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组织机构 | 特别推荐 | 王鼎钧研究 | 文峰视点 | 小说选粹 | 散文广场 | 诗歌星座 | 时代风采 | 民间文学 | 兰陵春秋 | 古韵今声 | 小荷尖尖 | 信息之窗

 

 
  文章分类
特别推荐
文峰视点
信息之窗
小说选粹
散文广场
诗歌星座
兰陵文学
民间文学
时代风采
兰陵春秋
王鼎钧研究
小荷尖尖
古韵今生
艺术舞台
  联系方式
0539-5263980
13505392721 13869964706 13954985176
王凌晓 笛子 范海蕾
cswx666@126.com
  留言反馈
 
  详细内容
 

办证/广西桂林.张德华

发布人:兰陵作家网  来源:兰陵作家网  浏览次数:47次  添加时间:2017-6-14 9:27:10
 
  刘一君评职称缺个证件,便上街找到一个本地办假证的电话号码,电话打过去,对方是一浙江口音的男子。刘一君问可办证件吗?男子说可以。刘一君说了证件的要求,说完又补充道,我有原件样本,你做出来的东西一定要和真的一样才行,在哪给你看原件?男子说,你把原件和照片用信封装好,放进邮局信箱,剩下的事我来办。刘一君说,原件是别人的你只能看一下,我交给你复印件。男子说,有原件扫描最好,一定要有原件。刘一君犹豫后说,可以,照片一小时后才能洗出来,等照片出来后我会把东西放进信箱里,信封上写什么地址姓名?男子说,只需写我电话号码。刘一君问,那你怎么收得到?男子说,呵呵,这个尽管放心啦,我表弟在邮局。刘一君暗想,都说人熟好办事,果真如此,今天算是亲自见识了。于是说,那好吧,你说个价钱,我今天就要。男子说,两百元,保证你满意,不过得明天上午发货。通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谈妥五十元。
  一小时后,刘一君将照片和原件用信封装好,写上那个电话号码,来到邮局门前向厅内看了看,果然有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在柜台内忙碌着,这个人会不会就是他表弟呢?不过在最终将信封丢进信箱的那一刻,他还是收回了手,这不可靠,万一遇上心黑的人扣住原件要你多加钱怎么办,你敢告他吗!听说现在公安不光抓制假证的人,连买假证的也一起抓。原件是借别人的决不能给,对方手里没有筹码任他也玩不出什么新花样,到时候按谈好的价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倘若多要钱那就是违约,完全可以不要他做的东西另找别人做,街上办证件的电话号码一眼可以找到几十个。
  盘算清楚后刘一君来到一个地方印好复印件,再将照片和复印件封好投进信箱里。
  电话打过去,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同样的浙江口音。刘一君问,我做证件的事你知道吗?女子说知道。刘一君说,我已将东西放进信箱。女子问,装原件了吗?刘一君说,没有,但具体要求都写在复印件上,什么样的套封什么样的材质什么样的纸张内芯,以及钢印的尺寸,等等,都写得明明白白。女子打断刘一君说,不是跟你说过吗,有原件才好扫描。为了对你负责,还是要原件。刘一君说,如果非要原件不可,那就算了不做了。女子问,你是不相信我们还是怎么的?
  刘一君不挂电话也不吭声。女子又说,既然你坚持不给原件我们也只能按你的要求办,顾客就是上帝嘛!你真把东西放进信箱了吗?刘一君说当然放了,又不是和你开玩笑,我急等证件用。女子说那就好那就好,你马上走开,不要留在信箱附近,明白吗?刘一君说,明白,最好今天就给我做出来。女子说,明天上午才能有,到时候我给你电话。你贵姓?刘一君说,没必要知道我姓什么,这个电话就是我。女子说,你不说姓什么我怎么知道哪个证件是你的?尽管我们有专人发货也可能张冠李戴搞混的啦。刘一君想想也对,便随口说道,姓马,老马。
  第二天大清早刘一君就开了手机等电话,八点整电话响了,刘一君心里很高兴,做生意的还真准时。他按了通话键喂了一声,还是那个女子。女子说,老马吗,东西已做好,你到街上来,我一会和你联系。刘一君说我已在街上。
  八点二十分女子在电话里对刘一君说,你到建设银行门口去。刘一君问,哪个建行?女子说,哪个建行离你最近你就去哪个建行,到了后给我来个电话,我会告诉你怎么做。刘一君说,那就是车站旁那个建行了。
  坐上的士几分钟就到了,站在大厅外的台阶上刘一君打通了女子的电话,女子问,你现在在哪里?刘一君说在车站旁的建行门口。女子说,很好。老马大哥,是这样的,现金交货不安全,这你是知道的,公安盯我们盯得很紧。现在我给你个账号,你把五十元汇过来,我收到后马上派人把东西交给你,电话挂掉我就给你发短信,告诉我的姓名和账号,你得认真看清楚。刘一君稍稍停了停说,这样也行,钱我马上汇给你,不过,你得尽快把证件交给我……女子在电话里笑了,爽朗的笑声让刘一君倍感亲切,笑完后女子说,我说老马大哥啊,你肯定是头一回做这个事吧,我都已经把东西给你做出来了,不交给你交给谁啊,再说,你那个东西,除了你谁用得着啊,是不是?刘一君连连说,是这样是这样。
  短信很快就来了——建行,杜蓉,6227003088952498011。刘一君盯着手机走进厅内,按职员指点填好单子,不到两分钟就将钱汇了过去。他坐在大厅一角发了个短信,款已汇,请速回话。
  十分钟过去了,电话没响。又是十分钟过去了,电话还是没响。刘一君打过去,女子说款收到了收到了,给你送货的车马上出发,是一个面包车,一男一女两个人,我告诉你他们的电话,你记一下。刘一君马上将手里的档案袋按在腿上写下了那个号码。女子问,写好了吗?刘一君说写好了,我这就和他们联系。女子说别忙,你是一个人吗,穿什么衣服?刘一君说是一个人,穿一件蓝色风衣,手里有个档案袋。女子说,好认好认。还有一句话,你可得保证他们的安全。刘一君笑着说,那是当然,保证他们的安全和保证我自己的安全不是一样吗!
  和送货的电话打通后刘一君问了一声好,回话的是个男人。刘一君说,我是老马,在车站旁的建行等着,什么时候可以见到你们?男人说,我们正在路上,什么时候见得问我们老板。刘一君又把电话打给那个女子,女子说,见他们很容易,他们离你很近的。你说过,一定会保证他们的安全,请问,怎么保证?
  刘一君的心咚了一下,一时语塞,缓了口气才说道……怎么保证,我就是保证,钱都汇给你了,还不叫保证吗?女子说,这不行的,你初次和我打交道,还不知道我们的规矩,为了证明你的诚意,你还得再汇五百元保证金,这样你就成了我们的金牌顾客,下次有事找我们,会让你先拿到货再付款。并且,这五百元等你和送货的人交割完离开后我会一分不少的退给你,听明白了吗大哥?刘一君大声问,你怕我是公安?对方没有回答。刘一君的头似要炸裂开来,等清醒后他想摔东西,想打人,假若那个女子站在面前,他会毫不犹豫地挥起手掌扇到她脸上去。但是,到哪里去寻她?四周车来人往大家都在各自呼叫着忙碌着,谁是那个神秘女子啊!他就那样瞪着眼捂着手机向四周望。不过他不想把事情想的那么糟,也许是自己太过虑了,虽然这个事不合法,但人家赚的是辛苦钱,谨慎一点没什么坏处,本着这种良好愿望刘一君说出来的话异常诚恳,反复说的就只一个意思:这个事只有你知我知怎么会不安全呢,再汇款纯粹是多此一举。可是那边不愿听下去,挂了。再打,那边关了机。
  怎么办?刘一君像只无头的苍蝇捏着手机到处乱窜,窜了一圈后再拨那个电话,竟然又通了,不等他开口,那边先说了话,老马大哥,你替我们想一想,大老远的我们来这里租房子买设备,请人做广告,花这么大的力气还要担惊受怕,真是迫不得已,赚钱还在其次,不出事才是第一重要的,你说我们不小心能行吗!公安城建整天盯着我们,出一次差错就玩完了。所以请你一定得按规矩做,把保证金汇过来,我立马把东西交给你。刘一君差一点就被说动了心,但是,被欺骗被玩弄的念头还是顽强地冒了出来。到后来他还抱着一丝侥幸还想试试运气,于是说,你看这样好不好,我手里只有两百元,如果行,我马上汇。那边答应得很爽快,好啦好啦两百就两百吧。刘一君又说,不过,要是你收到两百元还是不交货怎么办,你用什么作保证?女子又笑了,我们来这里七八年还从来没有哪个顾客说我们不讲信用,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再说啦,我的电话号码姓名银行卡号全在你手里,请问这算不算得上是保证啊?
  挂了电话刘一君没有像刚才那样急急地去汇款,他越来越觉得这个事从头到尾就是个圈套,也许这几个人根本就不在本地……他很后悔没到省城去,听说那里招揽生意的人可以直接和顾客面对面,赚钱赚在明处,决不像电话里的这伙人。
  过了一会女子主动打来电话,问钱怎么还没汇。刘一君问,不汇钱你是不是不给东西了?那边不吭声,关了电话。
  刘一君在街上走,脚步由快到慢,走着走着终于冷静下来,不再抱幻想了,从自己把信封投进信箱的那一刻起就上了这伙人的当,然后一直被牵着鼻子走。有几次他很想再打通那个电话质问对方,痛骂一通发泄一下,但他很害怕被对方反过来耻笑,那会把心情搞得更糟,算了吧认栽,不就是五十元吗。
  尽管这样宽慰自己,可当晚刘一君躺在床上就是睡不着,觉得汗颜和羞愧到极点,心像被猫爪抓挠着一样疼,越到后来他越敢肯定:自己投出去的那个信封一定还躺在邮局的信箱里,即使被动过,那也是被邮递员拿出来当垃圾处理掉了。
  几天以后刘一君恢复了平静,打那个电话想随便聊聊,哪怕自嘲一下也好,可是电话已停机。
------------------------------------------------------------------------------------------------------------
版权所有 © 2010-2011 兰陵作家网 地址:山东省兰陵县行政办公中心15楼 邮编:277700 网址:www.cszjw.org
鲁ICP备 第201005111709号 合作单位:苍山正华电脑科技有限公司 砂带厂 小太阳砂带 砂布丝轮 砂带 临沂旅行社 临沂旅游租车 复合门 烤漆门