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组织机构 | 特别推荐 | 王鼎钧研究 | 文峰视点 | 小说选粹 | 散文广场 | 诗歌星座 | 时代风采 | 民间文学 | 兰陵春秋 | 古韵今声 | 小荷尖尖 | 信息之窗

 

 
  文章分类
特别推荐
文峰视点
信息之窗
小说选粹
散文广场
诗歌星座
兰陵文学
民间文学
时代风采
兰陵春秋
王鼎钧研究
小荷尖尖
古韵今生
艺术舞台
  联系方式
0539-5263980
13505392721 13869964706 13954985176
王凌晓 笛子 范海蕾
cswx666@126.com
  留言反馈
 
  详细内容
 

诗意的生存,诗意的感悟——序《琴弦上的流音》/段轩如

发布人:苍山作家网  来源:苍山作家网  浏览次数:2226次  添加时间:2011-10-13 17:44:25
 

在“郯城市民论坛”的“再别康桥”诗歌板块上零星地读过焦燕的诗文,作者细腻的情感,幽美的文字给我留下了较深的印象。这在媒体泛化、信息泛滥、物欲横流、诗意缺失、媚俗浮躁的今天,焦燕的诗文就像源自丛山的一股清泉,清纯、清凉、清透。文中的一些短句常常会拨动你心中那根久违的琴弦,抖落一身锈渍,找回童年的心绪。每每与此,不禁使人幡然:在为生存而劳作奔波的路上,还要有休憩的驿站,听一支心曲,放松一下紧绷的心弦,柔软一下日渐僵硬的心灵。

诗文的表达是主体对世界的感悟,诗文的表现是主体观念和审美意识的物化。而对诗文的解读就是二次创造了:或是文字符号所象征的意象对读者已积累了经历、情感、思绪的激活;或是读者以自己的经验、情感体验去体察作品所表达的意蕴。所以解读诗文是一“见仁见智”,十分个性的事,因而也是一件很冒险的事。而写序的目的无非推介作者、推介作品,归于文本还是要就作品谈作品的。这里仅仅就《琴弦上的流音》给我的第一印象所形成的关键词做一粗略的扫描。

焦燕散文的第一个关键词是“诗意”。

哲人马丁·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曾主张“人应当诗意地栖居”。诗意的生活或如陶潜“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自得,或如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吾辈岂是蓬蒿人”的洒脱,或如易安居士“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般的温婉。然而生活在到处都是工业化,处处都要城市化、商业化、产业化的今天的人们,古人诗意的栖居地或栖居地的诗意似乎难以寻觅,可在焦燕的散文中随处可以感到作者诗意的生活,并不时感受着,享受着生活中的诗意。

《琴瑟声声》展现给我们的是一幅生动的生活禅意画:“即使是身在低处的尘埃,一样有花开的热情和浓烈,也一样可以在花前,对我小声说着。跋涉途中,有煎熬流热,也有着成长中我生猛的渴望,点点滴滴溶入我的血浆,而跳动不息彻夜不止地敞放,终是我的心脏,在释放所有的力量”。而《馨香菩提》则让你静静地坐下来,细细感受妙香、空灵和成

熟的光亮。“跨越迷障,看到山非山,水亦非水,感受一掬菩提的馨香和清凉。”

整整一天,都在飞针走线,只是希望自己能用一双巧手,绣出一个大大的“如意”。

而此“如意”,远处看,却也像极一枚初秋的落叶,孤单地飘零,恰也完美地舒展着一种幽幽的静美。似云,似莲,又似如水心境下的一弯月明。

……

秋叶就要凋零,它不舍的疼痛,也恰是离开树的刹那,即使是一个自然的转身,也是一次翩然的飘离,从此,树与叶便有了遥遥无期的惦念和牵挂了。——《如意》

喧嚣的商业浪潮和机器的轰鸣,消解不了生活中的诗意。在焦燕的笔下,诗意可以是一池清水、一帘瀑布、一杯香茗、一瓣花香……关键是你是否拥有一颗感悟诗意的心和一双发现诗意的眼睛。正如作者所言,“一枝花是诗,一只蝶是画。心中就有一段灿然、一点感念、一曲流音、一汪思念的泪水,都会撞击、触动着我,拨弄着我的琴弦,触动我心底最柔软的那个点,让我感动,也让我欣慰。”

焦燕散文的第二个关键词是“阳光”。

人的生命运化离不开阳光,人的心态更需要阳光。心态足有了阳光,便没有了黑暗的躲藏。很多时候,心态的状态决定了生活的态度。积极、宽容、感恩、乐观、知足、达观和自信的心智模式下,无论万物如何变化,世态如何演绎,但快乐依然、爱依然、慈悲依然,平静和淡然便是一种常态。

草有草的乐趣,花有花的尊荣。

大自然把你放在哪里,哪里就是一个家。

我们行走在同一轨道上,在不同的空间,不同的时间地点,演绎着自己各自不同的一生,或喜或悲,或忧或恼,一如过眼云烟,随风飘散。

我们只是向前,在黑暗到来之前明觉,积蓄力量让自己茁壮。

等到有一天,亦如那棵野花,不把孤独当做孤独,享受当下,如同脱茧的蝶,蜕变出美丽,伸展出翅膀,游历一世,轻盈一生。——《花的心性》

带着阳光心态洞悉自然,这自然便真的很“自然”;带着阳光心态洞悉世事,炎凉的世态也有温情的诗意;带着阳光心态洞悉他人,你的周围便多了许多菩萨心肠。心灵没有了负荷,便平添了一双翅膀。焦燕的散文散发着一股“善”的气息,以一颗充满阳光的心照亮生活的每个角落。读着它或许会使你忘却久居心海的一丝困惑、一段迷茫、一时的消沉与焦躁。

焦燕散文的第三个关键词是“超然”。

正如汪峰一首歌里所唱的,“生命就像一条大河,时而宁静,时而疯狂”(《飞的更高》)。的确,宁静与疯狂中,生命有太多遗憾,岁月的流逝里有太多烦忧。在与时代的共舞中,面对生命的无奈和惋惜、愁苦和伤感,不同的价值观便有了不一样的选择。乐观、平和、宽容,不以得喜,不以失悲,不为名利累,自会有面对逆境的泰然和面对顺境的淡然。作者透过禅的意境来看现实的生活,便品到了人生别样的清香——

前世,我不知自己是草是花还是那个山魈。而我确信的是,如果有一天,我如花儿一样的枯萎死去,你也会为我,幻化成一棵树,让我游荡的魂魄得到安歇,或者是幻化成一朵云,让我也能够安详你的纯净。—— 《幻》

该来的,终归要来,无论是死亡还是新生。而载我的小舟,努力划出童年的柔波,承载着我,在多少丢失的岁月里寻找摸索着,悠悠地来,又决然地去。——《来亦来,去亦去》

山还是山,水已不是水,而我,褪尽蝉衣,成了一名醉客。邀清风,邀雨荷,邀天边那抹微蓝共勉,一起微笑,一起澄静,一起空朗。

我只是乾坤中的一粒砂子,在五蕴的蒸锅里经受着磨砺,锅内锅外,坐是菩提,歇也菩提。——《曾经是个醉客》

文学艺术作为多味人生绽放出的心灵之花,它使人在静观中获得心灵的自由和解放。因此,它决不是生活的装饰,而是生命的需求。无论我们把它看成是苦闷的象征、欲望的升华,还是娱乐消遣的工具,抑或自由的感性显现,反正是与我们的生活结下了不解之缘。当翻开文学的另一面,你会发现它所展现的是一个神奇彼岸世界:它超越了世俗的价值判断,在经历一场灵魂的洗礼后,觉悟自性,发明本心,穿透社会,认知人生。尘世的追求与纷争便会黯然失色。正如作者所言:

让五蕴经历色、声、香、味、触,让眼、耳、鼻、舌、身,享尽世间美事,懂得之时,便是一番悔悟,不必回头,也自会决然放弃,世间种种,也无非如此。华彩过后,一切归于平淡——《天香云外飘》。

焦燕散文的第四个关键词是“人文”。

在一派喧嚣、外化、张扬的今天,大声疾呼似乎成为主流选择,急功近利的“炒作”取代了“宁静致远”的淡然;无谓的争吵驱走了礼让的优雅。茫然无措的浮躁之下,弥漫着一派“郁闷”的心绪。人文精神的诗意追求似乎迷失了回家的路径。

在这种浮躁的气候中,焦燕坚守着她纯真的诗意追求,试着用文字在江湖里闯荡,面对是非黑白,面对扭曲的人性,最终相信文字没有错,它是玫瑰的花蕾,它也是有灵性的,什么样的心,才会演绎什么样的人生。作者散文的字里行间弥漫着一种人类自我关怀的精神。表现出对人的尊严、价值、命运的维护、追求和关切,对人的理性的张扬和灵与肉和谐的追求。面对灾难,作者发出了《玉树不怕,有我们的温暖淌过你们的村庄》的温情祈愿:

手里,攥着这把浸着我汗水的稿费,心里既酸楚又欣慰。

看着自己的小城,夜晚,灯火闪闪,每一团灯光,都有一次美丽而温暖的团聚。

希望重建家园的“玉树”会像我的小城一样,在春天里平安,在四月里温暖。明天,我们都会祈祷,祈祷你们躲过这场无情的灾难。人间自有真情在,即使我们相隔千山万水,也会用最简单最朴实的行动,为你们献上一缕春风,一席阳光,希望你们接收。因为只有懂得,才会慈悲,才会有温暖缓缓地趟过你们的村庄,才会有力量和笑意储存在每个人的心上。

这种人文精神的延伸,便是对自然的崇敬和敬畏。人是自然的产物,破坏自然就是毁灭人自身生存的依据。于是《藤葛飘飘》里,作者眼中的自然是很美的艺术,与花草树木相溶相通之时,就有着灵犀的善缘。观察它们,培育它们,为它们喜也为它们乐。“其实不是我护持它们,而是它们在促使我成长,让我懂得更多的路途会有艰辛”。

风暴,干旱,沙尘,水灾,地震。这是自然给予人类的回报吗,无情地反馈给人类,无助又无奈,一次又一次地承担着大自然赐予的一切艰辛和苦难。

或许更多的灾难正在不断上演,轰隆的春雷一声又一声震颤着大地,这都是在时时刻刻提示着人类,是不是该就此警醒,是不是该有所敬畏。——《人要有所敬畏》

焦燕散文的第五个关键词是“幽美”。

焦燕散文的“幽美”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语言表达的幽美,二是营造意境的幽美。

就构成而言,散文是由语言形式与语义指向共同组成的表达结构。它通过特定的语言形式,表达特定感悟的语义指向。作为构成元素,焦燕散文的语言文字已不仅仅是达意的工具,而是具足了声、色、形、意的多元集合:文字如同无声的音符,以节奏起伏的语句旋律,构成婀娜的篇章,奏响着心灵的夜曲、描绘着憧憬中的蔚蓝、挥洒着生命的激情。于是,在作者的眼中,便有了不一样的“雨”——一个富于灵肉幻化的雨:

五月的雨,淅淅沥沥,缥缈的思绪牵牵绊绊。与你,与往事,拉开一段距离,淡淡地牵念,化成缕缕的烟,眉眼模糊,朦胧的雾气聚集,洗化来自五月的魂,来自你忽略的灵,来自天涯一方的轻柔。

急切攀缘,接收来自天籁的禅音,接受雨的轻拂,真挚感念五月的一草一木,一缕阳光,一滴新露,一丝清苦。每一循环生生不息,顽强演绎着自身的生灭,无怨无悔”——《五月的音韵》。

空灵幽美的文字,空灵幽美的意境。

语言是音意或形意的统一体。在许多情况下形与意是很难分开的,色彩本身就有情绪的因素、话语本身就有力的成分、结构本身就传达着心情、语言节奏本身就体现着心绪。可见作者对语言的娴熟应用是建立在对语言特性的把握和丰富的语汇储备这一基础上的。只有如此,才能在事物不同侧面、不同关系下的属性把握上做到选择确切、恰当,用词贴切,准确地反映,真切地表达。

焦燕散文的第六个关键词是“旋律”。

焦燕散文最大的形式特点是诗歌的节奏旋律感。它借助音乐的语言调式、节奏、节拍、力度、音色以及由此组织起来的旋律,会让你以为这是没有“回车”的诗文。平仄的节奏感、优美的韵律感以及作为汉字表现意象的相关、跳跃、意境等审美元素的营造与安排,成就了其散文格调的一大亮点。

我渴望在一个暖暖的地方,离开一切目光,断开一切杂想,沉沉睡去。

我想像个婴孩,在甜美的梦里,踢踏着脚丫舞蹈,也许只有至亲的人能够读懂。

我想让妈妈的笑,像梦里的舞蹈,着一身艳丽的石榴红,浸染着春天最美的花朵。

我想握着你的手,一起往西,在每一个陌生的地方,共同牵起。

想起恩师,想起父亲。想起,就是一种纠结。

就让一切单纯的继续单纯,快乐的继续快乐。

在春天的角落,我知道,有一种声音就像燕的呢喃,在心里,默默,为我不舍,为四月,悄悄祈福。——《有一种声音就象燕的呢喃》

作者以她那游离在精神国度的所思所想,面对世俗凡尘向人们诉说着她的故事。她的散文也许最适合在日落或深夜来细细品味,每一篇都是一支夜曲,似乎与一个甜美清凉之夜浑然天成。如果作者能够对社会的洞察力再大些,其散文的社会感、文化感和时代感也许会更强些。

谨此为序。

------------------------------------------------------------------------------------------------------------
版权所有 © 2010-2011 兰陵作家网 地址:山东省兰陵县行政办公中心15楼 邮编:277700 网址:www.cszjw.org
鲁ICP备 第201005111709号 合作单位:苍山正华电脑科技有限公司 砂带厂 小太阳砂带 砂布丝轮 砂带 临沂旅行社 临沂旅游租车 复合门 烤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