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组织机构 | 特别推荐 | 王鼎钧研究 | 文峰视点 | 小说选粹 | 散文广场 | 诗歌星座 | 时代风采 | 民间文学 | 兰陵春秋 | 古韵今声 | 小荷尖尖 | 信息之窗

 

 
  文章分类
特别推荐
文峰视点
信息之窗
小说选粹
散文广场
诗歌星座
兰陵文学
民间文学
时代风采
兰陵春秋
王鼎钧研究
小荷尖尖
古韵今生
艺术舞台
  联系方式
0539-5263980
13505392721 13869964706 13954985176
王凌晓 笛子 范海蕾
cswx666@126.com
  留言反馈
 
  详细内容
 

善恶有报《民间故事》/傅继昌

发布人:苍山作家网  来源:苍山作家网  浏览次数:866次  添加时间:2014-5-4 16:27:06
 

明朝年间,在离京城二三百里的一个村庄里,有位王姓人家,家业不大却够吃够用。老两口七十多岁年纪,膝下两个儿子,一双千金。儿子成家、女儿出阁。大儿子在京当御医,小的在家种地持家,日子过得挺顺心。老两口都心地善良,乐于助人。邻里有事相帮,有难相助,平易近人。从不因儿子在京当御医而做大,以势欺人。因而村里村外口碑甚好。

这一天王大娘突感不适,头晕目眩,晕晕迷迷,茶饭不思,从此一病不起。请遍周边名医,确是病情不见好转,而是日渐消瘦。眼看老命归天,街坊邻居都说“王大娘好人该有好报,哪会调理不好?”王大爷也忙混了头,只是唉声叹气。这一天突有人提醒说:“你们这里请医,那里请医,都不如你们当御医的儿子明白,还用的着求别人吗?也不就二三百里路,三四天的路程吗?到京城或许御医不费吹灰之力就给老人调理好了。”二儿子王二这才一拍脑门,哎呀,怎把御医老大给忘了呢!王大娘平时人缘好,随即街坊邻居就来了八九个青壮年,从人这才慌忙捆绑好担架起程。四个人一班,组成两班人马,轮流换着,倒也不觉怎么累。一路急赶,早起晚宿,到第三天傍晚到京城,来到了王御医的府弟。王御医问明来意,忙叫家奴院工招待众人吃住,便急忙来到老母亲身边探望,已见老母晕迷,人事不醒。伸手搭在老母手腕,把了下脉路,少时一凑眉头,叹声“哎,老母此病无救,此药难得。”王二一听不服,说:“你老大巴不得老娘快死,王公大臣的病你能看好,咱娘的病你看不好,还此药难得,你皇宫里什么药没有?你不想给老娘看病罢了。枉我们大伙白跑一趟。”王御医摆摆手,说:“真的是此药难得,御药房里确无此药,这就看老娘的造化了。我看老娘也称不了几日,大家歇一宿,明天早回,回去安排后事吧,我带领家眷随后就到。

众人歇息一宿,天刚放亮大家就匆忙用过早饭,急忙上路,深怕老人死在路上。出了京城约摸四五十里路程,来到一个小镇上,大家都说“太阳都偏西了,也该歇歇脚打打尖再赶路,正巧这老人经过一路颠簸,也说口渴,想喝点什么?只好向村边一个老宅院里讨点喝的。说来也巧,这家儿媳刚生下一个男婴。老太太刚好给儿媳煮好小米粥,还没来得及给儿媳端去,忙先盛了一碗送来。说这是喜粥,给老嫂冲冲喜。不料想这王大娘竟慢慢地喝了下去。一碗小米粥下肚,有了精神,能翻动眼皮。众人歇息片刻,用过午饭,又上了路。就这样夜宿晓行不敢怠慢。上路的第二天中午,来到一个小山庄上,老人又说饿的慌,众人说病了这些日子,茶饭不思,如今不能吃硬的,也不便多吃,随身的干粮不能充饥。正巧庄头上一个老大娘喂了一只乌鸡,三年没下蛋,这才刚下了头一个,老人说没别的,就这只鸡蛋煮了给这老嫂子充饥吧?一个鸡蛋慢慢喂了下去,又喝点水,老人精神又好了许多。大家七嘴八舌,说这老人回光反照,临死要吃顿饱饭。谁也没往好处想,御医都说没救的病,还能好了吗?第三天中午来到一个小山岗上,一片稀稀拉拉的树林,老人又说口渴要喝水。王二不耐烦地说:“老娘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在这乱坟岗子上,你叫我上哪里去找水,忍一忍吧?”众人说既然口渴,咱也就顺便歇歇脚,正好有片小树林,大家再分头找找看,兴许能找到水。王二走进一片乱坟岗子看见两条小蛇,正把头伸进一个骷髅里喝水,王二一走近小蛇便惊跑了,骷髅里还剩下半壳子水。王二想,这干净水上哪去找,反正是要死的人了,还管什么不干净不干净,端回去给老娘解解渴就是了。王二端回水,众人忙把大娘扶起坐在担架上,王大娘眯着眼把这半壳子水喝下,喘了口气说:“可解解渴,这些天把我渴死了。”王大娘精神又好了许多,能睁眼说话了。大家把大娘放倒忙又赶路,紧赶、慢赶,马不停蹄,人不歇脚,终于赶在起程的第三天傍黑赶回了家,家里人见赶回来了,忙着张罗饭菜招待众人。这时王大娘也叫着饿得慌,王二媳妇忙着擀面条,又放了一个鸡蛋,盛了满满一小碗来喂大娘,老人家竟慢慢地有滋有味地吃起来,值吃的头上冒汗,一碗饭下肚,王大娘说这些日子饿坏了,今天可吃顿饱饭。心里舒坦多了,头脑也清醒了。竞能起来坐在床上,大家皆大欢喜。王老汉听众人讲,御医也不能治,叫抬回准备后事,谁料想老人又好了起来。王老汉气不打一处来,见众人辛辛苦苦抬来抬回,而儿子连一付药也不给,还叫准备后事。直气的大骂“这狗日的,亲娘老子的病都治不好,白吃皇粮。”

隔了一天大儿子御医带领家眷赶回,却见家里里异常平静。一进家门,看见老娘正坐庆上,他这才傻了眼。这时王二也走了过来,口中带气的说:“你当的什么御医,说咱娘得了不治之症,你看咱娘不是好了吗?御医老大觉得此事蹊跷,忙问王二这一路上归来的经过和给老母吃了什么。王二把经过说,御医老大一听,拍了一下大腿忙说,这就对了。就是这三味难得的药,店里难买,世上难寻。这第一位药是喝了状元定生的头碗小米粥,第二位药是三年才下的头一个乌鸡蛋,第三味药是二龙戏球 骷髅壳里的水。这三味药的巧遇,是咱老母亲平日行善积德的回报。这就叫人不该死终有救。

 

话说离王大娘庄不远有个李家屯,屯上有个李员外。二三百亩地,两个庄园,家奴院工几十人。财大气粗,勾结官府,横行乡里,欺压百姓。此人贪财贪色已三妻三妾,几房妻妾名门正娶的不多,大都是看见谁家的姑娘长得有几分姿色,便强娶豪夺占妻妾。

这一天,李家屯王老汉的独生女巧儿挎着篮儿来到街上,正巧被迎面走来的李员外看见。巧儿长的苗条水灵,呼闪着一对大眼睛,走起路来大辫子在腚后摆动。李员外随即转身,眼睛像鬼使神差般紧盯着巧儿。以至巧儿走远了,他还愣着出神。家丁明白老爷心里,叫声老爷咱回吧?李员外这才回过神来,说:“这是谁家的姑娘长得如此俊巴。我家三妻三妾,一伙婆娘像一群肥猪,没一个像姑娘这样标志大方。”人常说三妻四妾。正好,老爷我还少一房妾快去打听这是谁家的姑娘。家丁去后不久回府秉报说:“这是村西头王老汉的独生女,正年方十七,准备留在家招婿呢,”李员外听后,忙派人叫来媒婆上门提亲,王老汉一听,死活不依。第二天李员外就派人送来媒约,第三天派人送来迎娶吉日,十日内又强娶了巧儿。王老汉势单力薄,打又打不过,闹又闹不过,告也告不通。你想李员外平日和官府勾结,串通一气,王老汉哪能告通。本想把独生女巧儿留家招婿延续王家香火。这下断了王老汉生存的念头,一气之下上吊而死。老王婆在安葬好老伴后,也随即喝药随去。于是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李员外折腾的家破人亡。乡亲们都恨得咬牙跺脚,大骂李员外丧尽天良,不得好死。

李员外五十大寿,妻妾成群,皆大欢喜,喜中不足的是膝下无儿。也不知平时李员外给县官送了多少银子,五十大寿,县官破例派人送来一块金字寿扁,上书“福寿无疆”。

酒席间忙于应酬多喝了几杯。直喝到傍晚才散席。

李员外生来贪酒好色,况且三妻四妾,身体抽空,已成肺唠,心肺已烂出孔。况且今天喝酒又多,已超平常。酒力如火,气血热量加速运转,加上县官赠扁高兴,他心血来潮,窜到小妾巧儿房中便行房事。由于心力激动,活动加剧,加酒劲的效力,心肺部破裂,口鼻出血,直翻白眼,气息奄奄。家东院工忙的四处请医,众医问过病情,诊过脉路,都点点头,又摇摇头,默不作声,不敢多言。在众家人的逼问下,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只说身体亏虚,劳伤心肺,注意调养,都匆匆离去,这里医生刚刚离去,这边李员外便两腿一蹬,命归黄泉。这就叫平日作恶,不行善,命该归天难生还。

------------------------------------------------------------------------------------------------------------
版权所有 © 2010-2011 兰陵作家网 地址:山东省兰陵县行政办公中心15楼 邮编:277700 网址:www.cszjw.org
鲁ICP备 第201005111709号 合作单位:苍山正华电脑科技有限公司 砂带厂 小太阳砂带 砂布丝轮 砂带 临沂旅行社 临沂旅游租车 复合门 烤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