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组织机构 | 特别推荐 | 王鼎钧研究 | 文峰视点 | 小说选粹 | 散文广场 | 诗歌星座 | 时代风采 | 民间文学 | 兰陵春秋 | 古韵今声 | 小荷尖尖 | 信息之窗

 

 
  文章分类
特别推荐
文峰视点
信息之窗
小说选粹
散文广场
诗歌星座
兰陵文学
民间文学
时代风采
兰陵春秋
王鼎钧研究
小荷尖尖
古韵今生
艺术舞台
  联系方式
0539-5263980
13505392721 13869964706 13954985176
王凌晓 笛子 范海蕾
cswx666@126.com
  留言反馈
 
  详细内容
 

纽约,那棵眺望故乡的大树

发布人:兰陵作家网  来源:兰陵作家网  浏览次数:24次  添加时间:2017-11-2 14:37:23
 

纽约,那棵眺望故乡的大树

——记当代著名华文文学大师王鼎钧

王鼎钧,当代著名华文文学大师,兰陵县人。1949 年去台湾,1978年后移居美国纽约。

在几十年的创作生涯中, 王鼎均先生创作了大量的诗歌、小说、戏剧和散文以及论著近4 0 种, 尤以散文成就最大。重要的著作有成名作散文“ 人生三书” : 《开放的人生》、《人生试金石》、《我们现代人》,还有《长短调》《世事与棋》、《碎琉璃》、《情人眼》、《山里山外》、《左心房旋涡》等。小说《单身汉的体温》、《透视》,写作论著《文路》、《讲理》、《小说技巧举隅》、《作文七巧》及《作文十九问》等。

2011年11月1日- 5日, 王鼎钧先生的家乡苍山县举办“第二届王鼎钧文学创作国际学术讨论会”。先生因为不能乘坐飞机而没有出席,给大会写来感谢信。此信在开幕式上由美国华文文学界协会名誉主席刘荒田先生宣读。约有600 人聆听,许多人激动得流下眼泪。

 

还乡,我在梦中作过一千次,我在金黄色的麦浪上滑行而归,不折断一根芒尖。 ——题记

在苍山举办的第二届王鼎钧文学创作国际学术讨论会已过去了月余,但会议中的精彩篇章还历历在目。记得在开幕式上由美国华文文学界协会名誉主席、会长刘荒田先生宣读的王鼎钧先生致大会的感谢信,偌大的会场鸦雀无声;记得作品分组研讨会上,来自海外的诸多作家评论家的热烈发言;记得印象最深的是马来西亚著名华人女作家、画家朵拉女士的如珠妙语。她言必称“鼎公”。聆听她的文学经历,才知已出版了三十几部作品的她与文学结缘始于读王鼎钧先生的作品,是至今未谋面的“鼎公”给了她人生的思考,从而走上了文学的道路。

王鼎钧,1925年出生于苍山兰陵一个传统耕读之家,传奇般的人生经历与他的作品一样引人深思。父亲受过良好的教育,母亲是一个知书达理,性格善良坚毅的女性,而将兰陵酒带到1915年在美国旧金山举行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并获得金奖的就是王鼎钧的祖父王翔和先生。家学渊源和独特的地理社会环境,使他既受到了中国传统私塾式的教育,又受到了父兄家族及外来文化的熏陶。新旧文化的融合,使他获得了不同寻常的知识结构,成为他自我人文精神形成的基础,也为他日后成为顶尖华文大师奠定了基础。几十年来先后出版散文集、论述近40种,尤以散文创作成果最丰,其作品在海内外影响深远,不仅广泛反映了20世纪中国的历史风云,又深涵中华文化的厚实底蕴,被称为“一代中国人的眼睛”、“当代散文崛起的山梁”。

最能阐释他人生精髓与创作成就的当属他去美之后历时17载写下的四部回忆录:《昨天的云》、《怒目少年》、《关山夺路》、《文学江湖》。这四部曲真实而广泛地反映了20世纪中国的历史风云, 不但记录了“个人的步履,更反映了几十年来中国人的颠沛流离家国之难”;远离祖国大陆的王鼎钧用可以窥视“三生三世”眼睛,在历史长河里打捞一代中国人厚重的历史。有人也评价王鼎钧的回忆录,是通过个人的经历,透析中国的痛苦和灾难。他把历史和个人经历糅在一起写,是大历史的个人的注脚。这四部曲是中国现代史和现代社会的一面镜子,是一部活生生的“当代史”,“一个时代的见证”。而王鼎钧自诩:“我不是在写历史,历史如云,我只是抬头看过;历史如雷,我只是掩耳听过。”

王鼎钧先生14岁起离家、离乡,24岁离开大陆去台,51岁离开台湾, “在经历三个朝代、四种社会制度、两种文明洗礼后,成为世界华文十大散文家”。虽然离开了故土,漂泊台湾海峡,漂泊太平洋已近70载,仍不改一口浓厚的乡音。在其心底念念不忘的依然是生他养他的故乡——祖国大陆,苍山兰陵。在纽约法拉盛社区的寓所里,年迈的先生常常拿着放大镜读中国地图,有时会读一个上午:“中国在我眼底,中国在我墙上。山东仍然像骆驼头,湖北仍然像青蛙,甘肃仍然像哑铃,海南岛仍然像鸟蛋。外蒙古这沉沉下垂的庞然大胃,把内蒙这条横结肠压弯了,把宁夏挤成一个梨核。”在中国地图面前,王鼎钧正看反看,横看竖看,“看疆界道路山脉河流,看五千年,看十亿人……”

简洁的笔墨,道出了王鼎钧先生对故国家园挥之不去的思念情怀,他以在苦难中升华的超然达观的人生态度去表达中国传统文化的真谛,浮生种种境界,内心种种情感,皆化于他笔端的文字清泉。他笔下流露出对故乡人的深深怀念,对家乡的风土人情、历史掌故及种地劳作都记忆清晰而确切。尤其在《昨天的云》里,王鼎钧先生鲜明的乡土文化气息在整个篇章里尽情挥洒;对故土依依不舍的亲情和朝思暮想的缅怀情结,使他在精神上与故土形成一根无形相连的脐带。有人评论兰陵是王鼎钧先生的灵魂,而我觉得,是兰陵深厚的文脉在先生这儿得到了发扬广大,兰陵的魂魄已铸成了先生坚实的血脉。“移民出国,走进美国海关,我的感觉像死亡。”所以在拿到绿卡20多年后他才迟迟加入美国国籍,在那一刻这位饱经人生忧患的老人涕泪长流:“入了美国籍就叫‘苦海有边,回头无岸。”其实内心深处,他为自己再也不能做个纯粹的中国人而伤感。在他心里,故乡是永恒的,“乡愁是美学,不是经济学。思乡不需要奖赏,也用不着和别人竞赛。”

辛勤创作的王鼎钧先生还有一件为人称道的事,那就是在家里开办“久久读书会”, 扶掖后进文学爱好者。 后来人们就叫它“99读书会”,意喻“对文学之爱久久长长”。王鼎钧先生在自家为纽约这个华文文学的“荒地”建立一个小小的文学的“桥头堡”,他说道,“乐观地看,华人文学,是飘在海外的中国正统文化的一缕香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有一天,可以成燎原之势。”王鼎钧曾写过一个“文学四愿”: 文心无语誓愿通,文路无尽誓愿行,文境无上誓愿登,文运无常誓愿兴。这是一个文学大家对文学的自许和期待。

王鼎钧,一位经历生活磨练的智者,一个虚怀若谷、襟怀磊落慈祥老人,一个有着悲天悯人情怀和拳拳爱国心家乡情的文学大家,一位薪火相传的文学火炬手,一朵眷恋故乡的云,一棵根植纽约遥望故土家园的大树……

附:王鼎钧致第二届王鼎钧文学创作国际学术研讨会的信

 

我能说的只有感谢

父母之邦苍山,为我的作品开学术研讨会,我不能参加,朋友们要我给大会写一封信。我说什么才好呢?我1942年离开故乡,从来没回去过,现在不单是近乡情怯,更是近乡辞穷,我只能说:感谢!感谢天地君亲师,感谢唐宋元明清,感谢金木水火土,感谢今天在座的专家、学者、文坛先进,感谢苍山的长官、父老、诸姑、兄弟、姊妹,我对桑梓没有任何贡献,你们给我的、远远超过我应该得到的,我心中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也远远超过我能够说出来的。

各位在这里评论我的作品,我感到莫大的荣幸。回想我在兰陵第五小学读书的时候,大老师荆石先生怎样修改我的作文,告诫我戒除当时流行的新文学腔调,奠定我朴素的风格。还有一位长辈田兵先生,他批评我的作文没有朝气,后来我痛改前非。我回想当年读叶绍钧、夏丏尊合著的《文心》,受到启发。我想起从北新书局的活页文选,对沈从文、谢冰心、郁达夫、巴金、鲁迅有初步的认识。我回想母亲怎样教我读圣经,父亲怎样对我讲解荀子的劝学篇,插柳口的疯爷怎样教我读唐诗。那时候,兰陵有位潘子皋先生,他是一个中医,他的太太朱老师在兰陵小学教书,他告诉我文学是没有用的。

苍山县,从前的卞庄,有我姨父姨母的家,我小时候在卞庄住过几天。姨父是个乡绅,古典文学的修养很好,姨母是基督徒,有口才,能上台布道,表哥表姐都是文艺青年,这个家庭也给了我很大的影响。我还记得姨父的深宅大院,院子里种了很多竹子,表姐和她的同学坐在竹影里读冰心。我和表哥在卞庄的大街上散步,他说读《坛经》的时候要烧檀香,来来往往多少乡亲擦肩而过。姨父的书房里有很多书法家的碑帖,他说:“自从出了个王右军,书法家就难做了。”当然,这些都不存在了,那座山应该还在,我还记得大致的轮廓,早晨的山和晚上的山颜色不一样。卞庄也是我灵感的源泉。

那时候,我偶尔能够看到文坛先进茅盾主编的《小说月报》,敝族尊长思玷先生是小说家,我在《小说月报》上读到他的《一颗子弹》,印象深刻,我也很想写小说。那时候,临沂城里有一家报纸,叫《鲁南日报》,报头四个字用木刻,“鲁”字中间四点写成一横,笔触很粗。我常常读它的副刊,有个人叫孔佩秋,常常在鲁南日报的副刊上发表新诗,他写什么我都忘了,只记得我也想做诗人。

这些都是对日抗战发生以前的事情,我在兰陵小学读书,学校里有一套王云五主编的万有文库,里头有一些翻译的童话和小说,我从那里第一次接触外国的作品,安徒生的《金河王》,史蒂文森的《金银岛》,都让我做过各式各样的梦。抗战发生,我的世界就破碎了。“种种昨日,都成今我”,他们都是今天我要感谢的对象。今天面对研讨会,我是丑媳妇见公婆,不敢问画眉深浅。苍山父老瞧得起,认为我可以摆出来给各位贵宾看,苍山县的面子大,请得动各位远道而来。我不敢问各位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二十年前,我的一本选集在国内出版,我说过,我是一颗种子,飘流到海外落地生根,长成一棵树,结出很多水果,现在把一篮水果送回来。二十年后,我的家乡开这个研讨会,我觉得人生可以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实用品,很好用,很管用。第二个阶段是装饰品,用不着,可以看。第三个阶段是纪念品,用也用过了,看也看过了,但是舍不得丢掉。我很侥幸能够从实用品到装饰品,下一步,我希望更侥幸,从装饰品到纪念品,想渡到这个阶段, 就得有各位贵宾的加持,各位的一字褒贬,就是我的生生世世。

有人责怪我,为甚不到苍山来参加研讨会,我解释过一百遍,我己经多年不能坐飞机,我的女儿嫁到夏威夷,我不能参加婚礼。对我而言,人生的三个阶段可以换个说法,动物的阶段,植物的阶段,矿物的阶段。我在全国各省跋涉六千七百公里,再渡过台湾海峡,飞越太平洋,横跨新大陆,我是脚不点地,马不停蹄,那时候我是动物。然后我实在不想跑了,也跑不动了,我在纽约市五分之一的面积上摇摇摆摆,我只能向下扎根,向上结果,这时候,我是植物。将来最圆满的结果就是变成矿物,也就是说,一个作家的作品,他的文学生命,能够结晶,能够成为化石,能够让后人放在手上摩挲,拿着放大镜仔细看,也许配一个底座,摆上去展示一番。这时候,也许有人为他辩护,说“无用之用大矣哉”!有一种东西似乎没有用,但是少不了,那就是文学艺术;有一种东西很有用,但是你用不得!那就是原子弹。

今天面对用我的名字举办的学术研讨会,我会想到我的创作时代过去了,即使我的确很好,那也是个已知数,文学永远需要未知数,文学的辞典里没有知足,文学的世界里没有恤老怜贫,文学需要一代一代继续创造。我们兰陵、苍山、临沂都是文风鼎盛,人才辈出。各位先进、各位权威来检查一个已知数,分析一个已知数,是为那些未知数作预备。很惭愧,我不能为家乡的文艺青年做什么,我相信各位父老、各位长官,都会匀出一些精神、时间来培植他们,容我用施洗约翰的一句话;“那后之来者比我大,我就是替他提鞋也不配”。

谢谢!

                                       2011年10月9日于纽约寓所

(责任编辑:陈旭东)

注:文章摘自《沂蒙史志》

 

------------------------------------------------------------------------------------------------------------
版权所有 © 2010-2011 兰陵作家网 地址:山东省兰陵县行政办公中心15楼 邮编:277700 网址:www.cszjw.org
鲁ICP备 第201005111709号 合作单位:苍山正华电脑科技有限公司 砂带厂 小太阳砂带 砂布丝轮 砂带 临沂旅行社 临沂旅游租车 复合门 烤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