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组织机构 | 特别推荐 | 王鼎钧研究 | 文峰视点 | 小说选粹 | 散文广场 | 诗歌星座 | 时代风采 | 民间文学 | 兰陵春秋 | 古韵今声 | 小荷尖尖 | 信息之窗

 

 
  文章分类
特别推荐
文峰视点
信息之窗
小说选粹
散文广场
诗歌星座
兰陵文学
民间文学
时代风采
兰陵春秋
王鼎钧研究
小荷尖尖
古韵今生
艺术舞台
  联系方式
0539-5263980
13505392721 13869964706 13954985176
王凌晓 笛子 范海蕾
cswx666@126.com
  留言反馈
 
  详细内容
 

读《脚印》有感/赵士魁

发布人:苍山作家网  来源:苍山作家网  浏览次数:1577次  添加时间:2011-12-2 14:13:06
 

读《脚印》有感

苍山一中2010级7班 赵士魁

“你还记得那个传说:人死了,他的鬼魂要把生前留下的脚印一个一个都拣起来。为了做这件事,他的鬼魂要把生平经过的路再走一遍。车中船中,桥上路上,街头巷尾,脚印永远不灭。纵然桥已坍了,船已沉了,路已翻修上柏油,河岸已变成水坝,一旦鬼魂重到,他的脚印自会一个一个浮上来……”

故乡,一个被文人墨客赞扬得已经充满墨臭的名词;思乡,一个被在外的浪子们念烂了的动词。在王鼎钧先生的笔下却充满了另一种风味,似乎没有了墨臭与旧烂,而读出来的是一股扑面的清风,仿佛真正回归自然,回到故乡,回去“拾起挤掉的鞋子”,回去“采集鹅卵石”去了。

乡愁的确不是经济学,但也不全是美学,不过鼎公却将乡愁的美又上升了一个高度,即是“魂归”。鬼魂的重拾脚印,不正是归乡的乐趣吗?这不也是回忆的美好吗?这种美好,有时回忆得痛,回忆得令人伤感,“那些泪,在我流过泪的地方,热泪化为铁浆,倒流入腔,凝成铁心钢肠,旧地重临,钢铁还原成浆还原成泪,老泪如陈年旧酿。”对自己不能回故地的另类“忏悔”,似乎是垂头轻叹,但却是扼腕长啸:“人散落,泪散落,歌声散落,脚印散落,我一一仔细收拾,如同向夜光杯中仔细斟满葡萄美酒。……”

鼎公对故乡的思念似乎不是一挥而就的,对故乡、故里的那情谊仍是他心头的一结,而我不理解什么是“大割、大舍、大离、大弃,也是大结束、大开始。”我不明白,既然对故乡的感情死后才能“魂归”,为何不能在有生之年回归一次呢?我想,这也是鼎公对自己的一个不为别人所知的愧疚与写作的初衷吧!

我,从未离开过故土到什么地方去进行永久性居住,一旦离开,心中便充斥着对家的千丝万缕,但一回归,便如烟消云散,轻风拂过,没有那么深地去追究。我从鼎公的文章中认识到了这种思念,我从他的笔下明白了乡愁何以至此,但我最不希望的就是像他那样“死后捡脚印”,因为我想在我的生前留在故乡,因为我的脚印,都在那儿。

辅导教师:赵学敏

------------------------------------------------------------------------------------------------------------
版权所有 © 2010-2011 兰陵作家网 地址:山东省兰陵县行政办公中心15楼 邮编:277700 网址:www.cszjw.org
鲁ICP备 第201005111709号 合作单位:苍山正华电脑科技有限公司 砂带厂 小太阳砂带 砂布丝轮 砂带 临沂旅行社 临沂旅游租车 复合门 烤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