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组织机构 | 特别推荐 | 王鼎钧研究 | 文峰视点 | 小说选粹 | 散文广场 | 诗歌星座 | 时代风采 | 民间文学 | 兰陵春秋 | 古韵今声 | 小荷尖尖 | 信息之窗

 

 
  文章分类
特别推荐
文峰视点
信息之窗
小说选粹
散文广场
诗歌星座
兰陵文学
民间文学
时代风采
兰陵春秋
王鼎钧研究
小荷尖尖
古韵今生
艺术舞台
  联系方式
0539-5263980
13505392721 13869964706 13954985176
王凌晓 笛子 范海蕾
cswx666@126.com
  留言反馈
 
  详细内容
 

泥巴捏出童年的精彩 文/陈旭东

发布人:兰陵作家网  来源:兰陵作家网  浏览次数:46次  添加时间:2017-9-13 2:45:30
 

泥巴捏出童年的精彩

文/陈旭东

前些日子,到兰陵县向城镇采风,亲眼目睹了小郭泥塑的风采。

小郭泥塑艺术起源于清咸丰年间(1851年),其“祖师”李宗标从艺天津的“泥人张”,后学习无锡惠山泥人艺术之长,以捏塑神像和各种娃娃出名。据记载,当地群众传统手工捏制“小郭泥人”已有近200年的历史,他们在泥坯上涂以白粉做底色,以桃红和绿色为主色调,再用黑色勾勒。有的作品背部和底部仍露出泥的本色,呈现出原生态的质朴之美,大地之色,朴实无华。

大多数小郭泥塑造型取材于中国戏曲故事、历史人物、神话传说以及各种动物,展现了兰陵劳动人民非凡的智慧,表达出人们追求吉祥、平安、幸福,向往人间纯洁爱情,祈求五谷丰登、子孙满堂、生活甜美的生活情趣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如民间泥玩中的“杨家将”、“白蛇传”、“牛郎织女”、“梁祝”、“桃园三结义”、“唐僧师徒””、“财神”、“观音菩萨”、“寿星”、“武松打虎”、“麒麟送子”以及抱鸡娃娃、抱鱼娃娃、虎头娃娃等等,它们的造型完整统一,技艺独特,夸张而又逼真,简洁而不粗糙,惟妙惟肖、生动传神。彩绘时以小笔触涂色,很少有较大的色块。墨线纹饰潇洒自如,随意泼辣,让普通的泥巴也有了形态和生命。

看到这些栩栩如生的泥塑小物件,不由地让我想起小时候玩泥巴的事儿来。

在乡村长大的孩子,大都与泥巴有缘。在那个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严重匮乏的年代,儿时光阴,差不多就是一个“泥巴童年”,一团小小的泥巴曾为儿时的我们带来了许多欢乐。除了冬天冰天雪地外,其他季节逢着雨天,那都是玩泥巴的天赐良机。

俗话说,“有钱难买五月旱,六月连雨吃饱饭”,到了六月,天总会阴雨连绵。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乡村老家,没有水泥路,尽管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脚泥,可土路依旧给父老乡亲们的生产生活带来了便利。

村子里的土路经过几天雨水的浸泡,路面恰似吸足了水的海绵,脚一踩,黏糊糊、水汪汪的。没有路眼的地方,泥粘得很,似乎要把布鞋吸进去。为了珍惜那双唯一的布鞋,不论大人还是小孩一下雨都赤着脚走路。走在泡囊了的路面上,有种踩在半瘪皮球上的感觉,稍不留神,就是一个打出溜滑,甚至摔个仰八叉,弄得浑身上下跟泥猴似的。一旦雨过天晴,大人小孩犹如获得了自由似的撒了欢,纷纷跑出家门,到大街上去透透气。蓝色的天空,就像被水洗过一样干净,阳光灿烂,空气新鲜,空气中还飘荡着一股股泥土的芳香,心情也随之格外的爽朗起来。

我老家紧靠206国道,天一放晴,我们都是到国道边村口小树林里玩。成年人有的边闲聊边搓草绳编织草包,有的一堆一窝地在蹲在树下“安六”下棋,还有的干脆找块石头坐下来抽着旱烟闭目养神,我们小孩子却从泥巴中玩出了更多的精彩。

在没有成品玩具的农村寒酸岁月,丝毫没有影响“皮孩子们”的多彩童年。我们会在乐趣的驱动下开启智慧,充分利用大自然的慷慨馈赠,想方设法让快乐挥洒得淋漓尽致。哪怕随便找一片小水汪,或是一根线绳、两三片薄石板,或是四五颗小石子、六七块土坷垃等等唾手可得的小东西,也能将打水漂、翻花绳、跳房子、抓石子、甩泥弹、练准头、占山头等等这些最廉价的游戏玩得风生水起、忘乎所以。这些游戏不但要动手动脚,而且还包含着比赛竞争、战争模拟形式在里面。从各式各样的运动游戏中锻炼了我们的身体,在输赢中磨练了心理素质,更是在集体活动中培养了我们团结协作精神。泥巴相伴的童年,是天真的,也是快乐的,乐在其中,其乐无穷。

在这些趣味无穷的天然游戏中,最常玩的应该算是玩水玩泥了!三五成群的小伙伴,赤着小脚丫,蹲在村口到处流淌的小水汪里,为小小的“河流”修堤、筑坝、建桥,有一种大禹治水的味道。用泥捏玩具,即便不像,也玩得热火朝天,身上时常留下多处五个手指的泥巴印,却全然不顾。

我们男孩子和了泥兴致勃勃地捏飞机、捏大炮、捏汽车,虽然粗糙,却不失大气豪迈。女孩子捏小鸡、捏小鸭、捏小狗,不但精致,而且还憨态可掬。一听说要比赛捏泥人,小伙伴们个个都像不折不扣的“意象派”雕塑大师,聚精会神地创作起来。当大家玩得有滋有味时,往往会忘记了吃饭的时间,哪怕是夕阳西下,夜幕来临,玩得腰酸胳膊疼还不肯放手。直到大人们多次唤着自家孩子的乳名时,依然“乐不思蜀”。那阵阵笑声撑破童年的大街小巷,打破乡村宁静的寂寞。有时候还吸引大人们驻足围观,仿佛他们也在追寻回味当年曾经玩过的游戏。

泥巴是乡村穷孩子们取之不尽的百变玩具。

摔泥哇哇,摔出童年的智慧与欢乐。在童年的记忆中,摔泥哇哇似乎是具有智慧的游戏。从找泥土开始,就得用心。沙土太散不好用,有碎石碴子的土也不行,必须要找土质细腻、黏度高的黑泥土,捏成型的东西不仅光滑,经太阳晒后还不裂纹。和泥有学文,泥巴和硬了,不但揉捏不成样子,而且还摔不响;泥巴和软了,搓捏不成型,也无法拿成个儿。要像大人和面一样,不软不硬,慢慢地揉出韧性,光滑无比。各人和的泥各人用,先揪出一块泥团,连揉带搓,摔摔打打抟弄成月饼的形状,然后用手大拇指在泥巴中间戳一个洞,小心翼翼地逐步捏边沿,慢慢地扩大洞的大少,边儿捏得一样厚,再把底儿捏得圆圆的,做成中间空、四壁薄,状如唐僧取经的紫金钵盂。为了不让泥干了,在捏的过程中,往往还要向盆底吐几口唾沫,用手指小心抹匀滑,让底儿薄而不破,湿润而不干裂。底儿是最薄的地方,薄到几乎透明。泥哇哇捏好了,开始分组比赛“放炮”了。

第一组准备上场,小伙伴们大都用左手背擦一擦将要流下来的鼻涕和汗水,右手轻轻地托着捏好的泥哇哇,蹲成马步,气运丹田,神气十足,用嘴对着手中的泥哇哇吹两口“仙气”,念念有词:东北风,西北风,让我的哇哇鼓个大窟窿。然后喊个一二三,抡起手臂对准平整的地面依次将泥哇哇猛地扣在地上,不歪不斜,强大的气流将薄薄的底儿“屋顶”炸成一个不规则的大洞。一阵清脆的炸响之后,大伙儿蜂拥而上,查验“洞儿”的大小,另一组小伙伴各自赶紧揪一小块自己的泥团给补上之后,也开始准备“放炮”。依次轮流,比试看谁摔得声音响,爆开的洞眼大,赢得的泥块多。此起彼伏的叫喊声与接连不断的“嘭嘭--啪啪!”炸响声混成一片,成为儿时动听的乐曲。

有时为了泥巴赔偿的多少斤斤计较。诚实的小伙伴会实打实地揪上一大块与洞口差不多的泥团给补上,心眼多的小伙伴,却将补偿的泥团捏成饼儿盖在洞口上应付了事。整个游戏,精彩迭出,既有欢笑又有争执。虽然有时为了一块泥团会争得脸红脖子粗,甚至于大打出手,但是一会儿又能重归于好,继续下一轮比赛。

摔哇哇比的不仅仅是力气,还需要技巧和智慧,稍有偏差,泥哇哇摔到地面上,就会因为泄气而“哑火”,招来小伙伴一阵阵哄笑与指责……

玩泥巴不仅在于比试技能,还是一种交流思想、增进友情、培养沟通能力的有效方式,比如过家家。

与两小无猜的邻居小伙伴过家家,我们男孩子分工和泥捏成泥碗、泥盆、泥柜子。女孩子学着大人的样子,一本正经地擀皮做馅包饺子、烙煎饼、炸丸子。尽管饺子包得扭扭捏捏的,可看着那一排排的青草馅的饺子,还真的让人垂涎欲滴。别看过家家只是一种儿童的角色扮演游戏,可一招一式俨然与实际生活中的大人无二。一群“皮孩子”模拟家庭生活,一本正经,煞有介事,感觉不像在进行一次游戏,而更像在演绎一幕关于未来生活的真实戏剧。在游戏中,将社会与文化的传承在潜移默化中进行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也在想象中创造着。

泥巴是世间真正的草根。在那贫穷的童年时代,大多数“玩具”都是我们自己用泥捏成的。泥捏的玩具,不仅能玩一阵子,晒干后还能玩上好长时间。

利用粘接、切削、刻划等多种手法创作的泥玩小汽车,用高粱梃子当车轴,再配上泥车轮,晒干后,系上一根线绳,能推能拉。泥捏的石磨不但有磨眼、磨把、磨棋儿,而且上下两片磨盘还能真实分开,用手指拨动,泥石磨缓缓转动,时来运转,转出童年的无限乐趣,碾出生活的希望。泥捏“合子枪”“飞镖”“流星”之类的东西,当作宝贝让太阳晒干,学着八路军、武工队的样子,把泥捏的双枪别在腰间,玩“抢山头”捉特务的游戏时,遇到“敌人”,猛地抽出来,照着对方,“叭叭叭”左右开弓放几枪,既威风又神气,感觉自己就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

将泥巴搓成小“炮楼”似的圆锥体,顶尖部插上洋槐树圪针,用泥搓两个泥蛋儿,插在一根高粱篾子上,两头担挑,平衡地放在圪针上,活像七品芝麻官的官帽,用手指轻轻一拨,“挑子”就颤颤悠悠地转动起来。记得那时我做的玩具,还备用了一付“挑子”,将两个泥蛋儿捏成了小乌龟和小兔子,成了名副其实的“龟兔赛跑”,有趣极了,引来小伙伴羡慕的眼光。

随着时光的流逝,岁月更迭,社会发展,下雨赤脚的日子成为过往。岁月的长河湮没了童年的记忆,孩提时代的自制泥玩具也惭惭地消失在时光中。

泥土,从茹毛饮血的远古时代,一直伴随着人们的生活。普天之下,唯泥土为最根本。天下万物,出自泥土,依附于泥土,它与人类有种非常独特的情感。《周易》认为“坤为地,为母”,把土地视为母亲,世人早已从土地孕育万物的现象中体悟到了她母亲般的情怀。

中国乡土玩具,源远流长,数千年来,一直在民间流传、发展、演变。有人说,乡土玩具“土里土气”,“登不了大雅之堂”。可我觉得,它很实用,不但环保,还能开发儿童智力。但愿现代旅游业的发展,能给乡土玩具带来新的生机,让民间玩具作为室内陈设品,走进更多的家庭,走入更多的孩子们的童年。

 

作者简介:陈旭东,男,山东兰陵人,系临沂市作家协会会员,兰陵县作协常务理事,临沂在线青藤文学网散文编辑。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写作,作品散见于省内外报刊杂志,有作品入选当代作家文库《兰陵文学作品选》《相约北京-全国文学艺术精品集》《齐鲁文学作品年展2016》散文卷等等。

 

 

------------------------------------------------------------------------------------------------------------
版权所有 © 2010-2011 兰陵作家网 地址:山东省兰陵县行政办公中心15楼 邮编:277700 网址:www.cszjw.org
鲁ICP备 第201005111709号 合作单位:苍山正华电脑科技有限公司 砂带厂 小太阳砂带 砂布丝轮 砂带 临沂旅行社 临沂旅游租车 复合门 烤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