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组织机构 | 特别推荐 | 王鼎钧研究 | 文峰视点 | 小说选粹 | 散文广场 | 诗歌星座 | 时代风采 | 民间文学 | 兰陵春秋 | 古韵今声 | 小荷尖尖 | 信息之窗

 

 
  文章分类
特别推荐
文峰视点
信息之窗
小说选粹
散文广场
诗歌星座
兰陵文学
民间文学
时代风采
兰陵春秋
王鼎钧研究
小荷尖尖
古韵今生
艺术舞台
  联系方式
0539-5263980
13505392721 13869964706 13954985176
王凌晓 笛子 范海蕾
cswx666@126.com
  留言反馈
 
  详细内容
 

院士诗人王鸿祯/王彦锋

发布人:苍山作家网  来源:苍山作家网  浏览次数:1903次  添加时间:2011-10-13 17:40:26
 

2011年7月17日,是中国科学院王鸿祯院士逝世一周年的日子,在这之前我就一直想写一篇祭奠英灵,寄托哀思,传承其精神,激发学习、工作、创造、创新力量的文章,但是一直没有找到适宜的切入点。如果不完成这个愿望,心里总是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不写出点东西来就有寝食难安的躁动与不快。想来想去,就选了这样一个主题,意欲从科研以外的文化视觉走进王鸿祯院士那博大精深的、丰富多彩的精神世界,去了解,去认识老一辈科学家的精彩丰富的人生,更好地激励后来者,为国家,为民族多多的做些贡献。

笔者在诗集《王之悟语》中有一首深切悼念王鸿祯院士的诗:

忽闻惊天巨星陨,大地赤子王鸿祯;

少年立下报国志,弟子三千书等身;

留学归国探地质,世界知名资格深;

七十三年思乡梦,每每忆起情至真;

耆年犹赋教育诗,激励苍山后来人;

我辈后辈承遗志,贤能文达祭英魂!

在注释中,笔者不仅把王老的思乡之情真挚地表达了出来,而且还把表达了王老对家乡的情思、眷恋、赞美,对家乡教育、学子的希冀的诗作收录在内,以供读者欣赏,“2010年7月20日出差归来,惊悉王鸿祯院士于2010年7月17日仙逝,极为悲痛。几次拜望王老,深受教诲,每每忆及家乡,思乡之情溢于言表,情真意切,倍受感染。尤其是2009年12月,王老看了笔者送给他的《苍山,我可爱的家园》及《苍山教育》之后,欣然命笔,赋诗两首,“读故乡苍山教育局《苍山教育》。1937年抗战之始,离乡远游,迄未能返。今读《苍山教育》、《兰陵赋》诸作,感而成诗:

其一

少事远游老未休,瞬经七十二春秋;

北山馀脉蟠龙尾,通道一桥锁雁头;

塔岭层松迎日照,泇川水浅顺波流;

耆年犹见兰陵赋,美景乡思不胜愁。

其二

兰陵古郡多先贤,诗酒经纶自昔传;

今日读君故乡颂,欣知教育最当先”。

 

王老虽然时年已经93岁,但是其思维敏捷,诗意深邃,感人肺腑。”

其实,笔者当时感觉王老只是以其93岁高龄凭着对家乡的深沉的爱才思泉涌,欣然命笔,是神来之笔,偶尔为之。但是,及至笔者看到杨光荣先生编著的《王鸿祯诗联文序选集》时,才恍然大悟,王鸿祯院士不仅是一位世界级的地质科学泰斗,还是一位具有高深的文学修养的诗人,他从小到老对诗词的爱好,从《王鸿祯诗联文序选集》里所写诗的编年上就可窥一斑。他无论是在战火纷飞的求学年代,还是在改革开放的新时代里,乃至90岁高龄后,时常用诗人的情怀对社会、自然、人生、科学、生活不断地思考,感悟,用诗表达对祖国,对大自然,对时代,对事业,对师生长幼,对亲情的热爱、感触与情感。

王鸿祯,中国地质学家, 1916年11月17日生于山东省苍山县卞庄村。1939年毕业于西南联合大学(北京大学)地质地理气象学系并留校任教。1947年获剑桥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回国后继续在北京大学任教。1952年转入北京地质学院(中国地质大学前身)工作。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历任北京大学教授、秘书长,北京地质学院教授、副院长,武汉地质学院教授、院长,中国地质大学教授。先后任中国地质学会副理事长,地质学史研究会会长,中国古生物学会秘书长、理事长,国际地质科学联合会地质科学史委员会副主席。1950年加入中国民主促进会,198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民进中央参议委员会副主席,民进中央顾问,是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七、八届全国政协常委。2010年7月17日6时在北京逝世,享年94岁。

虽然大家都知道,王鸿祯院士研究的领域有:古生物学、地层学、古地理学、前寒武纪地质、大地构造学和地质学史。20世纪50年代和80年代建立四射珊瑚系统分类和演化阶段;80年代建立中国构造单元划分及名词体系,综合研究了中国地壳构造演化和古地理发展提出全球构造阶段划分与构造格局重要演变;90年代研究层序地层与古大陆再造,提出地球节律的普遍性和全球大陆基底构造单元划分与泛大陆聚散周期,形成了全球构造的活动论与历史发展的点断前进阶段论相结合的地球史观。所著《中国古地理图集》和《中国古生代珊瑚分类演化及生物古地理》曾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和二等奖。

然而,绝大多数人却不知道,王鸿祯还是一个诗人。王鸿祯的父亲是前清秀才,工书法,喜文词,对他的教育和影响非常大,也与他从小生活在古兰陵这块灿烂文明的热土上所受到的文化气息、文化氛围感染与熏陶有很大影响。因而他自幼就喜欢背诵古诗词,非常早地受到中华传统文化的熏陶与教育。

1929年,他在山东省立第五中学学习的时候,除了喜欢绘画外,更多的是喜欢阅读文学作品,尤其是诗歌作品,他还负责出刊壁报,使写作及组织能力得到了极大的锻炼与提高。当时的徐眉生校长十分重视加强图书馆的建设,馆藏大量新的文学、史学和自然科学图书,开架供学生阅读。王鸿祯学习紧张的情况下,组织了大量丰富多彩的社团活动,有时事报社、读书会、写生组、小型剧团,组织演出活动和远足郊游,学生时代的王鸿祯如同置身于一个崭新的世界,感受到无限的新鲜和无穷的乐趣,使他增长了知识,培养了志趣,也历练了才干,同时给他的诗歌创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33年父亲去世,家境进一步衰落,他随哥哥赴北平求学,由于对绘画的喜爱,一度就读于北平美术专科学校。但他在这个文化古都的氛围中接触到大量书刊,从《独立评论》上读到著名学者丁文江和胡适的文章,又在报纸上了解到中国科学家在西北科学考查中的重大发现。他还有幸听到过鲁迅先生等名人的公开讲演,使他在广阔的文化领域中大开眼界,因而在“科学救国”思潮的影响下,决心改学自然科学。         1935年他报考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北洋大学三所名校,均被录取,最后去了对他有更大吸引力的北京大学,学习地质学。入学之初,他十分倾心于有丰富藏书的北京大学图书馆,废寝忘食,博览群书,不仅阅读了大量的国内文学作品,同时还阅读了不少的外国文学作品,这也给王鸿祯后来的诗词创作提供了丰富多彩思想与精神养料。

 

建国之前的诗作

 

20世纪40年代,王鸿祯30岁左右,正是意气风发,年轻有为,风华正茂的青年时代,一腔热血,积极向上,满腹经纶,学富五车,投身社会,朝气蓬勃,国内外求学,尊师重友,热爱自然,热爱科学,热爱民族,匡时救国。从他身上,看到和浓缩了那个时代中华民族热血青年爱国求学,救国兴国的影子。

1940年,王鸿祯曾随谢家荣先生到昆阳做磷矿情况的短期调查,在磷矿层中采获了软舌螺化石,他写了《云南昆明中邑村磷矿述略》的短文,征求谢先生的意见,拟投送《中国地质学会会志》,谢先生立即给予鼓励,并要他自己署名,文章于1941年刊出。

在这间,王鸿祯作为一个出生在北方的青年人,在工作和工作之余饱览了云南四季如春的美丽风光,激发了具有诗人底蕴和诗人气质,而且又善于和喜欢赋诗作画的王鸿祯创作的灵感。他时常在工作之余通过作画、写诗来感怀纪事。     1943年春天,王鸿祯“居近翠湖而住室扁窄。春日登大观楼,极目畅怀,”写下了:

久困低寮思纵目,大观楼外柳婆娑。

俯瞰曲径穿花圃,远望重崖隐佛陀。

百里湖山归眼底,一痕孤棹滞晴波。

登临独自情不尽,指点浮云乱愁多。

在诗里,诗人在被战火久困的社会大背景下,学习、生活、工作安无定所,只能是加快学习,科学研究,曲线救国,纵使满目春景,柳柔花艳,湖光山色美不胜收,也难以拂去那“一痕孤棹滞晴波”的阴影与愁思,以及 “登临独自情不尽,指点浮云乱愁多” 那种无以为助的知识分子的孤独苦闷的悲世情怀,以及欲指点江山救世报国无门,不知如何去做的忧愁忧伤的苍凉之感。

是年5月,他给自己所作的水彩画《翠湖春色》题写了一首五言律诗,表达了诗人在艰难困苦的战争环境中,始终能够以积极而美好的心态和情绪对待生活,对待学习,对待科研,对待未来的情感及精神状态,同时也表现了诗人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与向往:

佳气兼天静,春光入望遥。

斜晖留万瓦,疏影上池桥。

台榭临芳浦,青山出柳梢。

堤边几株树,婀娜欲相邀。

然而,“此画常悬斋壁,于十年动乱中遗失,”实为遗憾,极为可惜。

这个时期的中国,国家政事窳败,战局频仍,社会与民族危累。王鸿祯感时愤事,写下了《有感国是学风》一诗,抒发了对时世的既“幽愤牢愁”,又极力“续学”以“匡时”的中国知识分子的正直与向上的进取精神和情怀:

亦知世事等蜉蝣,幽愤牢愁竟未休。

揆己度人只应尔,焚琴煮鹤亦何犹!

投身久负匡时志,开卷长怀续学忧。

衰世功勋同累狗,端居永日笑沐猴。

一首《登箇旧西山》,表达了诗人通过登临箇旧山巅能够看到更多更好的景象,以及对当时如何才能更好地报效国家,报效社会,报效民族的思考和感受,如若匡时救世,必须要努力学习丰富自己,才能够丰满羽翼,登高望远,才能够“飞越万重山”,反映了那个时代年轻学者的理念与追求:

登高殊不觉,下望尽平川。

云影凝轻霭,波光散紫烟。

崖巅石危立,天际鸟回环。

何当生羽翼,飞越万重山。

1944年,“秋间日寇西侵,桂林沦陷,有怀眉生校长不知音问,”在这种情况下写下了26句的《怀徐眉生校长》的长诗。全诗字字玑珠,对先生的高尚师德,老师对自己的学习、生活的无微不至的关心照料,以及对时局动荡,华夏沉沦,恩师及亲朋好友流离失所,天南地北杳无音讯,堪忧民族、国家的前途未来的极其复杂的心情全部表达了出来。尤其是王鸿祯对师长的崇敬之情,对日寇侵华的憎恨之情,对民族危亡的担忧之情,以及对恩师“函丈竟何之,东望一沾襟”的思念之情,跃然纸上,充满了字里行间,读来感人至深:

吾师何为者,长德世所钦。

岁早欣亲炙,三年念劳勤。

。。。。。。

政窳国堪虑,民厄道何存。

虏众复西侵,南中遍妖氛。

名城报不守,藜庶更何论。

亲旧绝音问,友朋断知闻。

函丈竟何之,东望一沾襟。

1945年,王鸿祯拜访俞建章先生,自序中如是说,“初春三月,在出国之前,到渝小住,访古生物界珊瑚同行俞建章前辈于重庆大学,欣承长谈赐教,奉诗以谢,自此忝附为忘年之交。”该诗也是26句,比较长,只选部分,管窥一斑:

久闻俞夫子,直道足楷模。

望古怀篷荜,求真论珊瑚。

谆谆话夙志,一一披故图。

始信半日谈,真胜十年书。

有缘欣切磋,他年仗扶疏。

续学终有待,建业亦奚殊。

勉为稷叶期,夫子意何如。

而《重有感国是学风》与《无题》两首诗,则反映了王鸿祯感觉在当时那种动荡不安的社会大局势、大背景下,尽管个人自身非常努力,非常艰辛,但是也难有大的成就,大的作为的苦闷心情,因为时世动荡不由人为掌控,致使事业无进的无奈与悲戚情怀由心而生,挥之不去:

壮怀消得几寒暑,滇旅于今已七年。

浮世强名悲文运,学思失志苦诗缠。

华胥有梦同浮梗,往事无凭化碧烟。

倘许他时心忏悔,湖山十里弄渔船。

(《重有感国是学风》)

 

旧时积愫都成尘,尚想遗徽辨浅深。

诗画订交谁似我,情缘解系不由人。

珠归沧海难同照,玉种蓝田只自温。

碧海青天心未了,他年留取话前因。

(《无题》)

这一年,王鸿祯考取了去英国的公费留学。出国前,在重庆小住时,见到了他崇敬的李四光学生,求指赴英学习研究方向,李四光先生“承示应扩展眼界,当如黄汲清先生之博”。同时,在嘉许他在珊瑚古生物研究之外,还鼓励他应该在地质构造理论等方面加强学习研究,有所建树。还嘱咐他在英国学习期间,要博学多识,取长补短,中西对照,放宽视野,这对他日后的巨大学术成就有着极其重要的启迪。因李四光先生字仲揆,所以诗中称“揆老”。在中国地质学会年会期间见到黄汲清先生,因以此诗相赠:

二叠名家留巨著,秦巴构造探幽微。

喜闻揆老犹说项,敢望他年更追随。

是年“8月,在加尔各答欣闻抗日战争胜利,”王鸿祯喜不自禁。日寇投降,自己不能在国内见证,不能享受胜利的快乐幸福时光,自己还滞留在异国佛邦,的确心存遗憾,复杂的心情,溢于言表,遂赋诗两首,今选其一,以飨读者:

华夏尘迷近十秋,忽传凶逆此朝休。

非关盟势屈强虏,赖有群心护九州。

文物千年两京在,关河百二一时收。

欣看建业竞同辈,愧我佛邦尚滞留。

9月,在赴英途中,王鸿祯趁在印度候船之际,与友人访问了泰戈尔国际和平大学,地名“寂乡”。他以诗纪事,其中一首表达了他在闲情逸致中不忘治学之忱和故土之思:

烦虑此方尽,闲行见草亭。

云开平野阔,日落镜湖明。

文事千年在,儒梵一线通。

何当来幽境,静处悟时空。

诗中的镜湖系湖名。

1946年,正值严冬,王鸿祯在伦敦有一个短暂的停留,与杨钟健、张文佑等同游伦敦古堡。当时传闻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法西斯头目赫斯曾囚禁于此。苏格兰末代皇后马丽断头的刑台尚在。古堡旧迹斑驳,阴森可怖。王鸿祯感时怀事,以诗纪游。英帝国及此前的西班牙、葡萄牙均以海盗起家,时迁势异,只有英王室尚存虚名而已。《游伦敦古堡》:

长桥通复道,古堡枕寒流。

繁嚣隔六市,阴惨动千秋。

故殿陈甲胄,废庭列冕旒。

曲折盘梯道,突兀矗碉楼。

危墙凿恨字,断碣记国愁。

苏后溅血地,赫斯更作囚。

盗风终古在,王气黯然收。

名实与世异,寂寞到今留。

百世龙蛇会,今日我来游。

飒飒风雨急,萧索使人愁。

杨钟健先生见到此诗,盛赞王鸿祯的古诗词素养,并认为诗中对西方帝国的海盗行径的揭露颇有新意。

1947年春,王鸿祯完成博士论文后,参加剑桥大学和法国里尔大学合组的法比旅行团,考察法国西北海岸和比利时西部地质,地处布隆(Bologne)沿岸,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主战场之一,劫后残迹,历历在目。王鸿祯以诗记游《布隆战场》,共四首,这是其中的两绝:

其一

布隆战处空万家,废垒临风夕照斜。

断轨尘埋已蔓草,遗兵浪洗未沉沙。

其二

海滨别院半坵墟,花圃鱼池尚若初。

垩壁镂环嵌钿镜,空房曾是丽人居。

 

建国之后的诗作

 

20世纪50年代以后至80年代期间,或许因为工作的原因,或许是因为当时社会政治生活的原因,王鸿祯先生很少再有诗作了。

然而,在改革开放之后,王鸿祯院士似乎焕发了青春,诗的春天也随之而来,又有了不少新作。1990年春天,王鸿祯参加中国地质博物馆组织的化石工艺展览,被美不胜收的精湛工艺品所感动,特别是被众多的珊瑚与昆虫化石工艺品所陶醉,于是诗兴大发,遂赋《题化石工艺展》诗:

生命有遗篇,留踪好记年。

搜求情未了,研讨意恒牵。

琥珀蜉蝣戏,珊瑚蛟螭蟠。
奇葩吐新秀,佳艺焕人间。

1993年,当王鸿祯院士重读朱夏院士所著《朱夏诗词选集》的时候,勾起了自己当年与朱夏院士诸多美好的回忆:那时在扬州促膝谈心,去法国相伴游学是何等的惬意啊,尽管交往的时间有限,但是,两人志同道合,心心相通,成为一生的挚友。王鸿祯感叹朱院士才华横溢,博学多识,虽才高八斗,但是却命运多舛,英年早逝,过早的离开了社会,离开了亲朋好友,离开了他挚爱的事业。对此,王鸿祯院士深感遗憾,赋得《忆朱夏院士》以祭英灵:

维扬夜话情难忘,法境同游兴欲狂。

构造能源欣共识,诗才谈趣羡君长。

1994年,王鸿祯参加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两院院士吉林休养团,登长白山,游松花湖,参观吉林陨石馆,所到之处,景色隽永,气象万千,使人心旷神怡。尤其是年届八旬,登高远望,地险风疾,山衔火口,飞流万丈,潭藏玑珠行云多变,不是仙境胜似仙境,人在其中,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长白山五律》

地险知风急,身高觉气寒。

青岩环火口,浩渺望深潭。

飞瀑悬千练,行云变万端。

何缘临胜境,浩气绝人寰。

《吉林纪游》

深层喷火留奇景,外域石飞记绝书。

更有松花一池水,江山满目入新图。

 

1996年12月9日,王鸿祯的北京大学的同学在办公楼会议室小聚,看到同班学友袁宝华先生的《八十述怀》诗作,他步韵和成一首,表达了他长期从事科教事业的心情和对90年代重视和保护环境的深切期望,也表现了他愿意继续为科学事业再做贡献的感人情操:

兴邦科教事唯新,几度蹉跎更觉春。

为有育人多壮志,敢将格致证丹心。

韶华已逝身垂老,学趣方遒意转深。

生态环境须记取,好留清白到儿孙。

对待自己的恩师,王鸿祯始终念念不忘,长期信使书往。1997年1月,“临沂五中(解放前山东省第五中学的称谓)学友为刘进之老师97华诞祝寿,刘老事后成自寿诗七律寄给”王鸿祯,遂“步韵敬和一首”:

世纪同龄历久常,友生小聚诉衷肠。

兴邦科教常萦绪,学问启蒙未敢忘。

君破三山担道义,我游十国论文章。

喜看儿女均彦俊,杯酒诗篇暖心房。

2000年,是千年一遇的世纪之交,王鸿祯院士回首往事,感慨万千,“忏旧感怀,用毛主席‘长征’原韵”写下了一首《怀旧》:

少年处事不知难,锐志谈锋只等闲。

未谙守常存气度,终须应变走泥丸。

传薪四纪知情暖,磨剑十年知气寒。

两岸会当重携手,海天龙社尽开颜。

2005年,是王鸿祯院士诗词创作的又一个新的高潮。是年,仅仅在杨光荣先生编著的《王鸿祯诗联文序选集》中就收录了11首,有师友之间的贺寿诗、应和诗,答谢赠书诗,应邀参加会议上的贺诗与即兴诗,如:《贺袁宝华学长90寿诞》、《贺李思田伉俪》、《寿杨光荣君》、《答马大猷学长》、《答谢陈丕基君赠书》、《赠戎嘉余、陈旭二君》、《香山饭店》(2005年4月26日两院资深院士联谊会成立大会在香山饭店隆重举行)、《海淀科技中心二首》(应邀参加中关村科技活动现场即兴赋诗致贺)。

还有一首诗更为感人,就是这一年的6月,已届90高龄的王鸿祯院士,还在亲自审读期刊论文。审完之后写下了《审读期刊论文有感》的诗句,一连10天的辛勤耕耘,对一个90岁的老人来说,是多么艰苦的事情啊?但是,王鸿祯院士,那种斟字酌句的精益求精的科学精神,那种不畏艰辛的车库耐劳的无私奉献精神,是老一辈科学家留给我们的最最无价的宝贵的精神财富:

冗长非细致,精简亦知难。

十日辛勤事,此身哪得闲!

王鸿祯院士不仅写诗,还撰写了大量的联语。联语是诗与词的孪生姊妹,言简意赅,寓意深邃,意蕴磅礴。如1992年为中国地质大学成立40周年,应约题写的一联贺词:

忆四纪建业艰苦,历劫难而弦诵不歇,两地同心怀盛举

念五年起步峥嵘,非改革则事功难继,全方开放创新猷

2005年为“青少年发展中心”书贺联,对青少年给予了热切的厚望:

自少而壮,逐步传承中华文化积淀

由理及工,全面赶超当代科技精英

2006年为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力学研究所建所50周年书题:

五十年理论求索,根植深厚,行见学科融汇,业绩彰著

千百遍实践验证,传承精微,更祝事功永继,思维常新

2006年4月,王鸿祯院士为彭志忠教授辞世20周年所撰写的短语长联,既表达了他对彭教授的深切的哀思与赞美之情,又充分展现了王鸿祯院士的聪明睿智,全联的首字联读即为“志忠学长精神学风千古可传”:

志存兴国,忠诚科技,学追别洛,长在实际,精英凋落,神州有继

学不逢时,风华遭忌,千夫冷对,古今有几,可歌可赞,传之罔替

1995年,王鸿祯院士曾题词自勉,道出了一生追求的目标与终极向往:

其一

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

探生命之始,窥造化之奇。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其二

学无止境,学以致用,学然后知不足;

读可明道,读以忘忧,读庶几知所止!

王鸿祯院士的诗,不仅纪实记事,如歌如画,然而还用极其浅显的白话语言揭示了极为深刻的哲理。一个国际著名的地质学家,一个我国的资深院士,具有如此深邃的中华民族文化的涵养与修养,除了在科学研究上有极深的造诣以外,还在诗词、联语、绘画等诸方面做出了常人做不出来的成就,使人生敬。尤其是王鸿祯院士在80岁、90岁之后还坚持不懈的学习、工作,还坚持不懈地写作,更是让人肃然起敬,是后人的光辉典范和楷模。

 

------------------------------------------------------------------------------------------------------------
版权所有 © 2010-2011 兰陵作家网 地址:山东省兰陵县行政办公中心15楼 邮编:277700 网址:www.cszjw.org
鲁ICP备 第201005111709号 合作单位:苍山正华电脑科技有限公司 砂带厂 小太阳砂带 砂布丝轮 砂带 临沂旅行社 临沂旅游租车 复合门 烤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