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组织机构 | 特别推荐 | 王鼎钧研究 | 文峰视点 | 小说选粹 | 散文广场 | 诗歌星座 | 时代风采 | 民间文学 | 兰陵春秋 | 古韵今声 | 小荷尖尖 | 信息之窗

 

 
  文章分类
特别推荐
文峰视点
信息之窗
小说选粹
散文广场
诗歌星座
兰陵文学
民间文学
时代风采
兰陵春秋
王鼎钧研究
小荷尖尖
古韵今生
艺术舞台
  联系方式
0539-5263980
13505392721 13869964706 13954985176
王凌晓 笛子 范海蕾
cswx666@126.com
  留言反馈
 
  详细内容
 

诗人与这个时代——杨维松诗歌印象■苍山出诗人/老四

发布人:苍山作家网  来源:苍山作家网  浏览次数:1835次  添加时间:2011-10-13 17:43:53
 

前有苍城子和辰水,我曾经多次表达对他们的敬仰,辰水的祭父诗完全可以代表当代诗坛的高度。后有杨维松和刘星元,此二位年轻,和我一般大,在实绩上还不如前两位,但后劲充足,尤其是近几年,他们写出了不少让人眼睛一亮的佳作,在山东的80后诗人里面,很有代表性。

和杨维松相识,源于某诗刊的选稿活动。后来熟悉了,遗憾的是终未谋面。情况是熟悉的,上学、写诗、读研,还成了律师,更难得的是,书法一流,多才多艺,全面开花,让人羡甚。

出现在我面前的这本诗集,按照顺序,依次分为几个部分:“乡愁将回家的脚步绊得踉跄”、“如果能用这首诗偷走你的心”、“怎么也按不下这生活的快门”、“只为在某一时刻与开水相遇”。足见其用心良苦,这颗心从最脆弱的故乡开始,带着对爱情的留恋,然后柴米油盐,思维迸发,直达内心深处的精神故乡;从形而上开始,经过形而下的不断摸索,最终回到形而上。记得另一位临沂诗人邰筐曾按照类似的次序,把自己的诗集《凌晨三点的歌谣》分为“城市靠左”、“乡村靠右”、“灵魂居中”三个部分,某种程度上来说,两者如出一辙。

由此,我看到了一个诗人精神财富的源泉,地域性也罢,乡土情结也罢,后辈们依然循着前辈诗人的脚步继续往前。从这一点来说,我自己也是如此。我与杨兄有着相似的生活背景,相似的阅历,我们把自己的思考灌注在相似的领域。根本上来说,我们是传统的,与先锋无缘,但又与一般意义上的传统不同。这一点,杨兄的诗给我很深的印象。是他丰富了我对同代人的一种认同,或者说从他身上我找到了自己很长时间疑惑不解的问题,以及答案。

每个人都在写故乡,变着花样写,这个恒久不变的同题作文,很多人一开始就进入了死胡同,不甚了了,有的人没有进死胡同,却原地踏步,泯然众人矣。在我看来,杨兄超越了两者,每个人的情感都是真挚的,或者故作真挚,如何把这个真挚的情感以恰当的方式宣泄出来,这是问题的所在。比如这几句:“我想把休眠的奶奶也种到地里去/哪怕只能收获一个活活的/我也愿不辞劳苦地浇水,施肥”,这是一首题为《把休眠的奶奶种到地里》的诗的最后一节,语言的推陈出新,情感的举重若轻,很巧妙的方式,从形式到内容,都是一首佳作。与之类似的还有《今夜的风》、《多想学会蟋蟀的语言》等,这就在整体上提升了乡愁诗的高度。当然,仅仅停留在语言和技巧上是不够的,于是我看到了杨兄对自己的苛刻:“任思维的雪橇划向岁月的深处/去领略另一个世界的无涯与多姿”,此岸到彼岸的距离,或者一种人生的思考,此类诗歌在杨兄的诗里面也是一个典型的存在。

相较于乡愁诗,我更加欣赏杨兄离开了乡村,离开了故乡之后的一些思考。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停住脚步,只有无休止的追问灵魂。很多年轻的诗人几乎都要经历一个阶段,从故乡开始,从少年开始,然后归于四海。一个人一生中有两次高度,一是故乡,一是灵魂。不分顺序,不分彼此。这一点在我前面提到的诗人邰筐,以及另一些临沂诗人江非、轩辕轼轲身上都有所体现。在杨维松身上,我看到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80后诗人们不自觉地就开始了先辈们用几年十几年时间完成的自我救赎。当然,在具体的诗艺上,年轻的诗人还有着这样那样的不足,但观其一隅而见全身,假以时日,应该有所收获。

“并非我胆小如鼠,怕死/虽然我属相为鼠,只恐/我没有这些骸骨伟大,没有人/像我端视这些骸骨一样/端视我,端视我的骸骨”,这种思考,对于灵魂的,命运的,怀有悲悯的叩问,实属罕见。顺着这个思路,我对以下诗歌印象深刻:《一条蚯蚓的非常之死》、《这是不是恰好印证了我最初的猜想》、《那“胸”器直抵男人最脆弱的心窝》、《据说男人是房子》、《据说女人是轿车》、《X政府的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厅办公室》、《百分之六十》。用怎样的方式,来直抵这个时代最敏感的私处,是很多人在做但做不好的工作。

在这里,我看到了一个诗人的惶恐、不自信,看到了时代扭曲之下一个灵魂的挣扎,这就够了,我们完全可以享受这种惶恐,我相信,在享受过程中,逐渐安定下来的心神,以及手中的笔,会有有意义的思考。在这一点上,杨维松走在了很多人的前面,你完全可以设想这样一个情景:在那个以八大关和崂山闻名的城市,在良知和诚信全面泯灭的时代,一个以法律名义踟蹰在这个城市的年轻人,左手光明和正义,右手悲悯和哀伤。一个城市不会因一个人而增色或者褪色多少,但如果这样心灵柔软的人多了,岂不是好事?

诗人与这个时代,一个恒久的命题,我在思考,我周围很多同志(这个政治而又暧昧的的词!)也在思考。“撕扯我自己,但让你疼痛”,诗不是匕首,但是一种撕扯自己灵魂的方式,我相信每个灵魂以及其疼痛的方式都有所不同,但这种痛感是相似的。我惊喜地发现,我所苦苦搜寻的这种痛感,在杨维松的诗里面有很好的体现。

在这一点上,杨维松,我们都是一路货色。

 

 

【老四,1985年4月出生。山东蒙阴人。现居济南,供职于某报社。有诗及小说发表于《诗刊》《诗选刊》《当代小说》等,著有小说《后大学时代》。

 

 

 

------------------------------------------------------------------------------------------------------------
版权所有 © 2010-2011 兰陵作家网 地址:山东省兰陵县行政办公中心15楼 邮编:277700 网址:www.cszjw.org
鲁ICP备 第201005111709号 合作单位:苍山正华电脑科技有限公司 砂带厂 小太阳砂带 砂布丝轮 砂带 临沂旅行社 临沂旅游租车 复合门 烤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