不坏的也被运走当做修桥补路的基石用了。仅存的两只石羊虽然避过文革的劫难,但在几年前确神秘的失踪了,现陵前只剩下一匹完整的石马和一头被红卫兵砸掉头的石牛,仍然忠实的守在墓前。但这儿的人们一提起张氏金鼎御葬茔,仍有神话般的传奇故事流传至今。

扁担开花    鲤鱼打鼓

话说张氏三世祖张宏过世后,嘉靖帝亲赐金鼎御葬,并派来身边最好的风水先生,挑选了风水宝地点了正穴。为了隆重起见,还特意把前两代祖宗从别处移来一起安葬。当时阴宅先生选的安葬日期是农历的二月初七,要求出殡时棺椁需在午时前的巳时运到茔地的墓穴旁,但不可立即下葬,要等撞天时大运的吉时,只要众人在茔地墓穴前能亲眼望见扁担开花、鲤鱼打鼓时,说明吉时已到方可下葬。至于什么原因先生只讲“天机不可外露”,只要众人听从安排照计行事就行。

金鼎御葬本就是件轰动性的事情,消息传出后,惊动了不少好奇的乡民。当阴宅先生下葬时要取“扁担开花、鲤鱼打鼓”的外硬天时时,更是引起了众人的好奇。出殡这天,光十里八乡村中前来瞧热闹看稀奇的就有几千人,当送葬的人群准时在巳时到达墓地时,众人虽不敢轻意开口,但心中都在暗想,这天刚入二月早晨还上冻,连柳树都看不见绿芽,那里会有鲜花?鲤鱼要是能打鼓,这岂不是鱼成了精?

巳时过去进入午时不久,在墓地外围的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喊:“快看那边扁担上真的开花了”!众人随着喊声望去,只见陵前不远处的大路上,一农民肩扛一条扁担,但扁担梢上分明正开着一枝怒放的绿叶红花,在午时阳光的照射下这枝五彩的花朵在扁担梢上放出了鲜艳夺目的光彩。这时送葬的队伍中有人光看扁担开花了,所吸的烟袋不小心和炮仗放在了同一手中,烟袋的余火正巧点着了手中的炮仗,那想到炮仗一响,突然从天上神奇的掉下一条半斤重活蹦乱跳的鲤鱼来。鲤鱼正好落在了送葬乐队的牛皮大鼓上,并发出了咚咚的响声,在众人还在发呆的时候,这时只听风水先生高声喊:“吉时已到,下葬!”

在明代寒冷的早春二月,怎会有鲜花出现哪!原来是邻村有人赶会,发现会上纸花扎的很好看,就顺便给女儿买了一枝。但没地方放,只好用细绳系在了扁担梢上,远远望去这纸花如鲜花般开在了扁担上,就应了扁担开花的奇遇。至于天上掉下鲤鱼,这墓地距西泇河不远,一只渔鹰刚刚在解冻的河中抓到条鲤鱼,当飞到墓地上空时,被突然响起的炮仗所惊,故鱼掉在了鼓上。这金鼎御葬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据说不久的将来后人最高的可任朝中宰相,那县令知府等均会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了。

石马石羊啃麦苗

金鼎御葬十年后,在文峰山下的安庄村西,泉源寺山下的冬季麦田里,夜间人静时总有二匹无缰的高头大马,领着一群牛羊在偷吃地里的麦苗。大牲口偷吃麦苗的事尽管都是发生在夜里,且时隐时现出没不定,但时间一长麦田的主人生气了,他们私下认定是有人专门在夜间放大牲口出来吃地里的麦苗,这是暗地里讹人。但就是查不出是谁家干的。以后夜里马牛再来地里啃麦苗时,也让人追赶过,但它们机灵的很,等人一靠近这四条腿的动物跑起来飞快,光见在田野里撒欢的跑,但没法追上始终没人看见进了周围村庄的谁家。

这大牲口夜间偷吃麦苗的事,在冬季年前还好说,今夜吃张家的,明夜又跑到李家地里啃,抓过几次,但都没追上也就算了。可过了年眼看正月都快过完了,地里的麦苗开始返青,这时夜里那群牲口还是东家西邻的啃个没完,这就引起了大家的公愤。于是几家地主联合动用十多人,在夜里对这群牲口进行了围截,尽管它们十分机灵,东躲西藏跑得飞快,但毕竟人多势众赶得它们乱跑,其中一匹领头的马躲闪不及,还让人在背上砍了一刀,负伤忍痛而逃。于是众人手持火把尾随而上,想看看到底这是谁家的牲口。可奇怪的是它们绕过村庄,淌过泇河直奔御葬茔而去,等大伙追进茔内,哪还有马牛的踪影,它们神秘的消失了。

等人天亮再入茔已有了新发现,那就是茔前的一匹石马背分明有一条刚刚裂开的缝隙,仔细查看还留有刀砍的痕迹。另外还发现其它石马石牛石羊的嘴上,留有刚吃完麦苗染上的绿色。这样一传十、十传百从早晨还没到天黑,周围十几里内全部知道御葬茔里的石马等全成了精,夜里都能跑出来偷吃麦苗了。更有胆大好奇的,天黑前就躲在茔外要一睹这群成精的马牛外出吃东西的风彩。这御葬茔是块少有的宝地,夜里石马等外出吃东西这里不是神话瞎侃,说明天时已到茔地的风水活了,它们毕竟是石刻,要在夜间吃完一百天的夜食方能得逞,那样它们就能更好的守护着这里的主人,造福于后人了。它们出来过河绕村的走好几里路来到泉源寺下吃麦苗,这也是有说法的;因汉朝刘秀被王莽所赶,在逃难时路过这里(在泉源寺石崖上至今留有汉千佛石刻为证),战马曾吃过这片地里的麦苗,又饮过泉源寺石泉中流出的山泉水,所以这地里的麦苗及山中的泉水都留下了世间少有的灵气。御葬茔里的石马等如在夜间先吃麦苗,后饮泉源寺的山泉,时间满一百天功德就会圆满。但后人无福,在第九十五天的时候领头马被伤,并且藏身之处又让众人发现,故丢了灵气破了风水,从此再也动不起来了,一切的愿望预想因人为的破坏都成了梦幻中的泡影。

张氏双御葬的由来

据张氏祖谱记载,张氏三世祖张宏乃一平民百姓,死后被永乐帝封官并赐金鼎御葬。按当时大明律平民无官是不可御葬的,张宏死后所封的官职实际上是他儿子张崇德的。

那么永乐帝为何想尽办法赐张宏金鼎御葬那?咱还得从张宏的儿子张崇德说起。

张崇德,系张氏四世祖,名“崇德”、字“履谦”、号“北山”明朝洪武辛酉年(1381年)中举人,于甲子年(1384年)中进士,皇上钦点南京户部员外郎,之后曾任两广及湘三省清吏司,外任陕西按察使(四大部之一)。任职期间多次担任科举主考官的重任。由于此人刚正不阿,执法如山,对皇帝万分忠诚,留下了清政廉洁的美名,同时也触犯了朝内一邦小人的利益,招来了诛灭九族的杀身之祸。

明朝科举有严格规定,大比三年的新科七十二人的御进士,在皇帝招见之前主考官有特权进行暗访,就是咱们今天进行的政审。在一年的大比结束后,张崇德主考查头名待点状员温立明三条大明禁律全占,尽管文才过人,按律不可录用。首先温家是地方一霸,民愤极大(德不占);其次温是妾室所生(出身低下);最后温立明与当时名妓苏三有割不断的浪漫情缘(修身不正)。执法如山的主考张崇德,把温的详情如实上奏皇帝,并请御旨恩准后贬去了温立明的头名状员,永不听用。

温立明被贬之后,在铁的证据面前他虽然表面无话可说,但内心对大主考张崇德怀恨在心,不甘心自己就这样断送了终生的前程。决定留在京城暂不回家,经过周密策划后,通过多日的明查暗访,最后把目光投向了当时京都官宦富豪王氏之家。王氏不但在朝中有官,而且也是京都屈指可数的商家。

温立明声称自己进京赶考落榜,所带盘缠用光无法回家,愿在王府做点杂活,暂时挣点零用钱。温的真正用意不是做零活,而是在府中重点找机会接近正在读书的二位公子。并同他俩吟诗作对,谈经书文章。时间一长被府中老爷发现,经过对二位公子的考问,发现他俩的学习进步超常的快,当时高兴的不得了,并当即不让温做零活了,留在书房与二位公子陪读。过了近一年的时间,温使出全身解数,不但带领二位公子攻研诗书文章大见成效,并对府中的老少百般讨好,迎得了府中上下的好感。在一次家宴上趁当家老爷高兴,温当即叩头认他为义父,并更名王金龙,按年龄排列第三,尊二位公子为兄长。转眼三年科考大比又到,王氏三兄弟成竹在胸,考场中文似泉涌,最终同登皇榜喜得前三甲。其中三公子王金龙名列榜首,王氏家族一时轰动了整个京城,王氏三兄弟成了大家谈论的焦点。因为温立明已更名王金龙,王氏身在官场清正廉洁,不但治家有方,而且在众人中的口碑也好,故王金龙顺利通过了暗访审查这一关。

温立明上次大考名列榜首虽头名被贬,但朝中很多大臣认识他,这次开考又中头名,因更名暂时避过了暗访审查这一关,但如天子当朝面试群臣列班,自己的真实身份将暴露无疑,这是杀头的欺君之罪。所以王金龙他内心有鬼,在天子招见时只是五体投地的跪在朝上,任凭皇帝连讲了三次“新科状员抬头说话”!王金龙就是不开口抬头。常言道聪明不过帝王,也该当温立明有状元的命,这时皇帝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了前科被贬状元温立明。随即口谕命王金龙抬头,并表明假如王是前科温立明,朕这次将不计前嫌,赦免一切罪过,按才录用。皇帝这边话刚出口,只见王金龙顿时谢恩抬头了。这时大臣们傻了眼,干张嘴个个哑口无言,因跪在金銮殿上的王金龙,正是前科被贬的温立明,皇帝金口已开,众臣们也只有傻瞪眼的份了。

这王金龙不但文才过人,在官场也是如鱼得水,游刃有余,很快便成了皇帝身边的红人,得到了重用。王金龙在朝中站稳脚后,开始拉拢众臣,朝中凡对张崇德大人不满意或稍有成见的,都成了王金龙的好友,并私下制造种种谎言,把许多勿须有的罪名强加给了张崇德。王金龙之目的很明显,就是要出上次状元被贬的恶气,治张崇德于死地。张崇德察觉事情的严重性后,深感情况不妙,硬碰势单力薄是要吃亏的,唯一的办法就是避其锋芒离开官场。所以他上奏皇帝以眼患疾病不能理政为由要求告病还乡,并得到了皇帝的恩准。

在张崇德准备回山东老家的前数日,他接到了沂州靳知府派专人送来的信函。讲在张崇德回家的路上王金龙可能要派人行刺,为防万一路上除加强防范外,靳知府还暗中派出一邦人马在沿途进行保护。张崇德大人借病返乡的事王金龙摸的一清二楚,他确实暗中派人准备在路上行刺。但张崇德一行走的官道,再加上路途防范严密,使刺客无法找机会下手,故一路上有惊无险,顺利安全返乡。

张崇德回乡后因地方闹响马(匪、盗),为保家护院他在家中招收了几名习武的青壮年进行自卫。这一消息又被王金龙探听到了,他私下上奏朝廷,诬陷张崇德在家乡沂州府西南乡的抱犊崮大山中招兵买马有数万之众,准备谋反;另加王的同党在朝中前呼后应的附合起哄,皇帝一时听信馋言,下密旨命王金龙带御林军以谋反篡位之罪抄杀张氏九族。这样张崇德族人近200名老少,被就地正法砍了头。族中只有少数人幸运逃脱,值得庆幸的是在御林军抄家时张崇德父子及家人没在安庄老家,被沂州靳知府接到府衙做客去了。皇帝下旨以谋反罪抄斩了张氏家中九族时,靳知府向王金龙慌报张崇德父子得知消息后同家人一起畏罪自杀身亡,同时又按排他们隐姓埋名躲藏了起来。

沂州靳知府为何对张崇德这样关心倍加保护那!这还要从张崇德在陕西任职时的一桩家庭财产纠纷案说起。陕西省鞭家寨有一位靳员外,家有良田上百顷,另外还有经商的商号及一处不小的宅院。一日靳员外患急症病逝,家中有二子,长子已成家生子,次子在完婚还不满半年时意外身亡,其妻已有身孕。当时还没分家,家产共有,兄长心术不正欲想独吞家产,故买通地保及有关官员,状告弟妻不守妇道。声称弟妻刘氏所怀不是靳家的后代,并将她逐出家门,欲把弟妻囚入大牢问罪。案情递呈时任按察使的张崇德后,他发现证据不足,定案过于草率,故亲临大堂特审。大堂之上张见被告是位十七、八岁的年轻媳妇,眉清目秀,面藏忠厚,又观其言谈举止,不象那种轻薄不守妇道之人。为了解实情,做出公判,张崇德命县衙先把刘氏暂押大牢进行看护,等他复审取证结束后再定案。

可是这样又招来了一件麻烦事,刘氏被关进大牢后无人送饭(那时坐牢家中得送饭,牢内不管吃)。张崇德顿生怜悯之情,并亲自做保,把刘氏从牢内接回自己家中保外待产,两月后刘氏顺利产下一名男婴,这时也查明其兄所告刘氏不守妇道的事,完全是胡说诬陷,乱泼脏水,家产应一分之二,刘氏母子应得一半。此案明断后,明白真象实情的群众奔走相告,皆称张崇德大人如包公在世,是公正执法的青天大人。刘氏更是把张崇德视做再生父母,即认为义父,刘氏财产一案当时在陕西是桩很有代表性的案例,在官场震动很大,张崇德一时成了公正执法的楷模代表。刘氏之子靳公子(名字待查)十八岁时金榜题名,高中进士,曾任沂州知府,在其干外祖的教诲下为官清廉,造福一方,在当时也被传为佳话。

王金龙带密旨抄灭张崇德九族的消息传出后,满朝忠臣大为震惊,都不相信张崇德会谋反;但惨案已发生,众臣也只有剩下惋惜的份了。个别朝中元老还直荐皇帝,在没有全面掌握真情实据的情况下,只听一面之词就杀了张氏九族近200人,张崇德谋反一案圣旨下的过于草率,内中恐有不可告人的隐情。这时兰陵县令沂州知府及山东巡抚也联合上奏朝廷,申辩张崇德谋反一案王金龙上奏不实,完全是诬陷,九族被灭实属天大的冤枉。

于是永乐帝复又派人前来张崇德老家安庄进行调查,来人所到之处冤声四起,所见之人皆流泪长叹;张崇德乃一忠臣,称病回家实属无耐,以防盗贼只招蓦家丁不足10人,怎可能谋反哪?这完全是王金龙在皇帝面前一手制造官报私仇,诬陷忠臣贤良的特大冤案!来人把详情报给永乐帝后,顿时龙颜大怒即判王金龙以极刑(五马分尸)。为表达自己对此事的悔恨之意,特赐张氏父子御葬茔一座,并命沂州府在府衙前大街为张崇德大人立过街“佥事公”功德牌坊一座(该牌坊于民国九年倒瘫,至今石座尚存)。但此御葬茔因当时张崇德及家人已隐姓埋名的藏了起来,安葬的是从别处迁来的几位先人,张崇德父子的墓穴其实只是一座空坟。

时间又过了两年,朝中出现了一桩棘手的大案,无人能审,连皇帝也一时束手无策。一次在朝中议论此案时,皇帝不由的发出了一句感慨:“要是爱卿张崇德在世,哪会让朕如此作难!”当时朝中一重臣,乃张崇德为官时的好友,见机会来了,随口答道:“如臣有起死回生之术,又当如何?”皇帝一听顿时心中明白,龙颜大悦。当即下旨:如张崇德能起死回生,朕不但赦免他的诈死欺君之罪,而且官复原职得到重用。张崇德官复原职后,尽心尽力的秉公断了数桩朝中疑难大案,深得朝中大臣们的敬重,皇帝对他更是宠爱有佳。

张崇德大人在八十三岁高寿时病逝,皇帝为了嘉奖他的功绩,并世代相传,又特赐金鼎御葬“佥事茔”一座。该茔旧址正是今日临沂的华东烈士陵园,因建国初建烈士陵园时茔地已被征用,遗留的碑文及坟茔被毁,如今没有留下任何有证据的碑文或其他文物,甚为遗憾。但张崇德大人为官一生经历坎坷,刚正不阿,执法如山的美德已经永垂青史(沂州志等史书有记载,其中戏曲名剧《三堂会审》就是根据双御葬中的有关故事情节进行改编而成的)。

------------------------------------------------------------------------------------------------------------
版权所有 © 2010-2011 兰陵作家网 地址:山东省兰陵县行政办公中心15楼 邮编:277700 网址:www.cszjw.org
鲁ICP备 第201005111709号 合作单位:苍山正华电脑科技有限公司 砂带厂 小太阳砂带 砂布丝轮 砂带 临沂旅行社 临沂旅游租车 复合门 烤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