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组织机构 | 特别推荐 | 王鼎钧研究 | 文峰视点 | 小说选粹 | 散文广场 | 诗歌星座 | 时代风采 | 民间文学 | 兰陵春秋 | 古韵今声 | 小荷尖尖 | 信息之窗

 

 
  文章分类
特别推荐
文峰视点
信息之窗
小说选粹
散文广场
诗歌星座
兰陵文学
民间文学
时代风采
兰陵春秋
王鼎钧研究
小荷尖尖
古韵今生
艺术舞台
  联系方式
0539-5263980
13505392721 13869964706 13954985176
王凌晓 笛子 范海蕾
cswx666@126.com
  留言反馈
 
  详细内容
 

熬中药为什么用砂壶/田怡 整理

发布人:苍山作家网  来源:苍山作家网  浏览次数:1848次  添加时间:2011-9-1 11:19:27
 

砂壶是临沂西南乡的一种特产,据说在很早以前,这里就烧黑碗、砂壶、黑瓷盆子等。那时,这一带烧砂壶最有名气的一家姓刘,外人送号刘砂壶。

砂壶表面很粗糙,稀难看,价钱也很便宜,一般多是庄户人用来装茶、烧水,富人连看都不看,所以,砂壶生意并不好做。

有一天,一位远路的老人来到刘砂壶的店里,拿起一把砂壶端详了老半天,然后说:“好货,是好货。”

刘砂壶忙向前殷勤地说:“你老买一把呀?这壶冲茶喝好着来!夏天盛茶不变味,还凉爽着呢。”

老人笑着对他说:“我从京城而来,就是打听着此地土产黑砂壶好呀。”

刘胡子一听,喜上眉梢。忙问:“老人家,京城里的人家喜欢用这砂壶吗?

老人说:“是呀,是呀,这黑砂壶是京城里极缺的货,我是特意来买的。”

老人走后,刘胡子心想,我这儿一日卖不了几把砂壶,穷日子实在难熬。不如推一车黑砂壶,去京城里碰碰运气。

刘胡子主意拿定,就告别了妻儿老母,装满了一独轮车黑砂壶,又带上了干粮,进京去了。

刘胡子推着黑砂壶一路上翻山越岭,日行夜宿。紧赶、快赶,走了三、七二十一天。抬头一看,北京城楼已不远了。

刘胡子心想,这下可算来到了京城了。喜得他胡子直翘。推起小车一阵风,不觉来到了一座小桥上。

说也巧,对面来了一伙衙役,前呼后拥地抬着两顶轿子,急冲冲地来到了小桥上。刘胡子推着一独轮车砂壶,满满荡荡地,像两座小黑山,左右难躲。这时,轿子已行到桥顶,一个衙役跑去,对轿子里的太师爷说:“太师爷,桥上有一车夫。”太师爷怒气冲冲地吼道:“踢开!”小衙役狗仗人势,指着刘胡子说:“好你一个大胆刁民!敢挡老爷的道。去你的吧。”一脚把刘胡子连人带车踢到了桥下。只听见”咔嚓“!”扑哧“!”稀里哗啦!“一阵响,一车子黑砂壶摔成了一堆碎片片。桥下没有水,刘胡子挣扎地爬了起来,扶起了独轮车子,擦擦头上的血迹,只觉得天昏地暗。他顿着脚骂:“哪里来的一群狗?把我刘胡子折腾到这步田地呀!”气得他浑身打颤,泪流满腮。刘胡子收拾着碎片,忽然,在独轮车下竟发现了两只完好无损的黑砂壶。看着自己辛辛苦苦推来的砂壶只剩两只,他悲喜交加,双手抱着砂壶痛哭了起来。想起了家中忍饥受冻的老母和妻儿,看看眼下的砂壶,只觉得内心一阵绞痛,一心想寻短见。月亮挂在了桥边的树梢上,刘胡子哭哭啼啼的拿着车绳就去上吊。

刚才过桥的那一队人,前一轿子里抬的是太师爷,后面一轿里抬的是看病的先生。说是娘娘得了重病,名医用了多少、多少方子都不见效,太师爷特从乡间请来这位老中医。

方才过桥之事,老中医在轿子里看得一清二楚。黑砂壶!老中医忽然记起了自己去抱犊崮山下买壶之事,不由的心里一惊,心中挂念着跌在桥下的卖壶人。

老中医给娘娘诊过脉,开了药方,就说:“此药需用黑砂壶煎熬,才能见效。”就告辞走了。刚来到桥上,见有一人上吊自尽了,急忙救下。仔细一看,原来是卖砂壶的老板。经老中医一阵急救,刘胡子睁开了眼,望着眼前的救命恩人,又记出这老人竟是到他店里买壶的人。惊喜交加,哭诉了自己的不幸。老人连连点头,说:“我知道了。你记住,这黑砂壶你要价一百两黄金,少则不卖。我这有些碎银,你先去前面住店吧,可要保重身体呀。”刘胡子双膝跪下,感恩不尽,点头答应了。

话说皇上一听娘娘病有治,需用黑砂壶熬药,忙命人四处买黑砂壶。皇宫里的大小官员走遍了京城的各个大店小铺,也没有买到。便回来禀告皇上说:“此地买不到先生说的那黑砂壶。”皇上一听,实在恼怒。大喝一声说:“好大的胆子,买不到黑砂壶,都拿头来见。”吓得个个面如土色,只好四处奔找,王五和张六两个官员,黑夜间打着灯笼到处找呀找。忽然,王五想起来了!说:“老兄,你记得那天在桥上,那车夫推着的好像是黑砂壶吧?”张六仔细一想,说:“对,记起来了。准是。”“糟了”王五说。

“怎么?”

“那一车货,不是让咱全给推下桥去了吗?”

“是呀,咱们还是去看看吧。”

两人急急忙忙找到了桥下,用灯笼仔细一照,黑砂壶变成了一堆黑片片。气得两人直叫苦。王五说:“是那太师爷让咱俩推下桥的。天老爷有眼,我们的头是保不住了。”

两人鼻子一酸,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起来。夜深入静,远处传来了一声声独轮车的吱呀声,王五和张六来了精神,紧赶慢赶,撵上了推车子的人。他俩仔细一看,竟是卖砂壶的车夫。车上还放着两把完好无损的砂壶。这下,可把王五、张六喜坏了!

王五说:“车夫!这砂壶是我要用的,快拿来吧。”

刘胡子一看,是那个推他下轿的衙役,那气就不打一处来。拿起车子上的砂壶,说:“好你们这群狗!想要我的砂壶,你算作梦。”

六说:“给不给?不给,老子要抢了。”

刘胡子两手高高举起手中的砂壶。王五刚要动手,只听“啪”地一声,刘胡子左手擎着的壶摔在了小车上,顿时瓦片乱飞。

这一摔,可吓坏了王五、张六,他俩忙跪在刘胡子的脚下说:“好老爷!可别再动火了:你这壶走遍了京城无处买。这是给娘娘煎药用的壶,你老出个价吧?”
刘胡子见他俩连连讨饶,气消了一半。说:“需用此壶要一百两黄金。”

张六说:“呀!这么贵呀!”

刘胡子气呼呼地说:“嫌贵?嫌贵我不卖了,我要听响。”

刘胡子抬起右手又要往下摔。“别,别摔了!好老爷,这壶就是我俩的头,要留不下,我们要拿脑袋去见。一百两黄金,不贵,不贵呀!”

毛五、张六乖乖地交出一百两黄金。小心的接过黑砂壶,像捧着个星星似的交差去了

谁知,娘娘用了黑砂壶煎药服用,果真见效,大病痊愈—皇上龙颜大悦,要摆酒设宴,重赏给娘娘看病的先生和太师爷:

宴席上,众官人都称赞先生是妙手神医,齐赞扬太师爷有眼力,请了个神医。这时老中医站起来说:“众官人过奖了。娘娘的病体康复,实是多多亏了跌于桥下的车夫:是这人千里迢迢送来的熬药壶,方才救得娘娘的命。我实在无颜领赏”。

师爷正乐得红光满面,得意洋洋。听老中医的一席话,惊出了一身冷汗,唯恐揭出了他桥上害民之事。吓得灰溜溜地退出了宴席。

------------------------------------------------------------------------------------------------------------
版权所有 © 2010-2011 兰陵作家网 地址:山东省兰陵县行政办公中心15楼 邮编:277700 网址:www.cszjw.org
鲁ICP备 第201005111709号 合作单位:苍山正华电脑科技有限公司 砂带厂 小太阳砂带 砂布丝轮 砂带 临沂旅行社 临沂旅游租车 复合门 烤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