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组织机构 | 特别推荐 | 王鼎钧研究 | 文峰视点 | 小说选粹 | 散文广场 | 诗歌星座 | 时代风采 | 民间文学 | 兰陵春秋 | 古韵今声 | 小荷尖尖 | 信息之窗

 

 
  文章分类
特别推荐
文峰视点
信息之窗
小说选粹
散文广场
诗歌星座
兰陵文学
民间文学
时代风采
兰陵春秋
王鼎钧研究
小荷尖尖
古韵今生
艺术舞台
  联系方式
0539-5263980
13505392721 13869964706 13954985176
王凌晓 笛子 范海蕾
cswx666@126.com
  留言反馈
 
  详细内容
 

邻家有女初长成——我与压油沟不得不说的故事 文/李梦桃

发布人:兰陵作家网  来源:兰陵作家网  浏览次数:98次  添加时间:2017-7-15 1:44:27
 

邻家有女初长成

 

——我与压油沟不得不说的故事

 

李梦桃

 

人到中年,看得多了,话反而少了。一些美景、美人、美事,自己偶尔遇到了,欣赏着,在心里默默地感受着,品味着,觉得挺美,就感到非常满足,觉得人生得此一遇,有此一览,足矣!

有时候,迫于各种原因,也不得不说几句;还有的时候,兴致来了,词词句句欢蹦乱跳地,撞击着心口,就由不得自己了。言自心出,如汩汩涌泉,只想一吐为快。

历经波折,今天,我来到这里,虽有天光朦胧、鸿蒙未全开的混沌,却也颇得自然之天趣。几个小时的缓步浅行下,不由得内心波涛滚滚,极想一吐胸中之块垒。

“历经波折”,是因为一再地计划来这里,却一再地未能成行。大概是因为好事多磨吧。作为一名旅游爱好者,一名普通的兰陵人,听说这个地方,是一年前的事情了,我所能听到的最好的最深情的话语来赞美这里,也就那么几个字:“可好了!”这着实不足为奇,让我心痒痒地急于抬脚就去的是那说话人的语调,那“可”字和“好”字是要拖着最悠长最悠长的音调,那声音仿佛是行走在一个U形的山谷里,由高到低再到高,似乎只有这般曲折回环的音调,才能彻彻底底地把游赏者内心深处最深切得的感触挖掘表现出来的。让你的心情不由地随着说话者一起跌宕起伏,再问怎么个好法,就是“你去了就知道了。”搞得我这个听景人一头雾水,越发感到好奇、觉得神秘、加倍地向往之了。也有人直截了当,爽快地用两个字抒发自己的感受:“不错。”无需思考,无需斟酌,痛快淋漓,仿佛那里就是这么一个纯纯净净的无须雕琢与掩饰的通达的所在。

对我这个当地人,虽只有数十里之遥,却只能凭借口耳相传去了解到它的一些情况。口耳相传,时间久了,在我,这里就变成了一个传说。传说此地风景“可好了”,传说此地投资数亿,精心打造,传说此地要在原始的山野间营造起一处人间的世外桃源。传说的景象到后来就变成了一句句游览者心愿已了的无限满足:“我们今天去压油沟了。”仿佛此生无憾了似地!这对于没有去过的人而言,又无异于一种炫耀:哎呀呀,惭愧吧,你们还没有去过压油沟吧!有时候又像那句最平常不过的问候“你吃饭了吗?”那样要问候一下:“你去过压油沟了吗?”

每当谈论这个话题,我就心生一份惭愧,甚至是自卑,作为兰陵当地人,我竟然一直没有去过压油沟!就像从来都没有到隔壁知名邻居家做客一样!  有一次,自行车骑行协会设计开春第一骑的骑行终点是压油沟,这一终点吸引了很多骑行者参与,我兴高采烈地报名参加了,谁知骑行当天,碰巧压油沟有十分重大的活动,封路禁行,我们骑到中途——兰陵北火车站就返回了。据知情者透露,兰陵北火车站距压油沟只有几公里路程了。就是这几公里,让我与压油沟失之交臂,咫尺天涯,又造成了一份遗憾!

压油沟的神秘莫测,经过这次骑行,更加浓厚了!压油沟,不知道哪一天,我才能见到你的真实面目!揭开你那几经笼罩的神秘面纱!

201763日,阴历五月初九,骤雨初歇。

不敢想象,阴历五月,身处亚热带季风气候区的兰陵,天气就可以热成酷暑;也不敢想象,昨天还烈日炎炎,热风辣辣,夜阑人静时分,就会急雨潇潇;更不敢想象,清晨时分,当你为出行忧虑时,似乎天公有情,天意作美,浓云虽未消尽但细雨陡然歇住,仿佛那一夜急雨只是专为出行人洗去路上的尘埃一般!对着彤云密布的天空感恩,对着一丝丝自天幕泻下的亮光祈福——我们的压油沟之行圆满成功、心想事成!

七时许,我们一行二十余人,在县委宣传部、县作协的组织下,浩浩荡荡,向压油沟奔去。此行目标:一是在压油沟召开全县文学创作座谈会,二是采风。

我知道,对于我来说,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就要到来了——从此之后,我也是到过压油沟的兰陵人了!

车子使出县城,沿国道西行,不久就转入了乡道,乡间小道略显狭窄,但是柏油铺就,虽不如国道平直,却也十分好走。路两边沃野稼禾,时隐时现,屋舍商铺,井然布列,车辆行人,穿梭往来,一派蒸蒸日上的现代农村的新气象。又十几分钟车程后北拐,似乎是要深入一座村落了,却豁然山出,令人惊讶。蔚然深秀的绵延群山前,林立的多层脚手架正簇拥着古典架构的大门,硕大的水泥、沙堆,吱吱的电焊声声,不时飘来的团团烟雾,还有扑鼻的电气焊味儿,预示着一个巨大的工程正在实施。这景区的大门,建成后不知道要有多么豪华气派!

乘上观光电瓶车,沿石子铺就的蜿蜒山路悄然滑行。如乘飞毯,飘起来了呢!那我就在空中飞翔吧!随着讲解员亲切温婉的讲解声,阿,我们这就进入压油沟腹地了。

似乎没有什么神奇之处,就是有山有水有花有草有树而已——

抬眼无所见,

青山绿水幽。

水作青罗带,

山为碧玉簪。

这山这水没有南方山水的灵秀纤巧,也没有北方山水的豪迈大气,是介于南北之间的那种说不出来的温和与中庸。其实,在这山水之间,又仿佛既找得到南方山水的灵秀,又找得到北方山水的豪放呢。奇!渐行渐远,不知不觉之间,仿佛就没有了山也没有了水,只是渐渐出现了一个人,出现了一个在山水绿树间行走的人!出现了那个正在看山看水的人,见到了那个久违了的游客!那个人是谁呢?原来就是我自己!在这里,找到了一个匆匆忙忙间突然停下来喘息片刻的生命,听到了发自自己胸腔与鼻翼间的呼吸声!“卜登——卜登——”“呼啦——呼啦——”这大自然的力量,这无名的加持,只有佩服——又得见一奇!

此时正是五月初,满山的栗子树,在茂密的枝叶间挂满了毛茸茸的绿穗子,据说那就是栗子树的花了,那花没有缤纷的色彩和姿态,与绿叶几乎融为一体,像杨树蛾子那样柔软,却没有杨树蛾子那种红灿灿的招摇。这海洋一般的栗子树林,这比海洋更丰富柔软的栗子花儿,一股从来没有闻到过的清香弥漫在山野间,沁入我的肺腑。忽然想起有人曾经兜售瓶装的清新空气,价格不菲,那此时这座山的空气该是价值连城了!这股清新,是只有亲身来到这里才享受得到的。

还有那米粒大小碎玉一般的枣花,一粒一粒,形似碎米,色如翡翠,能工巧匠雕成的一般,好像不起眼,可是一片一片的枣树都开满了这样的花儿时,那和新鲜的枣花蜜一样的甜香就排成了阵,连成了行,任何来到此地的人就都无法逃避这种甜香了!

我呼吸着甜蜜的空气,放慢脚步。尽情地欣赏着周围的一切,想找到那份久违之后的激动和欣喜,可是并没有激动,也没有惊喜,只有一份淡然和宁静。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闲适与安宁,是“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的自然和生机,是“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的真挚期许,是“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的融合与自守,唯独没有“凭轩涕泗流”的激昂,这满山的绿色,沁人肺腑的清香,如清凉的绿茶,已浑然消却来自尘世的浮躁和喧嚣,抚平了我一贯紧张着的每一处毛孔和每一根神经,松弛了每一寸紧绷的肌肉,让我体验到回归童蒙状态时无欲无求的自由自在。只有这时候。我才听得到自己内心深处最真实的声音!是谁说要在这里停留?是谁说在此找到了回家的路?是谁一直企望有这样的一次旅行?今天,多日的心愿用这种方式已完成,

茅屋隐隐,茶社离离,虽曰人工,不掩天然,不喧宾夺主,修造中的各色建筑,本着以自然为本的理念,丝毫没有破坏这里的天然与和谐!在这天然风景与人工修造的相互映衬中压油沟更添一份雅趣!

71日,一个隆重的日子,压油沟要彻底揭开她层层神秘的面纱,坦然而大方地迎接世人的品评与赏鉴。今天我来到这里,仿佛就是来见证压油沟的成长,见证这位十八变的大姑娘,越变越好看的过程!

今天,我来到了压油沟,文学创作座谈会因为在这风景秀美之地召开而激发了与会文友们更多的灵感和成果;那纷至沓来的灵感呼之即出,收获非笔墨可以记述;而压油沟,在我,也从传说,一下变成了一位邻家少女。正值妙龄,待字闺中,养在深闺人未识,正在潜心修养自己的内在品德,扮美自己的妆容,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出阁天下知,还有几十天的时间,压油沟就要以焕然一新的面貌昭示于世人!晓谕于天下!等到她长大出阁的那一天,我们再来祝贺游赏,寻找此中的真意吧!

这正是:

昔闻旺泉水,

今登长寿亭。

压油沟邀我,

文友深度游。

青山多秀色,

绿水随我行。

此中有真意,

来此可忘忧。

 

------------------------------------------------------------------------------------------------------------
版权所有 © 2010-2011 兰陵作家网 地址:山东省兰陵县行政办公中心15楼 邮编:277700 网址:www.cszjw.org
鲁ICP备 第201005111709号 合作单位:苍山正华电脑科技有限公司 砂带厂 小太阳砂带 砂布丝轮 砂带 临沂旅行社 临沂旅游租车 复合门 烤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