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组织机构 | 特别推荐 | 王鼎钧研究 | 文峰视点 | 小说选粹 | 散文广场 | 诗歌星座 | 时代风采 | 民间文学 | 兰陵春秋 | 古韵今声 | 小荷尖尖 | 信息之窗

 

 
  文章分类
特别推荐
文峰视点
信息之窗
小说选粹
散文广场
诗歌星座
兰陵文学
民间文学
时代风采
兰陵春秋
王鼎钧研究
小荷尖尖
古韵今生
艺术舞台
  联系方式
0539-5263980
13505392721 13869964706 13954985176
王凌晓 笛子 范海蕾
cswx666@126.com
  留言反馈
 
  详细内容
 

脚印 文/王鼎钧

发布人:兰陵作家网  来源:兰陵作家网  浏览次数:28次  添加时间:2017-9-13 1:21:09
 

脚  印

文/王鼎钧

 

乡愁是美学,不是经济学。思乡不需要奖赏,也用不着和别人竞赛。我的乡愁是浪漫而略近颓废,带着像感冒一样的温柔。

你该记得那个传说:人死了,他的鬼魂要把生前留下的脚印一个一个都捡起来。

为了做这件事,他的鬼魂要把生平经过的路再走一遍。车中、船中、桥上、路上、街头、巷尾,脚印永远不灭。

纵然桥已坍了,船已沉了,路已翻修铺上柏油,河岸已变成水坝,一旦鬼魂重到,他的脚印自会一个一个漂上来。

想想看,有朝一日,我们要在密密的树林里,在黄叶底下,拾起自己的脚印,如同当年捡拾坚果;花市灯火如昼,长街万头攒动,我们去分开密密的人腿拾起脚印,一如当年拾起挤掉的鞋子。

想想那个湖!有一天,我们得砸破镜面,撕裂天光云影,到水底去收拾脚印,一如当年采集鹅卵石。在那个供人歌舞跳跃的广场上,你的脚印并不完整,大半只有脚尖或只有脚步跟。

在你家门外、窗外、后院的墙外,你的灯影所及,你家梧桐的阴影所及,我的脚印是一层铺上一层,春夏秋冬千层万层,一旦全部漏水,恐怕高过你家的房顶。

有时候,我一想起这个传说就激动;有时候,我也一想起这个传说就怀疑。

我固然不必担心我的一肩一背能负载多少脚印,一如无须追问一根针尖上能站多少天使。

可是这个传说跟别的传说怎样调和呢?末日大限将到的时候,牛头马面不是拿着金牌和锁链在旁等候出窍的灵魂吗?

以后是审判,是刑罚,他哪能有时间去捡脚印?以后是喝孟婆汤,是投胎转世,他哪能有能力去捡脚印?

鬼魂怎能如此潇洒、如此淡泊、如此个人主义?

好,古圣先贤创设神话,今圣后贤修正神话,我们只有拆开那个森严的故事结构,容纳新的传奇。

我想,拾脚印的情节恐怕很复杂,超出众所周知。像我,如果可能,我要连你的脚印一并收拾妥当。如果捡脚印只是一个人最末一次余兴,或有许多人自动放弃;如果事属必要,或将出现一种行业,一家代捡脚印的公司。

至于我,我要捡回来的不只是脚印。

那些歌,在我们唱歌的地方,四处有抛掷的音符,歌声冻在原处,等我去只一口气,再响起来。那些泪,在我流过泪的地方,热泪化为铁浆,倒流入腔,凝成铁心钢肠,旧地重临,钢铁还原成浆,还原成泪,老泪如陈年旧酿。

人散落,泪散落,歌声散落,脚印散落,我一一仔细收拾,如同向夜光杯中仔细斟满葡萄美酒。

也许,重要的事情应该在生前办理,死后太无凭,太渺茫难期。

也许捡脚印的故事只是提醒游子在垂暮之年做一次回顾式的旅行,镜花水月,回首都有真在。

若把平生行程再走一遍,这旅程的终站,当然就是故乡。

人老了,能再年轻一次吗?似乎不能,所有的方士都试验过,失败了。

但我想有个秘方可以再试,就是这为捡脚印的旅行。这种旅行和当年逆向,可以在程序上倒过来实施,所以年光也仿佛倒流。

以我而论,我若站在江头、江尾想当年名士过江成鲫,我觉得我20岁。

我若坐在水穷处、云起时看虹,看上帝在秦岭为中国人立的约,看虹怎样照着皇宫的颜色给山化妆,我15岁。

如果我赤足站在当初看蚂蚁打架、看鸡上树的地方让泥地由脚心到头顶感动我,我只有6岁。

当然,这只是感觉,并非事实。

事实在海关人员的眼中,在护照上,事实是访旧半为鬼,笑问客从何处来。

但是人有时追求感觉,忘记事实,感觉误我,衣带渐宽终不悔。

我感觉我是一个字,被批判家删掉,被修辞学家又放回去。我觉得紧身马甲扯成碎片,舒服,也冷。

我觉得香肠切到最后一切,希望是一盘好菜。

我有脚印留下吗?我怎么觉得少年十五二十时腾云驾雾,从未脚踏实地?古人说,读书要有被一棒打昏的感觉,我觉得“还乡”也是。

40岁万籁无声,忽然满耳都是还乡、还乡,还乡———你还记得吗?

乡间父老讲故事,说是两个旅行的人住在旅店里,认识了,闲谈中互相夸耀自己的家乡有高楼。

一个说,我们家乡有座楼,楼顶上有个麻雀窝,窝里有几个麻雀蛋。有一天,不知怎么,窝破了,这些蛋在半空中孵化,幼雀破壳而出,还没等落到地上,新生的麻雀就翅膀硬了,可以飞了。所以那些麻雀一个也没摔死,都贴地飞,然后一飞冲天。

你想那座楼有多高?愿你还记得这个故事,你已遗忘了太多的东西,忘了故事,忘了歌,忘了许多人名地名。

怎么可能呢?那些故事,那些歌,那些人名地名,应该与我们的灵魂同在,与我们的人格同在。

你究竟是怎样使用你的记忆呢?

……那个旅客说:你想我家乡的楼有多高?

另一个旅客笑一笑,不愠不火:我们家乡也有一座高楼,有一次,有个小女孩从楼顶上掉下来了,到了地面上,她已长成一个老太太。

我们这座楼比你们那一座,怎么样?

当年悠然神往,一心想奔过去看那样高的楼,千山万水不辞远。现在呢,我想高楼不在远方,它就是故乡。我一旦回到故乡,会恍然觉得当年从楼顶跳下来,落地变成了老翁。

真快,真简单,真干净!

种种成长的痛苦,萎缩的痛苦,种种期许,种种幻灭,生命中那些长跑、长考、长歌、长年煎熬、长夜痛哭。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发生,“昨日今我一瞬间”,时间不容庸人自扰。这不是大解脱、大轻松,这是大割,大舍,大离,大弃,也是大结束,大开始。

我想躺在地上打个滚儿恐怕也不能够,空气会把我浮起来。

人死了,他的鬼魂要把生前留下的脚印一个一个都捡起来。为了做这件事,他的鬼魂要把生平经过的路再走一遍。

我在想:当我们真的重新走过这一生的路时,会有多少欢喜悲愁重新浮现?到那时,我们是该感叹着,还是笑着,面对这一切?

 

作者简介:王鼎钧,山东兰陵人,1925年生,抗战末期弃学从军,曾在报社任副刊主编,也当过教师。14岁开始写诗,16岁写成《品红豆诗人的诗》,创作生涯长达大半个世纪,长期出入于散文、小说和戏剧之间,著作近40种,以散文产量最丰、成就最大,被誉为“一代中国人的眼睛”、“崛起的脊梁”。

 (责任编辑:陈旭东)

------------------------------------------------------------------------------------------------------------
版权所有 © 2010-2011 兰陵作家网 地址:山东省兰陵县行政办公中心15楼 邮编:277700 网址:www.cszjw.org
鲁ICP备 第201005111709号 合作单位:苍山正华电脑科技有限公司 砂带厂 小太阳砂带 砂布丝轮 砂带 临沂旅行社 临沂旅游租车 复合门 烤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