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组织机构 | 特别推荐 | 王鼎钧研究 | 文峰视点 | 小说选粹 | 散文广场 | 诗歌星座 | 时代风采 | 民间文学 | 兰陵春秋 | 古韵今声 | 小荷尖尖 | 信息之窗

 

 
  文章分类
特别推荐
文峰视点
信息之窗
小说选粹
散文广场
诗歌星座
兰陵文学
民间文学
时代风采
兰陵春秋
王鼎钧研究
小荷尖尖
古韵今生
艺术舞台
  联系方式
0539-5263980
13505392721 13869964706 13954985176
王凌晓 笛子 范海蕾
cswx666@126.com
  留言反馈
 
  详细内容
 

红色的足迹 历史的回响/张红鸣

发布人:苍山作家网  来源:苍山作家网  浏览次数:1738次  添加时间:2011-12-9 14:59:25
 
红色的足迹 历史的回响

——浙江新四军后代寻访父辈昔日战场

 

66年前的1945年,新四军北撤后,为了粉碎国民党挑起内战围剿解放区歼灭我军的阴谋,在山东这块土地上进行了数场艰苦卓绝的战争,最终我军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山东战场的胜利,确定了我军在战略上的主动地位,吹响了全国解放的号角。 

2011年11月9日至11月18日,42名浙江新四军后代北上山东,作为成员之一,我也沿着父母昔日战场,寻访了鲁南战役、兖州战役、济南战役、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等几大战场,重现那段血与火的岁月,感受那一代人的艰辛与激荡、奉献和牺牲。连接时空,聆听历史的回响……

 

 “我们是铁的新四军”

 

走在这块土地上,用心去感受。大地无言青山作证,60多年过去了,硝烟散去一切归于平寂?

当《新四军军歌》重又响起来时,我们的歌声是否能连接父辈的雄壮?!
走在孟良崮的山上,耳边似乎子弹呼啸,眼前刀光剑影,每一步攀登的脚步都有当年战士冲锋的身影,大岩石是掩体,也一定有匍匐射击的机敏……

1947年5月13日至5月16日发生在山东孟良崮的这场敌我力量相差极为悬殊的战斗,以令双方两巨头蒋介石和毛泽东都未曾想到的结果而告结束——整整三天三夜的激烈甚至是惨烈的交战,歼灭国民党王牌74师,重挫了敌方有生力量和士气,我军大获全胜。

小米加步枪,我们的华东野战军(新四军整编后称号)打败了几乎一倍于我军人数且全套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队,可称军事史上的壮举和奇迹。

当时我父亲所在的华野一纵,担当了主力穿插的任务,在革命历史纪念馆里,我看到当时的军事图标:华野一纵直插界牌,西侧是国民党25师,东侧为张灵甫的王牌74师。时任团政治部副主任的父亲生前曾经讲起,为了打穿插,夜晚急行军,队伍居然还和国民党部队于山间相向而过,我一纵战士悄无声息,国民党部队还以为是他们的兄弟部队在运动调防,各走各的路,相安无事。

这是一个巨大的冒险,可以想象,如果当时有一点闪失,那孟良崮战役战局乃至整个结局就会完全变样。

据“军事研究”载:穿插作战,一直是华野一纵的特长,这是在苏中水网地形长期作战锻炼出来的。之所以非要选择一纵来完成这个任务,而不顾华野一纵当时已经很疲惫,就是这个特别的缘故。穿插作战能顺利完成,首先必须具备能充分利用地形的能力,部队要有强大的运动能力,要有相当的侦察能力和自我隐蔽能力;要有强的作战能力,要善于阻击有强的攻击能力。华野一纵充分利用了自己的穿插能力,该突击的时候就突击,该运动的时候就运动,顺利地完成了穿插任务,实现分割和包围,以利于把敌军各个歼灭。

孟良崮战役,开创了在敌重兵密集并进的态势下,从敌阵线中央割歼其进攻主力的范例,是打破国民党军对山东解放区重点进攻和转变华东战局的关键一战,
父亲在他的军中日记的显著位置,用粗体字写下了 “一九四七年,胜利的一年”,边上还画上了手持长枪的战士在冲锋的剪影,可以想象那时他的欣喜。

胜利的后面,是巨大的智慧谋略、勇气坚韧和牺牲,官方数字我军伤亡为一万余人,据当地版介绍,我军将士孟良崮战役以身殉职达五、六万人之多?,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想必就是这样的光景。记得爸爸讲过,他们九团牺牲者达四五百人,当时战士们打红了眼,高喊着“为烈士报仇”的口号冲锋上前,还听妈妈讲,一位战士肚子被子弹打中,他把流出来的肠子塞回,迅速用衣服捆扎,又冲上前去。我们走入孟良崮战役纪念馆,迎面两面血色大墙内嵌满了密密麻麻的子弹,创意者以此来形象地表现这场战役的惨烈程度。对此,时任华野司令的陈毅战后感叹“仗不是人打的!”,孟良崮前线指挥的华野副司令粟裕生前曾留言死后要陪伴烈士,粟裕的骨灰分葬8处,在孟良崮就有长眠的粟裕陪伴着牺牲的战士。

松柏林里安睡着牺牲的烈士,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向他们献花,同行带队黄明明(军中大文人黄源的儿子)一句“我们来看你们了”,便哽咽了,带队领导何大姐(何克希司令的女儿)激动地说“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你们”,大家泪眼朦胧。是啊,岁月可以流逝,哪怕我们的父母不在了,但是,我们来了!在泰山在济南在莱芜在孟良崮,我们一路祭扫,一路流泪,为你们的英勇和牺牲,为了这不能忘却的纪念。

令我们震撼难以释怀的是整片的无名烈士墓,小小的墓碑上都有一个共同的名称-红五星,想起我们一路走来,在泰山、济南、莱芜的烈士陵园中,都安葬着众多的无名烈士,其数量远超过有名的烈士。兖州的无名烈士墓,是在解放后拆除城墙时,在枯井中发现36颗头颅后,经查实断定为我军一纵四团攻城牺牲的烈士,被国民党兵砍去头颅后扔下井中。经查实8名身份有了下落,据当年的八连连长钱德夫回忆,当时全连130人,炊事班、小炮班留在后方,参加突击队的近110人,在接敌运动和爬梯子伤亡一部分,跳城墙一部分,多数牺牲和重伤在城头上,恐不止36名。
战争,没有事先的条件,牺牲,也不讲回报,当年这些战士,只是奔着解放事业,把一腔热血洒在这片土地上,而年轻的他们,生前大多还未及娶妻没有孩子,死后亦没有名分,他们的家人甚至不知道他们魂归何处?!什么都没有的他们,英魂却长存天地之间,我们新四军后代,为他们默哀,高歌“我们是铁的新四军……”,希望他们能听到,并且感到欣慰。

 

                   “沂蒙山,我的娘亲亲”

 

苍山,是当年新四军进入山东的第一站,著名的鲁南战役是1947年1月2日首先在苍山打响,国民党军26师和第一快速纵队在这里被歼灭。

到苍山,我们感受到浓浓的热情,县政府领导握着我们的手,像见到了久违的亲人。他们说:八路军的后代来过了,新四军的后代也一定要来呀!党史办穆主任在我们大巴车上讲起新四军的战斗和活动,可以指点到具体的地方,就像是发生在他眼前。

晚上,我们受邀观看柳琴戏《沂蒙情》,看前被告知,要带足面巾纸,因为“要留很多眼泪”。剧情取材于一个真人真事,一位美丽的新嫁娘,结婚那天丈夫却随部队出发了,和一只大公鸡拜堂成亲。在以后的岁月里,她积极参加支前工作,不断思念没见面的丈夫,揣摩他的摸样,等待他的回来。数年后,部队打了胜仗新郎要回来了,她欣喜穿上新娘衣服,羞涩地等她的新郎为他揭开红头盖。但是却等来了噩耗,就在这场战斗中,这个一直没有见面的新郎牺牲了,只有一套军装送到了她的面前。

我们边上坐着的县里壮实的文化局长哭声唏嘘,我们也是泪眼婆娑。整个剧场还是年轻人居多,座无虚席,情感高度共鸣。暗自思衬,如果在杭州,这样的剧目是否会引起这样的效果,或者购票率会有多少?

这就是沂蒙老区的人民!他们是这样过来的,这就是他们情感的渊源。

有乳汁救伤员的沂蒙红嫂,我们还看到了更多的沂蒙红嫂、沂蒙母亲、沂蒙大姐,她们在多个革命历史展览馆的照片里,在曾经的老屋里,在沂蒙人口口相传中,在当地的戏剧里闪现出动人的光彩,甚至“沂蒙六姐妹”还被注册成名牌煎饼的商标。

展览馆里,挂着一幅长长的画,记载了30多位沂蒙姐妹架人桥帮助战士过河的动人事迹。部队行军被河阻挡,妇救会长李桂芳率30多名妇女,毅然拆下自家门板,跳进河中,扛起门板,架起了一座人桥,一个团的战士快步通过了这座桥,当1000多人全部通过时,她们倒在了水中。北方的三月,河水刺骨,她们中,有孕妇,有的为此终身不育。但她们的壮举感动和激励了跨“桥”过河的战士,在过桥后行军的路途中,人们可以看到战士一路上写着李桂芳……的名字,这是一种心灵的激励,想来这时他们行军打仗一定力量倍增;

沂蒙母亲王换于,牺牲了自己4个孩子,保护和救助了几十个烈士子女,她说“不能让烈士断了根呀!”;

17岁的梁怀玉,为了帮助动员更多的人参军,一句话掷地有声:“谁第一个报名参军,我就嫁给谁”,结果一个叫刘玉明的小伙率先报名,带动了1400多名小伙子报名参军。梁怀玉也兑现了她的承诺。

部队的战马没有粮草了,老乡毫不犹豫地揭下刚盖好的麦秸屋顶,切碎了喂马,当时老百姓是“一口粮做军粮,一尺布做军装,最后一个儿子,送战场”。

那时山东,几乎家家户户支前拥军,当时420万沂蒙人中,有120万人拥军支前,20万人参军,10万沂蒙儿女献出了生命。

这一件件一桩桩,一次又一次地叩击我们的心灵,令我们饱含感动的眼泪。

正是有了他们的无私支援,才有胜利的保证。陈毅曾经说过:“我就是到了棺材里,也不会忘记沂蒙人民,他们用小米供养了革命,用小车把革命推过了长江!”。

在沂蒙山道,在沂水岸边,我们的目光总在寻寻觅觅,寻找同样是战斗英雄的他们——那些普通的山东老乡,对一些擦肩而过的长者,会投过去深情的关注,他们是我们父辈曾经生死与共的兄弟姐妹,那是一缕情愫,我们的父辈许多已经不在了,他们,还见证着那段历史,他们是有功之臣。

路边的野菊正盛,紫红染出金黄。沂蒙山道上,一位大娘背着一捆柴禾走来,淳朴和风霜写在她的脸上,她知道我们是新四军后代激动地说,她去世的男人“是陈毅部队的”,在孟良崮战役中还负了伤。我们也像碰到亲人般的感动,何大姐和大立姐赶紧掏出钱来,塞到她手里,刹那间,她的眼泪流了下来,百般推脱,我们返身走出山路上车,大娘哭出了声,要我们“过年再来”,我们也是热泪盈眶。谁知走在后面的导游带上一袋地瓜,是大娘一定要她带给我们的。我们明白,这是她的一份情谊,这份沂蒙人与新四军之间的情感在60多年后还源源不断,那是流淌在血液里的传承,是一种铭心刻骨。

父老乡亲,你们对新四军这份情这份爱这份无私的付出,我们不会忘记!
就像苍山那场《沂蒙情》演出后,丽华代表我们新四军后代表达:“我们的父辈曾经在这块土地上战斗过,今天我们回来了,来看我们的父老乡亲”,一首《父老乡亲》和《沂蒙山,我的娘亲亲》饱含深情,眼泪和祝福、歌声和掌声传递绵绵的情谊,那也是我们新四军后代永远的心声。

 

       “山东宝宝”-共和国最小的南下战士

 

42名同行者中,有5位当年出生在山东,我们都亲切地称呼他们“山东宝宝”。
说他们是共和国最小的南下战士,不仅他们当时 “三两黄烟。。。”享受一个战士的供给制待遇,也不仅是他们编入部队战士的名册,更主要的是他们同样跟随部队,经历了炮火的生死考验,最后还随军渡江南下。

哥哥“鲁蒙”就是父母北撤到山东后生在沂蒙山区的,曾听妈妈说起,一次行军途中遭遇敌机轰炸,襁褓中的鲁蒙被挑夫扔在路中央,此时妈妈奋不顾生地扑上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要炸就炸死我吧”!妈妈没有奶水,部队一停下来,妈妈得马上去找地方烧米糊给哥哥吃,有时还没烧好,部队就要开拔了,只好听着鲁蒙饥饿的哭声,母亲很自责。有时烧好了,鲁蒙却睡着了,内心同样很责备。一次为了追赶部队,妈妈把鞋子跑丢了也顾不上,赤脚在冰碴子地上走了一夜,第二天歇脚时才找了双草鞋穿上,脚底已经是道道血口子。那时只有20多岁的年轻的妈妈,又要行军又要照顾孩子多么的不易啊!

明明出生在莱芜战役的第二天,可说是莱芜战役的炮声把他震出来的。他那位军中大文人的爸爸,那是给孩子起的这个名字表现了他父亲对未来的信心和憧憬。
小峰出生在莱芜战役胜利后,他的名字出典源自于那时毛泽东的一句话,意思是莱芜战役的胜利只是翻过了一个小山头,前面的路还很长,提醒同志们戒骄戒躁。于是,这个小孩应了这个小山头就叫了小峰。当年小小的他随军转战,常常也是头上敌机轰炸,后面敌兵追赶,3次死里逃生。一次行军中他坐的骡子遭敌机轰炸,一侧的行李炸飞骡子当即炸死,另一侧的他却被炸弹气浪抛出很远,侥幸活了下来;再一次是在夜间急行军,挑夫走着走着就瞌睡起来,结果在一个三岔路口脱离了队伍,走到了敌占区。好在这个挑夫很负责,趁着黑夜悄悄潜回追赶部队,小峰妈妈发现孩子不见了,部队行军又不能脱离自行去寻找,着急无奈很失望,谁知到了次日早晨,天蒙蒙亮,挑夫担着小峰竟然追赶上来,一路追赶了20多个小时;第三次生死惊险发生在部队南下途中,因为小峰发烧,他妈妈神使鬼差地把他从前一辆卡车换到第三辆卡车,结果前辆卡车翻到了江里,我们同行者中就有亲戚和小孩在这辆车上遇难,没有想到,冥冥之中妈妈一个无意识的举动,挽回了小峰一条命。这次小峰是带着吉他重回这块土地,我想这也是对生命的礼赞。

没有在山东出生的新四军后代,也多有离难之苦。我姐姐出生在四明山,部队北撤,妈妈就把她扔给了当地老百姓,一直到解放后才回到妈妈身边;同行的大立姐,出生后也被送给了老百姓家10年,期间还经历讨饭的苦难生涯……

这就是新四军的后代,他们的命运与革命与战争维系一起,他们的父母为了中国解放事业出生入死,有一颗更为崇高更为博大的胸怀。

 

传 承

 

60多年过去了,这些当年骁勇的一代,垂垂老矣,或者已经化为云烟离我们远去。

父母健在时,我们忙于自己的工作无暇顾及,父母离开了,我们踏着红色的足迹寻寻觅觅,虽感遗憾,但是,我们只要有心,还是能在历史的回廊上听到他们轰然的脚步声。

火红的激情曾经属于他们,苍茫大地,力主沉浮,为了一个屈辱中国的站立新生,为了劳苦大众尊严的生活,他们以天下为己任,冒风险,舍家庭,倾其所有,毕生投身于红色的事业;巨大的悲悯之情令他们奋起,济贫扶穷,激浊扬清,匹夫有责。正义的呼声、曾经在他们年轻的胸腔内激荡。

他们也曾年轻过,那是血与火燃烧的一代。

……

作为儿女,在我们的记忆中,他们永远是那么平凡朴实、和蔼慈祥,可敬可亲。我们成长的点点滴滴,一路走来所见所闻,都感受和见证了他们人格魅力的闪光。

在历史的回响中,我们品味父母一辈的艰辛和激荡,感受他们的怀柔和博大。以史为镜,令我们多一份清醒和自省;脚步声声,也敲打着心房,使我们少懈怠,添责任。

父母远去了,他们的记录还在;岁月流逝了,蒙山耸立沂水仍长流。

尘封多年的日记中,有弹火硝烟、有热血和呼喊,有蒙山嶙峋的岩石,还有路边盛开如血的野菊……黄源伯伯,当时主动跑到鲁南战役前线指挥部记录下了那场战役的分分钟的过程,60多年后,由他的儿子明明在那个战地当众朗读,令我们时空交错,眼前烽烟滚滚;时任华野一纵三师政委的杨思一伯伯,他每天的日记被浙江新四军研究会整理成册,做成了电子版,这次由他的二位儿子一起把这些记录送到党史办、送到纪念馆,送回了这块他曾经奋斗的热土; 此行我们也携带了父亲军中日记行走了山东几大战场,想象当年父亲也是在这里记录下战争风云……

历史一页一页场景在纸上还活着,正是这一个个具体的人一本本实地的记录,呈现了我们党那段峥嵘的岁月。

追寻红色的足迹,倾听历史的回响,不仅是亲情的召唤,是情感的催促,更是一种大视野的责无旁贷,不忘历史,让历史告诉未来,社会需要传承,我们来了……

 

------------------------------------------------------------------------------------------------------------
版权所有 © 2010-2011 兰陵作家网 地址:山东省兰陵县行政办公中心15楼 邮编:277700 网址:www.cszjw.org
鲁ICP备 第201005111709号 合作单位:苍山正华电脑科技有限公司 砂带厂 小太阳砂带 砂布丝轮 砂带 临沂旅行社 临沂旅游租车 复合门 烤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